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62章 你!

    连续两天我都没干什么正经事儿,中午就在温远的学校门口守着等他放学,中间隔着一条街道,身上,斜背着个军包,里面,插着根裹着报纸的板凳条。

    我腿撑着地,手肘就在车把横梁上支着,眼睛,则死死的盯着学校门口不放。

    此举很简单,踩点。

    铃声一响,学校里的孩子就鱼贯而出,没多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温远的身影,他跟在别的孩子身后,头半低着走的飞快,但没等走出学校门口范围,一个十八九岁贼眉鼠眼的小年轻就跟了上去。抬手,就在温远的肩膀上拍了拍。

    我微微直身,看着温远回头,小青年随即歪头给了温远一个动作,示意温远和他走,温远绷在原地没动。抬眼,很自然的就看到了街边的我,我瞄到他眼里的惊讶,食指在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

    他没吭声,头又低了下去,不知道那小青年和他说了句什么,温远闷闷的就跟到小青年的身后朝着个胡同方向走去。

    我瞄着俩人的背影调转车把,空着二十多米的距离跟进,七扭八拐的,骑到了条小胡同口,没等探头,里面的声音便已传出。

    “你小子怎么回事儿啊。不是说了吗,今天得两块钱了!”

    “我没那么多钱。”

    “嗨!给我装是吧,你不有个在香港的大爷吗!妈的!欠踹!!”

    我拧了拧眉,轻手轻脚的下车,扒墙一看,五个十几岁的小年轻正围着温远。其中一个矮胖的秃子明显是头,他斜坐在个自行车后座上,指挥着一个瘦子踹温远,“给我造屁股踹!踹死丫的!让他不老实!!”

    瘦子笑着就扯住温远的后脖颈,“孙子!告诉你两块就是两块!你他妈五毛钱打发叫花子啊!”

    温远不服,梗着脖子挣扎,“我没钱!!”

    “我他妈看你有没有钱!!”

    瘦子说完就飞出一脚踹到温远的后背,踢得这小子闷哼一声当即就踉跄的跪到地上,我心一紧,看着那秃子拍手大笑,“这小子就是欠收拾!敢欺负我弟弟!一破足球当宝贝了!给我搜!我不信他兜里没有钱!!”

    “好咧!”

    瘦子得令,其它几个小年轻的按着温远就朝着他身上的裤兜掏去,没几下,温远就躺倒地上,佝偻着,手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衣兜,秃子见状就睁大眼,“掏!肯定有!这孙子就是个财主!他妈是破鞋!不然他钱能这么冲吗!”

    “你妈才是破鞋!!!”

    温远一边护着自己的兜一边扯着嗓子还在对秃子喊,秃子急了,下了自行车捡起块板砖就要朝温远脸上招呼,我见状就准备冲过去,直看着那瘦子拦住秃子,咬牙顿住脚步

    “砖哥!不能打脸,他妈那破鞋在民政……”

    “去他妈的吧!在民政怎么的!老子公安都不怕!这小子就是欠收拾!我他妈一看他就来气!!”

    “砖哥。掏出来了,是两块钱!”

    “妈的!”

    秃子恶狠狠的对着墙面扔下手里板砖,几步上前对着温远的背脊就踹了起来,“你小子不是说就有五毛吗,跟我玩路子是吧!早死是吧!!”

    我远远的看,手上用力的握紧那根裹着报纸的板凳条。就看着温远蜷缩着抱头躺在地上,秃子还在用力的踹他,旁边的几名小混子起哄,“踹!敢欺负咱弟弟!就得让他吃点苦头!!”

    十多脚后,秃子弯腰将闷哼的温远提起,“孙子!明天还是两块钱,你记住了,别找不痛快!”

    温远的表情我看不清,这角度只能看到他低着头,秃子用巴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挑衅一般,“球,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亲手送我弟弟,否则,我就把你脑袋当球拧下来,给我弟弟玩,听到没。”

    我咬紧了牙,没听到温远回话,那秃子掐着他脸让他抬头,‘噗’的一口唾沫吐上,“装他妈什么大爷!你爹是谁你都不知道吧!!!”

    旁边的瘦子哈哈大笑,“砖哥,说不定他爹就是你!!”

    秃子嗤笑,“我嫌恶心!走!咱们买烟去!!”

