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61章 也太狠了!

    ……

    回到卧室我没有开灯,锁好门就在黑暗的空间里冲着墙就用额头轻轻的磕了几下,抵住,冰凉的触感让我身体的血微微降温,想着刚才那过程,我不禁握紧拳头无声的朝着墙面锤了一记……

    完,又掉坑里了!

    我真是二到一定份儿上了要跟他单挑,明显是被撩么!

    咬牙,我无语的敲了敲自己的头扶着墙面移动到床边躺倒,脑袋里,则不断地想着霍毅的话……

    有趣的灵魂?

    所以,肖鑫,你那么绊人家不就是摆明让人消遣么,陪人玩儿,是不是sa!

    扯过被子罩到头上,这智商怎么一遇到这姓霍的就不在线了!

    他一冷脸我就发懵,明明相安无事的,吃完饭让你休息你就撤呗,非得自己刨出个坑,嘴欠欠儿的,结果倒好,被人抡吧了!

    霍毅在门外又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大概是问我还晕不晕,我也没答话,闭着眼硬睡,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踏实,做梦都是在转圈。吓得我那是妈妈叫唤!

    恶梦。

    特别恶!

    清早,我故意在房间里等霍毅出门了才磨蹭的起来,做了几个深呼吸贴墙又在卧室站了半小时,大脑不断放空,让自己赶紧忘了昨晚的糗事。

    人生走到这步才发现,这世上的人决不能一概而论!

    揉着太阳穴打开房门,眼神一扫,餐桌上居然有早点,有些疑惑的上前。是粥还有凉拌小菜,桌面上放着一个翻开的笔记本

    ‘叔叔面不错,作为奖励,你可以尝尝我熬得阿姨粥。’

    我‘嘁’的没憋住笑了一声,这伙计还有点幽?感啊。

    没客气,掀起锅盖我看了一眼还热的粥拿过碗就盛起吃了起来,别说,这哥们还真有两把刷子,不是白粥,放了些肉丝,咸淡正好,清香可口。

    一个没控制住就多喝了两碗,打了个嗝才想起,他什么时候切得肉丝?我怎么在卧室一点声都没听到。

    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起身,看着那笔记本合计合计还是拿过钢笔在他写的那行字下面回了一句,‘还不错,算你有良心,再接再厉。’

    写完。我拧眉看了一会儿觉得不太满意,他的字大气,笔锋苍劲有力,我的这么字一对比,反倒有了几分小家子感,刚想划了重新写,想想还是算了,又不是来秀书法的,造饱得呗!

    哼着小曲就去了洗手间。刷牙洗脸,对着镜子扎头发时忽的一怔,愣愣的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神采飞扬的脸,笑容顿匿!

    我神经病一样的抬手指向镜子里的自己,“金多瑜,被我逮着了吧,人家就给你熬了个粥看你那死德性!你还哼歌你!心那么大呢!你忘了你昨晚晕的五迷三道那茬儿了啊,阶级斗争不能忘啊!!”

    发力,我对着镜子双眼瞪大,五官狰狞,双拳握紧,“来,跟我说一遍,我是爷们!superman!我是爷们!!”

    底气不足,我摇头哀叹,肖鑫,你是要废你啊,那疯子犯得着你这么折腾么,他算什么啊!

    双眼幕地一横,“对啊,他算什么啊!!”

    ……

    “哎,妹子!!”

    出门时看到了?兰香,她大老远的追上我自行车,脸跑的红扑扑的,“妹子,你这是要去做家庭服务员吧!”

    见我点头,她笑着缓了口气打开自己的包,“我听你的话在院里的扫盲班报名了,每天晚上都可以去上课了,看!我特意买的本子!”

    我看了一眼她包里的田字格还有铅笔橡皮,嘴角笑笑,“好好学,先把字认全了,以后就能多看书了。”

    兰香嗯了一声,“我知道,我去报名的时候李干事还跟我说呢。那叫啥,知识改变命运!我要跟你学习!掌握自己的命运!”

