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60章 咱!俩!单!挑!

    “有一阵了。”

    霍毅面无表情的看我,抬手帮我搁好话筒,“温姐的电话?聊什么了,你一直失神。”

    “那个……没聊什么,就是温远的学习么。”

    我抚了抚心口看向他,“开始我还以是你打来的呢!”

    “哦?”

    他放下包就开始解外套,“为什么。”

    我平复着情绪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快九点了吧,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那我不白等你了!”

    霍毅原本没有情绪的眼忽的透出丝丝的笑意,“怕我不回来?”

    “怕什么啊……”

    我撇了下嘴,“是谁说的必须等你回来才能做饭!我这还饿着没吃饭呢,你突然不回来不是放我鸽子么!”

    闲的没事儿自己开什么灶,又累又麻烦,他事儿还多,非得吃现做的,要不我能这么窝火么!

    我这心里正抱怨满天,就看着霍毅一直盯着我,幕地,手朝我身旁斗柜一支,吓得我立马上半身后倾,“哥,我没说错什么吧。”

    咱能不能别一言不合就玩武力威胁,墙咚不够现在还柜咚!?

    霍毅没多言语。单手撑着我身后的斗柜微微俯身,一手还在由上到下的解着自己外套的衣扣,脸凑近我,眼里的眸光微微闪烁,“我没提前通知你,就说明我一定会回家,你以后,要习惯我回来。我会尽量早点,不让你等的太辛苦。”

    讲真,他这动作看的我嗓子莫名发干,整个就是贴着你在宽衣解带的既视感!

    特容易多想啊……

    “不……辛苦。”

    我拼命的挤出个笑脸,手推到他的胸口,“就是饿了,我还不想做两回,麻烦,所以才等你回来一起吃的,那个,大哥,我现在可以去厨房了吗?”

    霍毅没说话,就这么看我,军服外套里的衬衫扣子也开了几颗,露出锁骨,野性十足。“叔叔面?”

    我眼神游离,尽可能的忽略他这姿势,气质,反问,“你想吃别的?”

    霍毅的眸眼一眯,距离太近,吐出的气扫的我?尖都发麻,“你还会做别的?”

    我立马摇头。坚决道,“不会!”

    霍毅颔首,终于直起了身体,气息一凉,“那就做这个,我吃。”

    好!

    我得空就赶紧从他身前出来,闷脸就朝着厨房走,屏蔽身后被跟随的眼神,心里一阵腹诽,就给你做这个,给你吃恶心了看你还折不折腾我!

    ……

    起火,煮水,下面,烧油。

    大晚上九点多啊,我一边切着葱花一边在心里圈圈那姓霍的,分分钟觉得自己变成了地主家的老妈子,以前在养老院帮厨都没这么不爽过!

    尤其是一回头,就会发现那神人冲完澡就懒懒的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我,衬衫敞怀,里面一贴身背心,紧的连腹肌轮廓都能隐约看出,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不说话,就是斜倚着门框一直在看,和他妈看猴似得,饶有兴致的样子。

    我一见他这样就跺的发狠,梆梆梆完全把眼前的大葱yy成他,砍死你!

    葱花飞溅间身后就传出压低的笑音,“金肖鑫,阶级斗争还没忘啊。”

    我无声的碎碎念,手下越发的下力,折腾了不到十五分钟面就好了。做这个倒是真省事儿,一个字,快!

    端面上桌,他就坐我对面,在温远那我还能听到那小子几声夸赞,就算他不说,吃的劲头也能让我感受到,可在霍毅这。你是真看不出来。

    很斯文的吃相,慢悠悠的拿着筷子搅拌均匀,吃个面都没声,昨个如此,今天还这样,我也没多问,管他喜不喜欢,我自己是饿了,坐下就开造,先忙活饱了再说别的!