    我刚想出去。就瞧见那秃子回头,眼神凶狠的看向站在原地的温远,“明天要是在跟我装蒜就还这待遇!别怪你爷爷我没提醒你!!”

    “哈哈!砖哥!不当爹你要当爷爷啦!!”

    瘦子接茬儿,几个小地痞又是一阵哄笑,勾肩搭背的离开,留下的,只有站在墙角不停的抬起袖头擦脸的温远,无助的,像是街边被痛殴过的流浪狗一般。

    我控制了一下情绪,骑着自行车上前,对着温远递过手绢,“用这个擦。”

    温远不接手绢。闷头站着,“你看到了。”

    我没多说话,下车帮着温远把裤子扑落干净,“明天该给钱给钱,两块,你有没。”

    “……”

    我抬起眼,温远红着眼也在看我,“叔叔,你帮不了我,没事,真的。”

    心不知道怎么就酸了,我站直身体搂住他。“你当叔叔说话是放屁啊,明天你该给钱给钱,我办他!”

    温远吸了下鼻子,好一会儿,才把胳膊圈到我腰上,嘴里,发出细碎的哭声,“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丢不起这人,你把我刀还我,我捅死他,我捅死他……”

    “傻啊。”

    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你捅死那种人倒霉的就是你自己,没事,有我呢,哭什么,没出息,不哭了!”

    陪了温远好一会儿。我骑车送他回家,看了看他的伤顺便塞给了他两块钱,让他明天痛快给,交代完了我就骑车回到了那几条胡同,大大小小,挨条串。

    一发现那几个在小卖部门口蹲着抽烟的小流氓就捏闸在远处盯着,通过观察,我发现其中有三个还是初中生,抽完烟就和秃子打个招呼去学校了。

    硬论起来,只有瘦子和秃子俩人,算是社会闲散人员。

    只是……

    我估摸了一下战斗力,按我现在的水平。一打二的胜算几乎为零,只能先按兵不动,再观察一天!

    调转车头回去,出了胡同口居然看到了熟人,不是我眼神好使,是那身军装太过显眼。本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背着的军挎,特意别到身后,“大明?”

    魏大明也有些疑惑,“小金嫂子,你在胡同里干嘛呢。”

    我哦了一声笑笑,“看个朋友。你呢。”

    “我去总院办点事儿,你忙完了吗,一起回啊。”

    “好。”

    我点头笑着,骑着车和他并列朝着西城去,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问我每天都骑车忙什么。我顺口说找工作,“家庭服务员只能周六日干,平常,我想看哪个厂子还招工,找个稳定点的活儿。”

    魏大明点头,“小金嫂子,你结婚才多久啊,其实不用着急找活干的,等到户口落到城里了,院里就能给你安排了。”

    我假模假式的叹气,“怎么好意思?烦院里啊,家属这么多,院里负担太重,还是要自己想出路。”

    魏大明笑笑,“难怪林主任总夸你,小金嫂子,你这觉悟是真高啊。”

    “还得努力,努力。”

    我陪着笑,心事重重的蹬车回家,那晚我连话都没怎么和霍毅说,他也像有心事,没什么和我聊天的兴致,我们俩吃完饭就各自回房,我躺在床上还在想着策略。

    一夜无眠,次日再去踩点,好在温远配合了,算是免受了回皮肉之苦,秃子收完钱还在拍着他脸说他识相。

    我不远不近的跟着,守到下午,看到瘦子也跟秃子道了别,剩他一个人在小卖部附近继续抽烟,有年岁大的在胡同里下棋,他叼着小烟在那支招插手,惹得几个年岁大的一脸愤恨啐他哪凉快哪待着去!

    我盯着秃子那嘴里嘟囔着老不死的独自拐进一条胡同,先是对着墙边撒了泡尿,随后就慢悠悠的朝着胡同里走,时机成熟,我支好车子拿出军挎里的?袋在他身后急促的跟上去,嘴里叫了声,“砖哥?”

    “谁叫我。”

    “你大爷!!”

    他一回头我对着那光溜溜的脑袋就罩上了?袋,一手抡起板凳条就开抽,秃子‘哎哟’!一声就蹲到地上,“谁啊!妈的谁啊!!!”

    我咬牙也不答话,先造一个八拍打,板凳条啪啪的使着力,看他蹲下在开脚狂踹,再来一个八拍!

    来吧,时代在召唤!

    “你不是小板砖吗!我是你爷爷小电钻!!你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