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57章 狭路相逢

    哥们真是莫名其妙,我要怎么吱声,没等吱声你就开门了好吗,再说,你激动什么啊!

    我白了洗手间的外门一眼就看到温远走了出来,“我哥没走啊!”

    “温远!那女的谁啊!”

    浴室里的男的还真是扯着嗓子在喊,“什么来路啊!看到男的不知道不好意思啊!”

    我无语的呵了一记,“你什么来路啊,兄弟,我听说过上别人家渴了喝水饿了吃饭的,没听说进门就去人家洗澡的!”

    “你当我想啊!”

    里面的男音各种不愤,“我他妈要不是搬白菜时鸟屎掉脑袋上了我犯得着这么折腾吗!头一回看到你这么平静的!看到自己没有的不会不好意思吗!你是吓到了还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我顺了一下头发告诉自己冷静。你那兄弟哥们也有过好吗,而且还跟我朝夕相伴了二十九年那么长,其熟悉程度不消说明,怎么就能吓到我??!

    哥们打从穿来。统共就被那非常规的大?蜂刺激过一回,一度深受打击,那都够丢分儿了,怎么,回头我还总被吓啊,那我当初的兄弟得见不得人到什么程度!

    “哥,你怎么了啊,发生什么事了?”

    温远听我们俩吵吵半天只剩不解。

    大门忽悠了一下再次打开。出来的男的虽然头发还是潮湿状态最起码衣服是穿全乎了,个头倒是不矮,一米八往上,“你问她!她刚才把你哥我全给看了!!”

    哎呦喂!

    我真是开了眼了我。“是谁忽然就把门四敞大开的!你当我愿意啊!!”

    老天爷纯是刺激我,这是看我没有了吧,隔三差五的让我接触几回忆忆往昔呗,变相的朝我心口插刀子啊!

    “你不愿意你还这么平静,是看过不少吧,啊?!!”

    他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架势朝我逼近,“我看你现在的眼神就像个女流氓,我告诉你,哥们这精神已经被你刺激出了创伤!你越没反应对我的打击越大,瞧不起我是吧,明告诉你啊,得对我负责!”

    我冷笑了一声,还有这号的,“巧了,我这精神也受创伤了!你污染了我的眼睛!!”

    小爷非得吓得妈呀妈呀的捂住眼睛他才过瘾是吧,变态啊!

    “我污染你眼睛?你这嘴还……”

    “哥!你干嘛呢!!”

    温远急了。站我身前就推了他哥一下,“不许欺负叔叔!!”

    “叔叔?”

    他哥拧紧眉头看我,“怎么还蹦出来个叔叔了?合着是男的啊!戴着假发是吗!”

    我一看他那双眼睛打量到我胸口就准备出手,“你他妈才戴假发呢!我是温远的补课老师!他乐意怎么称呼我你管得着么!”

    “哎呦。老师啊。”

    他嗤笑了一声抱了抱胳膊,吊儿郎当的朝着我看,“女流氓都能当老师了?您这脏话说比我都溜啊,回头不得把我这最小的弟弟给带坏了啊,哥们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赶紧……是,是你?”

    我冷着脸,“什么是我!”

    “不是,真是你啊!”

    他那脸还真是一会儿一变,:“在医院……咱俩,是不是见过?”

    医院?

    我顺着他的提醒也仔细的看了看他,讲真,这兄弟长得倒是挺干净的,单眼皮,放到当代就是棒子风格,气质不用说。特别的吊儿郎当,一张口,我感觉就像在照镜子,等等,吊儿郎当?

    想到这个,我直接看向他的鞋,军靴,只是皮夹克。眼神又落到他手里拎着的皮衣上

    “对,就是你!!”

    “是你啊!”

    我们俩这次几乎是同时出口,他看着我就张大了嘴,哈了一声就把湿潮的头发码到脑后,“我就说看你眼熟么!咱俩这什么缘分啊,在医院撞上一回又在这狭路相逢了!”

    你他妈还勇者胜呢!

    我懒理他这变了的态度,拿起医药箱准备回温远的卧室,这哥们在后面各种自嗨的跟上来。“哎!上回我记得把你嘴还撞肿了,这回让你看回来也不算吃亏!你什么构造的,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不好意思啊!我就说鸟屎掉脑袋上了是有什么预兆,合着……”

    “哥!”

    温远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他,“你完事没,完事你就走吧,我这还要上课呢!”

    “啧!臭小子!”

    他哥横了他一眼看向我,“这碰上了熟人不得聊聊啊。认识下呗,在下庄少非……”

    “不用介绍。”

    我没啥表情的看向他,“您的大名,我已久仰。非凡大诗人么。”

    “哎呦!你真的知道我,看过在下写的诗?!”

    “看过!”

    我夸张的点头,“辣眼派创始人非您莫属!”

    “辣眼?”

    他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你不呛得慌啊。”

    “别说!”

    我赞许的点头,“真有点,后劲儿还冲,看完一次就不想再看第二次!”

    “你,你行啊!”

    庄少非的腮帮子一阵紧绷。“你是故意的吧,就因为哥们刚才态度不好是吗,你要是行,当场给我作一首。不呛得慌的!”

    “哥!你……”

    我示意温远不用吱声,看着庄少非就微微抬了抬下巴,“非凡的诗真辣啊,真的。很辣很辣,非常辣,非常非常十分辣,极其辣。贼辣,简直辣死了,啊!”

    “……”

    庄非凡匪夷的看着我,“完了?”

    我耸了下肩膀,“嗯。”

    “你这也叫诗?”

    “叫啊。”

    我大大方方的看着他,“新派诗!”

    在网上风靡一时,人称废话体,先锋派,跟他作的诗正好可以配成一副对联!

    “你这是逗我呢吧!”

    我对着这哥们无语的眼就笑了,“对啊,就是逗你的,你我这水平就别糟践艺术了,随便弄两首打油诗改改就用来追姑娘也太没诚意了!要真是喜欢,你就掏出这颗心给人家看,犯不着雪啊,雨啊狗啊的,没劲!”

    说完我就走到了温远的书桌前,医药箱一放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响,“你怎么知道我追姑娘?想起来了!那天有人还说什么霍医生,你是……”

    “霍柔的嫂子。”

    我慢悠悠的转脸看向他,虽然,很讨厌这个称谓,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看着庄少非睁大的眼,“惊讶吗。”

    “我靠……”

    庄少非眼睛上下的又仔细看了看我,“这么年轻的嫂子?我还以为你这打扮高中生呢!她哥快三十了吧!”

    人家娶小媳妇儿用的着跟你报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