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55章 我丢不起那人

    温远让我骂的是一脸不愤啊,顶着个紫了嚎青的塑料体格还跟我嘴硬,“我说都一百遍了是我揍的他!我身上的伤也不是他打的。”

    我呵呵两声,手上的线衣往他身上一扔,“不是别人打的你自虐啊,你得对自己下多大的狠手才能到这程度,温远,你妈要看你这样,她都得哭,你信不!”

    说真的,谁看到他身这伤心都抽抽,就连我这不待见他这狗脾气的看完都心疼。关键是这小子态度有问题,你说实话完了呗,承认被人了揍能怎么的,死鸭子了嘴还硬!

    “我又不能让我妈知道。”

    温远小声的嘟囔着穿上线衣。半晌才又看向我,“你能告诉我我妈么。”

    “我……”

    我控制着情绪,“你跟我实话我就不告诉你妈。”

    温远不答话,我咬了咬牙,“是爷们,咱就一五一十,被人揍了不丢人,说谎才丢人。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我说!”

    温远低着头也不看我,嘴里哼哼着,“你问呗!”

    我深吸了口气,远哥啊。你小时候真不是一般的驴!

    酝酿了一下,我先是扬了扬手里的军刀,“哪来的。”

    “买的。”

    他算是配合了一点,头低着,背着手在我身前杵着,“用压岁钱在高中生手里买的。”

    “花多少钱。”

    “二十。”

    行啊!

    这他妈就是钱多烧的,小破孩儿都拿出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买刀了!

    回手,我拽出椅子坐到他身前,刀还在手里摆弄着,“买来做什么,要杀谁。”

    “……”

    “问你话!!”

    “我同学……”

    我冷笑着看他,“不是你揍得人家吗,怎么,打完人不爽还要给人剐一遍?温远,就你这两下子拿着刀在过去说不定下礼拜我直接就去坟头给你上课了,不过你倒是给我省事儿了哈。”

    “我……”

    温远着急的看向我。“我是要……”

    我点头,“是,你是要刃人家么,死到头了都嘴硬!!”

    “我没有!!”

    温远被我激的有些生气。“王建设就是被我揍了!可是他找人了,他找了他大哥!他大哥是明和巷的混子!初中就不念了,没事儿就带着人去我们小学门口堵人要钱!我这是被他大哥踹的!不是他!他被我揍了!!”

    我微微拧眉,“他哥多大?”

    “十九了吧。”

    温远吸了吸鼻子,“这两天我不上学也不是因为我怕他哥,我就是不想在给他钱了,我买刀就是在家要练习武功,让他不敢在欺负我!!”

    “你还练武功,辟邪剑法还是葵花宝典啊!”

    我横着眼,看着温远那吭哧瘪肚的样合计合计还是压住了火儿,“先说说,你为什么要打同学?”

    温远终究是个小孩子,说的自己委屈就抬胳膊抹了一把没憋住的眼泪,“不是你说的吗,要扩大team,我把足球拿学校去了。借同学踢了,可是王建设他下课踢不够还要拿回家,我不借他,他就抢,抢不过就故意往我球上撒尿,我就给他揍了……”

    我见他这样也不忍在继续苛责,“为什么不告诉老师。”

    温远吸了吸鼻子,“告诉老师?同学谁不恨打小报告的。我要是告诉完老师就更不能扩大team了,能打过就打,打不过,就忍!我这是在学勾践卧薪尝胆,总有一天能报仇雪恨,谁也不能欺负我!”

    我看着他那双执拗的眼,很自然的就想起自己的小学时光,小孩子也一样的拉帮结派。看似纯真的童年,也总有些说不出的龃龉,“你妈妈呢,不能告诉老师,总该让家长知道。”

    “我妈……”

    温远咬了咬唇,“告诉她有什么用,同学们背地里都笑话说我没爸爸,告诉我妈。她就知道去找老师谈话,换座位,我一年级时跟同学打架,明明我们俩都有错。我妈还拉着我手去给人道歉,他爸一直在凶我妈,我妈就会说对不起,根本就不会为我撑腰。”

    说着,温远大力的抹干脸上的泪,能看出他想忍,所以脖子都凹陷下去了,“我妈不是让我写检查。就是让我自我检讨,我不写,她就帮我写,她什么都做不了。就知道忙工作,撑死给我转学,可就算是转学了,王建设他哥也不会放过我。他说我是他财神爷……”

    我垂着眼想了一会儿把刀放到一旁,“王建设有哥,你没哥吗,你也可以找你哥啊。”

    “我有哥。可我不能找……”

    温远很有脾气的看着我,“我哥他妈是我妈的姐,我自己的事儿,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我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我受欺负了,我丢不起那人。”

    小小年纪不是一般的要面子!

    “让我知道你就不丢人了?”

    温远看着我,磨蹭了几步走到我身前,“咱俩不是team吗,跟亲戚不一样……叔叔,你会把这事儿告诉我妈么。”

    我嘁了一声,“看心情吧。”

    “别啊,这是我秘密,你得守护它,不然……”

    我挑眉,“不然怎么样,你跟我绝交啊!”

    温远吭吭的,耷拉下眼皮没了动静。

    时间静止了几分,我静静的看着他脑子里不停的寻思,半晌,拍了拍他的外侧胳膊,“好了,我不告诉你妈,这事儿……我给你解决。”

    温远愣了,“你怎么解决?”

    我挑起唇角,“当然是为你出气了!谁叫你一口一个team的!我既然是罩你的,当然不能让你憋屈着了啊!”

    “不行!”

    温远还有点良心,连连摇头,“他哥可壮了!人送外号小板砖,你得吃亏!”

    我差点没憋住笑了,“是,我知道他是小板砖,看给你拍的,但你知道叔叔我外号什么吗?”

    “什么?”

    “小电钻!”

    “啊?”

    我笑着起身,抡过温远坐着学习的那把椅子,他用的就是学校那种排条椅,手在靠背那微微发力让椅身倾斜,抬脚‘哐哐’两下就踹下最外面的一根板凳条,在温远的目瞪口呆中拿着板凳条颠了颠,“叔叔我,就是专门克板砖的,知道不?”

    温远呆愣愣的看着我,“你,你就这么卸下一根板凳条?”

    我扬了杨眉,上学群架都这么打,踹最外面一根也看不出来,“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叔叔名言,给我一条板凳,我帮你碎了那块板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