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52章那你姓啥

    “嫂子,你看这写的,他到底是看雪想起我了啊,还是看狗想起我了。”

    霍柔满眼无语,“再说,我们相完亲都没一个月啊,什么时候下过雪啊,我怀疑这是他给别人写过的,改个名字就用我身上了。”

    我合上笔记本没吱声,哪里是他写的,这诗不是打油诗的创始人唐朝张打油的杰作么。

    这兄弟撑死了算是在后面加了两句,专用押韵,还没用对地方,“他叫什么名字?”

    “庄少非,笔名叫非凡。”

    霍柔闷闷的应着,“介绍人还说他是厂宣传部的,有才气,嫂子。那人你都不知道,就一纨绔子弟,从头到脚,就没让我看出哪有才气。”

    我想着撞到的那小子,“我见过他,戴个蛤蟆镜。对吗。”

    “对,还穿皮夹克!流里流气的。”

    霍柔连连点头,“嫂子,你在哪见过的他啊。”

    “意外,不认识,就是看过那么一眼,穿的很……显眼。”

    “显眼什么,就是不正经。”

    霍柔嘴里嘟哝着,“跟我哥压根儿就比不了,你在看看他写的东西,还约我明晚去和他看电影,我一点都不想去。我家老太太还一个劲儿给我压力,真是头疼。”

    我没多言,男人和男人不能这么比,各有各的优点,主要我不了解那姓庄的哥们就没有发言权。

    说实话,那哥们的穿着在这年月看属实有些过分前卫。不过我倒没觉得没什么不妥,我家要是条件好,我也愿意收拾的飒点,蛤蟆镜皮夹克小军靴,以我同类的眼光去看挺精神的,哥们要还是肖鑫,也能那么捯饬,再配一辆摩托车,喝!那走哪不得电的大姑娘浑身直哆嗦啊……

    只是看着霍柔,这如水的眉眼啊,我私心当然是想……

    算了!

    想也没用,有些东西寻思的深了,我会觉得自己猥琐,思想上就已经玷污了人家,能做的,也就是朋友了!

    反正,过去的二十九年都这么过来的,遇到喜欢的姑娘,也就是做做朋友,这备胎当得都他妈要习惯了,无所谓了。

    “小柔,谈恋爱是得慎重些,不过,旁观者。没办法给你太多意见。”

    霍柔叹出口气表示明白,看着我还是温和的笑,攥住我的手,“嫂子,咱不聊不开心的,我真没想到你会来看我。还送我礼物,就是我今天得晚上七点才能下班儿,没法带你出去逛逛……”

    手一扯我这小心情就控制不住的雀跃,:“逛街都是小事儿,我就是来看看你,以后,我没事儿就常来找你玩儿,啊。”

    “不用,过段时间等我爸出院回家休养了我就能调回去了,到时候,咱们离得就近了。”

    “调回去,西城的医院?”

    霍柔点头,“对啊,我哥没跟你说过吗,他也不是总医的,只不过有些手术需要他做的时候才会过来忙一阵子……”

    我哦了一声,“你哥没说过,他跟我……哪有这些话啊,他那人多冷啊,哪像你这么柔和。”

    霍柔抿着嘴笑,“嫂子,你还说你不怕我哥呢,他就那性格,接触接触就好了。我知道你们俩这种没有恋爱过的,在一起后会需要时间磨合,慢慢来么。”

    看,这小姑子多贴心啊!

    我就顺着她聊,今早打被霍毅刺激完了我就想来看看她了,宁霜多做一瓶也是想到了她,只当给自己放天假了!

    想做到亲密无间这点对我来讲压根儿就不算事儿,再说我本来就揣着个便利的身份,霍柔的嫂子,她也愿意和我亲近,聊了好一阵子,有护士长叫霍柔去办公室。她看着我还有几分恋恋不舍,“嫂子,明天下午你有事儿吗,咱们俩去逛街吧。”

    我刚想答应,就想起明天是周六了,得去臭小子那,摇了摇头,“周六日我得去做家庭服务员,你哥知道的,你忙去吧,我回家了。”

    “家庭服务员?”