    “加油。”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成想?兰香的脸倒是一红,“妹子,你昨晚和霍医生在家玩儿啥了。”

    “啊?”

    “就是……”

    兰香面红耳赤的回手指了下大院的方向,:“我昨晚都听到了,你声儿挺大的,大院别的女人现在都念叨你,说你和霍医生这新婚。难免动静大,这说明感情好……”

    苍天呐!

    我一想到昨晚这眼前就要泛?,屁股疼,反复的清了几下嗓子,“那个小兰,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哎呀!这没法说……”

    兰香看我这样自己就晃起了手,“没事妹子,大家都理解,这很正常么,就是羡慕你……”

    我嘴角笑的抽搐,尴尬的赶紧拎出别的话题,“对了小兰,过段时间我还要去趟清河村换鸡蛋,这回幼儿园要的多,我一个人弄不过来,你没事儿陪我走一趟呗,算是帮我忙活忙活,换来的钱,咱俩对半!”

    “真的啊!”

    兰香眼睛亮了一下,慌忙的又开始摆手,:“我不要钱,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帮你点忙算啥啊……”

    “亲兄弟明算账!”

    我打断她的话,“钱这方面你就不用和我客气了,算是咱俩合干的,你心里有点数,下月初咱俩就去清河村跑一趟,啊。”

    说着,我还小声的提醒她,“这事儿除了你我,别让旁人知道了。”

    兰香心里很有谱的样子点头,“我明白,你放心吧。”

    我笑了,“好,那我先去忙了。回头见啊。”

    赶紧撤!

    “等等!”

    骑出老远?兰香还在后面喊我,“咱俩咋去啊,我不会骑自行车!”

    “回头我教你!一人一辆!”

    我喊着,看着?兰香拎着个布包站在原地笑的灿烂,“好!我老早就想学自行车啦!!”

    扭头回来,我心里微微吐出口气,看来以后在家真得注意啊,那房子就这么不隔音吗,也太丢份儿了!

    下午给温远的课上的很顺利,没想到的是庄少非也在,温远对他的脸色不好,不过人家不在乎,我上课时他就在客厅自己待着看书看报,等我这边下课休息了他就凑过来和我插科打诨。

    这哥们还真让我看到个优点,不记仇,不管我说啥难听的,他开开玩笑就过去了,用当今的话讲就是会自?。脸皮厚,没几个来回我们俩倒也算是熟了。

    我知道他和我套近乎主要还是为霍柔的事儿,我打着太极也没给他准话,先别说霍柔在我心里的地位,关键这忙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哥们扯扯淡还行,就没动过真章啊。

    ……

    “谁的。”

    晚上霍毅回来时我正蹲在地上忙活温远那把吉他,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些惊讶,“今天回来这么早啊。”

    霍毅微蹙着眉头看我,下颌示意地上的吉他,多一个字的废话都没有,“谁的。”

    “温远的呗!”

    我擦了把额头的汗,手上还在忙活,“4弦断了,我正给他换。”

    那小子大概是被人揍完了火气旺,上午在老师那学吉他也不好好学,我怀疑是他自己故意弄断的,温姐下午回来说送老师那就能换好。他非说让我给换,还说不着急,慢慢换,换好了再给他送去就成。

    我分析他八成是不爱去学了,扯个绺子把吉他推给我,自己眼不见为净,不过此举倒也正中我下怀,换完弦了没事儿自己还能玩一玩儿。

    “不是4弦断了吗,你要换全套?”

    霍毅说着就蹲到我身旁,“除非清洁,一次性换完全套容易伤琴颈。”

    我愣了愣,“你懂?”

    霍毅冷冽着眸光就看向我,大刺刺的,“这话应该我问你。”

    喉咙里‘咕噜’一声,这茬儿忘了!

    一不小心又暴露一招!

