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超级医圣 断桥残雪

第2833章 不灭火

    众长老闻言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发懵的样子。

    这里可是朱雀灵宫啊!整个九天界谁敢进犯朱雀灵宫啊,又哪里需要启动什么护宫道河?

    但朱雀始祖有命,他们也不敢不从,况且如今朱雀始祖明显在“气头”上,他们可不敢去冒犯他老人家!

    “遵宫主法旨!”众人躬身领命,都不敢称呼朱雀始祖为父亲,师父,改为正式的宫主之称。

    众人退去之后,很快朱雀灵宫的九条护宫道河部被启动起来,道脉山的道力源源不断地贯入九条道河,一下子都不知道被九条道河给吸卷了多少道力。

    说到底,启动护宫道河那就是“烧”道力!

    九条护宫道河一启动,一道道火焰道河熊熊燃烧,如同一只只巨大的火鸟张开了无边的火翼,层层叠叠地将朱雀灵宫遮掩环抱在它们的火翼之下,从外面看去,只能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球,仿若一个燃烧着永恒不灭烈火的恒星。

    葛东旭越战越勇,崩坏的肌肉开始重新愈合,散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气息。

    身上蹿出来的火焰不再不堪一击,虽然还是节节败退,但已经开始更频繁地吸卷融合道河里的不断进攻的小红鸟。

    火焰的颜色从一开始的金色,红色,渐渐变得有些透明起来,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怖气息。

    “不灭火!”这时朱雀始祖也终于开始注意到了葛东旭身上火焰的变化,双眸精芒暴涨,惊呼出声。

    “师伯再加点威力啊!”道河里再次传来葛东旭仰天吼叫声。

    “臭小子!”朱雀始祖听到葛东旭的仰天吼叫声,脸色不禁再变,身上冒出来的火焰更多,甚至渐渐地在他的脑后形成了一只朱色小鸟虚影。

    这只朱色小鸟虚影散发出仿若能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使得整个南明宫里的空间都开始变成了黑洞一般,好在南明宫是朱雀始祖亲自布置的,上面刻画了不知道多少古老符文,如今这些符文都纷纷亮了起来,抵御着那只朱色小鸟虚影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不够啊!师伯您大胆点啊,我还受得住啊!”这种状况持续了一段时间,葛东旭再次在道河里大声吼叫。

    朱雀始祖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夺口而出。

    “大胆个屁,再大胆,这天都要被捅出一个窟窿来了!”朱雀始祖一双红眼喷着火焰,心里恨不得把葛东旭抓出来狠狠揍一顿。

    不过心里虽然恨得只咬牙,朱雀始祖还是控制着火候,加大了点力度。

    时间流逝。

    转眼间过了七七四十九天。

    纵然以朱雀始祖的修为,既要不失火候又要让火势不至于失控,也是感到阵阵倦意袭上心头。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朱雀始祖受不了的是,葛东旭这小子竟然隔三差五就叫嚷着威力不够,让他加大火势。

    好几次朱雀始祖气得差点忍不住要使出真本事,让那个叫嚣不停的小子知道知道上品道主的真正威力。

    “师伯,再加把劲,我还行!”这一天,葛东旭明明浑身烧得有一半都焦了,却还嫌朱雀始祖不够用力,又开始叫嚣。

    朱雀始祖听到葛东旭又开始叫嚣,终于受不了这小子“嚣张”的气焰,直接撂担子不干了,浑身冒出来的火焰,还有脑后的那只朱色小鸟虚影倏地都缩入了他的身子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南明宫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当南明宫恢复正常时,虚空中,一道冒着火光,散发着肉香味的身影从虚空中落了下来,显出被烧焦了一半身子的葛东旭来。

    “师伯,怎么不再炼了?我还行呢!”葛东旭落了地,意犹未尽地道。

    短短四十九天,他的不灭帝体明显强大了一截,最难得可贵的是,他终于真正窥探到了不灭火焰的一丝真意,如今他的五行火系道树和金乌真火道树并没有长得更加高大,前者依旧只是大道树,离圆满还有一大截,后者依旧只是中道树,还没有突破成为大道树的迹象。但两棵道树内在质地上已经发生了一丝变化,道树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加强大,尤其金乌真火道树不经意间的道力波动更是充满了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气息,极为吓人,甚至金乌真火道树燃烧着的火焰也不再是纯金色,而是有很小一部分变成了透明。

    葛东旭十分肯定,现在金乌真火道树的威力已经堪比大道树。

    “你行,你自己炼去,我不行了,总行了吧?”朱雀始祖看着葛东旭一脸意犹未尽,欠揍的样子,差点就忍不住一巴掌煽过去。

    要知道他可是朱雀灵宫宫主,上品道主,身份何等尊贵,做了四十九天的苦工不说,竟然还被他动不动嫌弃威力不够。不仅如此,为了稳住天道,不让外界厉害人物窥探到这里真正的动静,他还下令面启动了护宫道河,那可是相当于在烧他的道脉山啊!

    若不是朱雀始祖心知肚明如今眼前这位师侄已经是道主级人物,不能再以小辈的眼光看待他,说不定朱雀始祖真会忍不住一巴掌煽过去,先出一口鸟气再说。

    “师父,您,您对大哥做了什么呀?怎么把他给烧成了这幅样子?弟子不是请您不要动真火吗?”朱雀始祖话音刚落,柳灵已经从外面一个闪身进了南明宫,看到葛东旭一半身子都被烧焦了,顿时冲了上去,一边眼泪汪汪,无比心疼地摸着葛东旭的身子,一边忍不住埋怨道。

    “你们给我出去!”朱雀始祖见自己做了四十九天苦工,不仅先是被葛东旭嫌弃威力不够,接着又被弟子埋怨,不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师父,弟子又没说什么,是您确实把大哥给烧……”柳灵见朱雀始祖发火,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但她更心疼葛东旭,壮着胆子嘀咕道。

    “柳灵,别乱说话。大哥我很好,真的很好。若不是师伯相助,我还不知道要修炼多少年才能提升这么多呢!”葛东旭见柳灵还要为他抱不平,而朱雀始祖明显又有发飙的迹象,连忙喝止了柳灵,然后又赶紧走到朱雀始祖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师伯栽培!”

    别看葛东旭在道河里没心没肝叫得欢腾,那是因为他已经完沉浸在了修炼之中,等出了道河,人一冷静下来,葛东旭很快也就明白过来这次朱雀始祖为了他付出了许多。

    实际上,朱雀始祖见到葛东旭这般厉害,心里其实只有高兴的份,只是以他的身份被葛东旭这个小辈折腾成这个样子,总莫名有一种阴沟里翻了船的恼羞成怒感,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发怒。

    如今葛东旭这么恭恭敬敬地跪地叩头,想到眼前向自己磕头的可是中品道主级的人物,还是跟自己有血脉关系的师侄,朱雀始祖顿时转怒为喜,心里如同六月天喝了冰镇杨梅汤一般舒坦。

    “哈哈,起来吧,起来吧,师伯也不是真的跟你发火,实在是你在道河里那叫嚣的样子很欠打啊!”朱雀始祖上前亲自将葛东旭扶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