    霍柔念叨着皱了皱眉,“我哥是不给你钱吗。嫂子,你不用做这么辛苦的工作的,我知道,你户口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落到城里,院里没法给你安排工作,现时,你要是缺钱的话,就跟我说,我几百块还是有的……”

    “不用,我就是闲不住,小柔,谢谢你了。”

    这给我感动的。我连说了一大通又催促她赶紧去护士长那,霍柔在走廊上还不停的回头嘱咐我,“嫂子!有难处要告诉我!别忘了!”

    我嗯了一声,看着霍柔的小背影心里真是暖暖的,谁娶了她做梦不都得笑醒啊,温柔。善良,漂亮,啧啧啧,唏嘘了一阵子就背上自己的包,我是没那福气喽,生理不允许啊!

    转身我还忍不住的笑,心情是被霍柔调整好了,手插着兜朝着楼梯口走去,嘴里不自觉地哼起小调,“正月里来是新年啊~大年初一~”

    “金多瑜……”

    我天!

    路过一病房门口差点没给我吓崴脚!

    我转脸看着突然打开的房门,夏雪菲就跟个女鬼似得站在门口,长发乱糟糟披散着。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怎么着,眼圈很黑,眼皮很肿,尤其是她看我时还收了点下巴,翻着的白眼球就特别的多,整个就一咒怨啊!

    玩什么啊。喊我就大大方方喊呗,阴测测的叫魂儿呢……

    我抚了抚胸口看了一眼她这病房科室的挂牌,“疗养科?你这种情况不得住心内科么……”

    不!

    神经科更适合她,出场方式就不能正常点,整的我现在一看到她就想唱,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

    “你管我住哪个科室。你有那资格么。”

    夏雪菲的下巴终于抬起了几分,这两天可能没吃饭,脸颊整个都凹陷下去了,看的就一营养不良,瞪着我都怕她把自己累着,“金多瑜。你够可以的啊……”

    说话间,她朝我走近了几步,我顺便朝着她身后的病房瞄了眼,有个好爹就是方便啊,多少病号住不进来,一床难求,她一个屁事儿没有的还占个单间!

    “怎么不说话了,在厕所里的能耐呢,腿不是疼么?”

    夏雪菲眼里跃起了几分咄咄逼人,个矮儿,就只能挺胸仰头瞪我,小太妹的架势挺足的,真是用胸口顶着我威胁!

    说实在的,我稍微邪恶点,低个头,嘴儿都能亲上!

    “金多瑜,你甭以为霍毅那天抱你了就是真的爱你,他要不是为了霍首长会娶你?你算个屁啊,你小学毕业了吗,以前我以为你就只是个文盲,真觉得你老实呢,现在看来,你和你那个邻居,姓黄的那个村姑一样,都是泼妇,农村来的杂碎……”

    我脚下连连后退,不是怕她,是不想占她这便宜,没劲!

    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这一层住院的人不多,护士也少,可能是开会的点儿,走廊空无一人,所以夏雪菲这推着我叫嚣的就有恃无恐,我真不知道这姑娘仗的是什么,合计半晌明白了,她是逼我揍她呢,只要我这手一出啊,?烦就来了!

    “怎么,哑巴了?呵呵,金多瑜,你演啊,你腿疼啊?你流血啊!”

    夏雪菲笑的满脸诡异,“我告诉你,过几天我就出院了,霍毅在哪,我在哪,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允许他身旁有别的女人……”

    “哎呦,那你可得好好活着啊,别死了,否则我这罪过大了。”

    我哼哼着,有些实话自然不能告诉她,那我真是傻了!

    夏雪菲的呼吸忽的急促,双眼瞪得溜圆,“呵!金多瑜,你巴不得我死吧,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做垫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活这么大,就没被人这么欺负过,不让你灰溜溜的滚回农村,我不姓夏!”

    “那你姓啥?”

    我斜了斜眼,“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