    “肖鑫。”

    “干嘛。”

    我拿过手绢擦了擦嘴,抬眼看到霍毅碗里的面已经光了,“锅里还有,你想吃自己去盛。”

    屋子里很静,时钟滴滴答答的响动着,时光流淌的,好似真的很慢。

    他没动,坐在椅子上就这么端量着我,“你没问我好不好吃,但凡是主厨,做出菜,好的坏的,都希望人评价一下,你怎么不问。”

    我心里暗呵,有什么好问的!

    想着,还是被他这直白而又略有几分犀利的眸眼给看的发毛,不自觉地朝着椅背贴了贴,“那你觉得好吃吗。”

    “不重要。”

    霍毅勾了勾唇角,“过程我比较享受,我更喜欢看你在厨房里忙碌,为我。”

    擦!

    我低头用力的抿了抿唇,这哥们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撩我,下套让我拱啊!

    “不早了。你休息吧。”

    霍毅说着就起身收起了碗筷,“剩下的我收拾。”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破釜沉舟一般的叫住他,“霍毅,你告诉我,你看上我哪点了,我改!”

    哥们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天天被个老爷们出招逗扯能行吗!

    霍毅眉锋微微一耸,却没答话。

    我呼出口气看他,:“老实讲,论模样的清纯度,我比不上那夏雪菲,论温柔呢,我和霍柔又差的很远,论……”

    “好看的脸蛋有很多,但。有趣的灵魂太少。”

    霍毅冷着腔就打断我的话,几步走到我身前,脸微微一俯,双眼咄咄,“告诉我,灵魂,你要怎么改。”

    对峙,几秒间气温骤降。

    我底气不足,清楚在这么下去与我只剩危险,脚下不自觉地后退,小腿撞上椅子,‘哐当’声响,我嘴巴一咧,“啊呀……啊……不行了,我腿抽筋了,霍毅啊。麻烦你收拾桌子了啊,我先回屋休息了……”

    肖鑫啊,你没那两下子就不要挑战他啊!!

    猫腰哼哼着就要赶紧回屋,手腕却被他在后面一扯,力道很大,带着我整个人都是一个翻转,“哎!”

    没等站稳,两侧的胳膊就被他左右一箍,目光灼灼,“问你话!”

    “问我什么啊!”

    我胳膊被他捏的这个疼,咬牙挣扎着看他,“我该说的早就和你说清楚了!松开!!”

    霍毅没松就算了,带着我,反倒朝他离近了几分,轻松的,就像在摆弄一具真人玩偶。“不松你能怎么样!”

    我瞪大眼,“你逼我是吧,嗯?”

    “逼你了。”

    霍毅冷冽着唇角,眼神挑衅,“怎样。”

    我呵了一声点头,“你敢不敢松手,咱!俩!单!挑!”

    霍毅眼神看不出一二,就这么盯着我。松手,连带着,动作很优雅的挽起自己的衬衫衣袖,“来啊。”

    “你大爷的!!!”

    我揉了揉自己被他掐疼的胳膊疯了一般的就开始进攻,“啊!!!”

    老实讲,我成年后就没受过这种窝囊气,对着霍毅我就上了,正面进攻,抱臂背摔!

    霍毅躲都没躲,甚至还给了我一个错觉他特意把胳膊送了过来……

    我大脑空白,扛着他那胳膊转身就要摔他,咬牙切齿的把他顶在我后背的位置弯腰,一次,两次,他那身体就跟灌了铅似得纹丝不动,甚至还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后腰。语气玩味,“肖鑫,蛮劲没用,要使巧力。”

    我气急,这根本就是对我的侮辱!

    换!

    松手,我正面再次进攻,这次直接躬身抱住他的腰下腿后绊,上身顶着。腿下发力后别!

    想当初就是用这一招让那马铁红一个仰摔骨裂的,我就不信弄不了霍毅!

    霍毅站的笔直,给我的感觉就是他那腿不是人腿,是长在地上的两根电线杆!

