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54章 说话啊!

    温姐一确定是我就有些惊喜的捂住嘴,手边还扯着温远,“真的是小金啊!远远,是小金老师,你打招呼啊!”

    那小子依然一副‘债主’的表情,别说打招呼了,看我那眼神就跟我欠他钱似得,完全忘了上礼拜我俩刚培养出的革命感情了!

    我心里腹诽,还team呢,小孩子的友情就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真巧啊,我刚才一下子看到……还以为谁家小两口感情这么好呢,这就是你爱人?!”

    我嗯了一声,挂着笑顺势就扯住霍毅的手,“是,温姐,这就是我爱人,霍毅,霍毅。这就是温姐,温远你见过的。”

    霍毅倒是挺配合的,看着走近的温姐就微微颔首,伸出修长而又白净的手,“你好,霍毅。”

    “你好。我姓温,常听小金提起你,今天看到,果然是一表人才,哎,不是说你在西城的部队医院工作吗。”

    “两边的医院我都参与工作。”霍毅的回答依旧精简。

    温姐哦了声笑着和霍毅握手,“听说你是外科医生,不简单啊,小金每个周六日都会来我家给我儿子辅导英语,帮了我很多的忙。”

    霍毅点头,礼貌中透着丝丝疏离,“我知道。听她说过,不用这么客气,都是小事。”

    我心里微微吐气,之所以在温姐这件事上和霍毅说实话就是怕这个,温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朝家里来电话,所以。我才把自己会英语这茬儿一早吐出,省的麻烦!

    “温姐,温远今天不上学吗,这个时间段,学校没下课吧。”

    我怕温姐说我倒腾鸡蛋这茬儿,赶忙岔开了话题。

    听到这个,温姐瞄了眼还在瞪我温远也有些无奈,“他从昨天开始就说自己脑袋疼,我昨个没时间,只能给他请个假让他自己在家休息,今天下午才算从单位请了假带他来检查,医生说没事,也许,就是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了,心理作用,正好,我家有亲戚在这住院,我顺道就来看看。”

    我哦了一声,瞄到了温姐手里拎着网兜,里面有苹果还有罐头,都是现年用来看望病人的,正要开口,一直莫名怒视我的温远突然朝我走近了两步,“我还想吃你给我做的面条。”

    “啊?”

    我僵了一下。感觉身旁这位疯子握着我的手一紧,“面,面条?”

    温姐看着我柔和的笑笑,“上个礼拜你在他饿了时不是给了他做了顿面条吗,这孩子吃完就一直跟我念叨,说是叫什么叔叔面?总吵着要吃。可我还做不出你那味道,这小子就挺不高兴的,金啊,谢谢你这么照顾他,辛苦了。”

    “没事,应该的……呵呵……”

    手疼的我真是想哭啊。

    “我明天还要吃,你早点来。”

    温远就跟小大人一样对我发号施令,真是仗着他妈在我不能说他啥,这小子也不搭理霍毅,命令下完就闷脸扯住了他妈的手。

    温姐对温远的不礼貌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呵斥两句效果聊胜于无,我能说啥,只能不停地应着没事儿,暗想等明天我在收拾他!

    皮子紧了他是!

    聊了几句温姐就要去看她家亲戚了,:“对了,小金,明天下午我外甥会去给我送白菜,他有钥匙,进来自己找地放完就走了,你不用管他,忙你自己的就成。”

    “哎,好。”

    我应着,目送着温姐带着温远上楼,她还不忘在多夸赞霍毅两句。我听的这心里是真郁闷啊。

    果然,回头霍毅就看向了我,“叔叔面?肖鑫,你不是就会熬猪食吗?”

    他用的疑问句,但听的我满脑袋都是倒霉的感叹号!

    我讪笑着,“就是挂面,会下挂面不是很正常吗,就是扔水里……”

    “能让个孩子吃的流连忘返?”

    霍毅冷着眸眼打断我的话,“开灶,你做。”

    “我……”

    对着他的眼,我噎下嘴里的话,生生的点了下头。“好,可以,没问题,noproblem,霍医生,我可以回家了吗。”

    他扯着我的手还没放开,脸突然朝我凑近了几分,“你经常和那个温姐提起我?提我什么?”

    呵!

    你也会好奇啊!

    我真是都要被看成照片儿了,扯着嘴角生硬的笑着,“当然是说你霍军医如何英俊潇洒,英勇无敌,医术精湛。所向披靡,可以吗。”

    霍毅冷冽的眼底这才跃起了一丝笑意,颔首,“可以。”

    趁着他手松开转过脸我的笑意就没了,这倒霉孩子,纯属给我找活干啊!