    习惯性的装傻笑笑,“霍医生,你不是都叫我金多艺了么,这吉他吧。我也略懂一点,一点点,没吃过猪肉,不也看过猪跑么,换个弦而已嘛,简单!”

    霍毅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看来,你家后院猪也不少。”

    我差点喷了!

    眼见着霍毅薄唇一抿,“我来吧。弦太锋利,小心划伤手指。”

    我哦了一声就给他让了位置,眼睛看着他很利落的就接手用尖嘴钳拉出剩余断弦,一手的指尖还在抵住,这个步骤是一定要注意的,防止琴弦回弹力过大,容易划伤手。

    看着霍毅认真的神色,我忽的有几分失神,单手拄着下巴,呆呆的望着他将新弦把带小帽儿插入空隙,步骤精准,分毫不差,得承认,这哥们认真样子还挺招人待见的。

    他做手术时,也这神情吧,别说,这模样倒真挺像他在给这吉他做手术的。

    “我好看吗。”

    “啊?”

    我回神,“什么。”

    霍毅的嘴角莫名牵起。没看我,眼睛还在吉他上,“金多瑜,按照你家后院的能人聚集的程度,吉他你应该也会弹吧。”

    “我……”

    我挠了下头,“这我哪会啊,不会!!”

    霍毅手上的动作一顿,?眸看过来时只剩犀利,“是不会。还是不想给我弹。”

    “呃……不会!”

    我抿着嘴角笑笑,“真不会!就瞎摆弄还行!你会吧!那调好弦给我弹弹啊!”

    “你会好奇吗。”

    “……”

    我张了张口,“不好奇啊,为什么要好奇,你会就弹呗。”

    气氛忽然就有些怪怪的,霍毅看着我,几秒钟后,只兀自点了下头,神色微有些复杂。“算了,我今天有点累。”

    “哦。”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能看出他眼底有些微的疲惫,应了一声空气就很诡异的安静上了,他继续给温远的吉他调弦,我则蹲在他旁边看,谁都没发一语。

    吉他弄好了,他拨了两下就要起身,“一会儿吃完饭就早点……那是什么……”

    霍毅有些狐疑的朝着沙发底下空隙看了看。“你把什么塞到沙发下了。”

    我心里‘咝’了一声,连骂自己不谨慎,藏那都能被发现,这角度也太正好了!

    “什么都不是!”

    我紧张的上前就弯腰把两大团包裹严实的报纸掏出来死死抱在怀里,脸上笑的僵硬,:“就是废报纸,你要看吗……”

    霍毅站直没动,双目检索般的注视我此刻像是搂着花束的姿势,“那么抱,很脏。”

    “没事儿!”

    我嘿嘿的笑着,“这报纸都是我从温姐家拿来的,上面有很多下达的最新纲要,你看,这上面写的……计划生育全面普及了,各个村子都开始喊出口号了!”

    手上小心的剥开最外面的一层,“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还有,该扎不扎,房屋倒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妈呀,看的我都无语了。

    霍毅直看着我,眸眼威慑,“金多瑜,你想看报纸可以让后勤部给送,再者,计划生育,最起码你得想生育才可考虑到计划,你想生育的话,我帮你,计划,慢慢来。”

    我退了一步,怀里还紧紧的抱着那两大团报纸,“不用了,这事儿暂时,就先不麻烦霍医生了。”

    霍毅明显不爽,发出一记冷笑抬脚就回了他的书房,我见状抱着怀里的报纸也赶紧回了卧室,锁上门才算是吐出口气,掸了掸身上的灰,差点啊,这要是让霍毅看到了报纸里面的军刀和板凳条我怎么解释?

    不对啊,我拍了下头,大大方方说从温远那没收的也没事儿吧,我这不就是心虚么,好在,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咧了咧嘴,更让我无语的是报纸上的内容,最外面这一层的,除了我给霍毅念那两个还有很多,什么,‘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

    ‘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

    ……我靠,人权呢,也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