    哥们这脸都憋红了啊,吃奶劲儿都用出来了,抱着他的腰发了狠一般的别他,绊他!

    几分钟后,就在我累得自己眼前发黑时。抱着霍毅的腰却感觉他在轻轻发颤,正纳闷儿呢,就听到他抑制不住的笑音发出,尼玛!他还笑!

    “喂,要这样。”

    不疼不痒的声音一出,和霍毅缠在一起的腿幕地被一个巧劲儿顶的一软,膝盖一弯,我当即翻身后仰。好在后腰被人及时揽住,我睁大的眼看着正上方霍毅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小心。”

    我用力的扯着他的腰间的衬衫,生怕他突然松手让我摔下去,呼吸短促,还小心?你他娘的和我玩华尔兹啊!

    “霍毅!你故意的对不对!”

    “故意?”

    霍毅的眉头一挑,“是,我就是故意。”

    “什,什……哎!!!”

    妈妈咪呀!

    这伙计都没给我个捯气儿的时间双臂一个发力扛大包一般就给我驾到他肩膀上了,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什么叫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我这大头当时就朝下了,血冲的脑门涨的厉害,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打他的后背,“你个疯子你!放小爷我下去!!”

    “什么。”

    他语气加重,“小爷?欠教育。”

    话音一落,手就在金多瑜的臀部位置‘啪’!的一拍!!

    “妈呀!!”

    我抑制不住配合的尖叫了一声,手蹩脚的想伸到自己后面捂住屁股,这声儿脆的我彻底没脸见人了!

    那不是我屁股!

    我绝不承认!

    用力的蹬着腿,我手还抓着他后背紧贴的衬衫,“霍毅!你个疯子你!你打疼我了!快给我放下去!哎!哎!别转!我错了!别转啊!!!!”

    一分钟后……

    哥们感觉自己快要挂了。

    懵瞪的啊,满耳朵都是一高亢的男音,大河向东流啊~天天的星星参北斗啊~!

    眼前真全是星星啊!!

    这疯子居然扛着我玩了个大风车,我最后喊都喊不出来了,直感觉天旋地转,就差口吐白沫翻白眼了!

    等到霍毅给我放下来,我基本上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各种这是哪里,我在哪里,今夕何夕……

    胃里翻腾,干呕了几下后就呈报废状态,脸贴着的地方有些硬,却又温温热热的,隐隐的,闻到一股子肥皂的清冽香气,这位置,应该是那疯子的胸口,吸着?子,抬手无力的捶了锤,“霍毅……你就是个神经病啊你……”

    “我说过,你所有的坏习惯,我都有耐心帮你慢慢改。”

    头顶的声音真是不疼不痒的,我动了下,后背的禁锢却是一紧,“别乱动,会摔。”

    我眯着眼,缓了好一会儿这眼前的东西才算是不晃了,胃里还有些难受,“你居然打我屁股……你个疯子……”

    霍毅没说话,身体轻颤的发出了一记笑音,下巴蹭的我头顶有些发痒,“肖鑫,我有足够的耐心,等你全心全意,不在虚伪。”

    我呵呵两声,五脏六腑都是移位的,嘟囔着,“佛祖保佑你,阿门……”

    也保佑我自己,阿门

    霍毅这耳朵灵的堪比警犬,听完我的话也没气,只是抱得发紧,带着笑音轻声回道,“这是无产阶级战士肖鑫该有的觉悟么,再者,你心如此不诚,神明不会保佑你的。”

    “呵呵……”

    我咧了咧嘴角,“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你等我缓过来的……”

    “好,我等。”

    这兄弟玩的就是个‘酷’,“等到你心甘情愿。”

    我没在吭声,服!

    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投怀送抱,真是在他怀里缓了二十多分钟,站着,他也不嫌累,我长这么大没晕过车,但愣是让他这通神转刺激得起了妊娠反应!

    今日更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