    “肖鑫!”

    走到门口,霍毅叫了我一声,“晚上我回家吃饭!!”

    身后的目光仍旧是欻欻的,按照我以往的性格应该会回头就朝他竖起中指以表不爽,但此刻,我只能挤出满脸灿烂,回头。“好的呦~”

    大厅里认识的,不认识的,看戏的,路过的,都在对霍军医与他新婚妻子的互动模式表现出了羡慕,感动。向往……

    只有我自己能听到,此刻内心深处的哭嚎!

    大胜啊!

    哥们废了!

    霍毅仍旧站在那里,看着我,眉眼笑的兴味,白大褂已经散开,下摆被胳膊别到身后,手插在自己的军裤兜里,不同于以往的硬朗,这个姿势,真是不自觉就的就透露出一丝雅痞的气质。

    我带着那一脸假笑离开,得承认,这哥们的长相。个头,身材,的确适合凹造型!

    ……

    “温远!!”

    次日中午,我早早的就杀到了温姐家,真是控制不住这满腔的小怒火啊!

    哥们打从昨晚开始就各种迈入家庭妇女行列之感,本来合计装装蒜假装失忆糊弄过去就算了。有食堂吃自己还费这劲儿干嘛!

    谁知道霍毅已经和食堂打完招呼了,人家还会说,“小金啊,你家霍医生不是说晚上要自己开灶了么,大锅饭做得再好,也没自己家做出来的香。这大院家属,有一个算一个,谁不是男人不在家迫不得已才来吃食堂的,大家都羡慕你啊,回去吧,粮食还有现吃的时令的蔬菜。我一会儿就叫人给你送去……”

    你看看,这服务多到位!!

    我这昨晚啥事儿都没干,就收拾厨房来着,这大爷九点多才回来,大半夜的我还得给他做叔叔面!

    要不是合计这兄弟强悍我伺候他!?

    这一肚子窝囊气啊,赖谁!!

    开门我气势汹汹的就冲到了温远的卧室,这家伙还锁门,我急的砸门,“出来!!”

    “等等!!”

    我听他口吻不对,一小屁孩儿鬼鬼祟祟的在屋里能干什么?

    两分钟后温远才白着脸给我开门,明显心虚,“怎么来这么早?”

    我没应声,先是看了一圈这屋子,视线,最后在床头的被子那里定格,没叠,窝窝着,凭直觉我就过去了,温远立马就扯住我的衣服,“你干嘛!”

    “我看你干嘛!!”

    我没理他,几步上前一把扯开被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眼睛登时就直了,“哪来的……”

    尺长的军刀,刀鞘一拔,‘呲’一声,开刃后的寒光晃得我眼睛都是一眯,“说!”

    温远抿了抿唇,梗着脖子跟我较劲,“你管得着么。”

    “问你话呢!!”

    我上去就扯住他的衣服,手上的力道控制不住的就有些大,温远一挣扎就扯着线衣的领子拉开,我看到他露出来的肩膀,青紫大片,“这是……球踢的?不能啊,一礼拜了不说消了也不能重了,我看看……”

    “你别看!!”

    温远牛犊子似得护着自己的衣服,他越这样我手上的力道越大,“老实点!”

    没几下我就把他这线衣给扒了,还弄不明白他!

    直到他上身空无一物,我控制不住的拧眉,小肋条的上半身全是青紫啊,一片一片,最小的一块,都是巴掌大的,“谁揍得?”

    温远护着自己的胸口小媳妇儿似得在那杵着,:“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

    “我问你话呢!谁打的!”

    我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这伤就跟被人按地上狂踹过似得,绝不能是温姐做的,她骂一句都舍不得呢,我上前搡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说自己脑袋疼是装病对不对?不想上学是吧,有同学欺负你?啊?说话啊!”

    “是我把他揍了!!”

    温远被我搡了一下后明显不爽,抬眼就瞪向我,“我打得别人!!”

    我挑了挑眉,“你都伤这样他呢,他住院了?”

    “没……”

    温远吸了下鼻子没了底气,“他啥事没有。”

    我匪夷的看着他,“你们是单挑还是你一个对打好几个,啊?”

    “单挑。”

    看着闷声回话的温远,我压了压火,“他多高?多壮?”

    “比我矮半头。”

    我靠!

    哥们这火是压不住了,一点没客气,“咋得,开局前你高风亮节先让了人十招啊,都被人削成这熊样了还有脸说揍的别人!你妈不知道呢吧,啊?在家和你妈驴行行那劲儿呢!装病说自己脑袋疼不敢上学,出息,耗子扛枪你就能窝里横你!还准备军刀!你丫要捅谁啊!!”

    今日更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