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106 绝对不做第二次

    方里与一之濑帆波之间的交谈,说来复杂,其实只不过是过去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而已。

    差不多一分钟以后,方里与一之濑帆波便回来了。

    “一之濑同学!”

    白波千寻即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提心吊胆一样的上前来迎接。

    虽然只有短短一分钟,可看着一之濑帆波和男生一起凑着说悄悄话,这一分钟对于白波千寻而言应该相当漫长吧?

    “让…让你久等了,小千寻。”

    一之濑帆波看似愧疚般的出声,但眼神却有些躲闪,话语间亦是显得支支吾吾。

    见到一之濑帆波这个样子,方里就理解了。

    (即使说是假扮成男女朋友,可这丫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吧?)

    要怎么做才能看起来像是男女朋友呢?

    一之濑帆波肯定绞尽脑汁的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但想让这个纯情的少女想出答案来,无疑非常困难。

    于是,方里心中念头一转,立即就有了定计。

    无论如何,首先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

    “那么,我就先回宿舍了。”

    方里当着迎接上来的白波千寻的面,向着一之濑帆波唤了这么一声。

    “小帆波。”

    此言一出,全场皆静。

    “小…小帆波…?”

    白波千寻迎上来的脚步豁然僵在了那里。

    “唉?”

    一之濑帆波更是错愕无比的睁大了眼睛。

    可是,这就是作为男女朋友而言首先该做的事情吧?

    那就是称呼彼此的名字,而不是姓氏。

    若是还在称呼姓氏的话,那就算告诉别人,两人是男女朋友,别人也会产生疑惑的吧?

    所以,真想假扮成情侣的话,首先得做的自然就是直接称呼名字了。

    但一之濑帆波显然没有反应过这一点。

    方里便很是平静的对着一之濑帆波开口。

    “怎么了吗?小帆波?”

    即使表情平静,但方里还是不着痕迹的在一之濑帆波的名字上加重了语气。

    想必,一之濑帆波应该能够体会过来才对。

    而一之濑帆波并没有让方里失望。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发呆而已。”

    一之濑帆波有些不自然的回应,似乎是对方里以那么亲密的方式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一事感到害羞。

    不过,这也是方里想要的效果。

    看到一之濑帆波对一个男生露出如此羞答答的表情,再加上方里对其的称呼,白波千寻肯定会这么想的吧?

    “一…一之濑同学?”白波千寻便眼带泪光,有些着急的向着一之濑帆波问道:“为…为什么七夜同学会直接叫你的名字?该不会你们…”

    没错。

    一对异性男女,一旦做出某种程度上的亲密行为,那旁人肯定会认为这两个人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因此,不需要拙劣的去说明,只要做出旁人无法做的亲密举动,那别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自己想象,比当事人自己去说明有效得多了。

    接下来,一之濑帆波该做的事情同样只剩下一件。

    那就是承认而已。

    不知道一之濑帆波是不是理解到了这件事情,面对白波千寻的动摇,一之濑帆波变得犹豫了起来。

    显然,如果可以的话,一之濑帆波是不想对朋友说谎的吧?

    但既然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一之濑帆波唯有继续下去。

    “对不起啊,小千寻。”

    一之濑帆波便一边躲闪着眼神,一边以极其微弱的声音,像这样子承认了。

    “其…其实…我…我跟七夜…不对…是跟方里…同学…正在…正在…”

    越是说到后面,一之濑帆波的声音就越低。

    这个纯情的少女,貌似连主动承认跟异性有暧昧的关系这件事都很困难的样子。

    特别是在叫到方里的名字的时候,一之濑帆波的俏脸直接红了,最后还是没办法直接将名字给叫出来,只能再加上「同学」二字。

    (没办法了…)

    方里在心中无奈的同时,亦是上前了一步。

    “白波同学,刚刚你好像提过让我别离小帆波太近吧?”方里旧事重提般的对着白波千寻笑了笑,这么说道:“不过,很抱歉,我没办法那么做喔?”

    “没…没办法那么做?”白波千寻果然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方里,顾不得其它,极为紧张的质问道:“为…为什么啊?”

    “原因很简单。”方里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们目前正在交往,所以没办法照你说的去做呢。”

    说着这样的话的同时,方里还伸出手,将一之濑帆波给拥入怀中。

    “什…!?”

    白波千寻顿时似受到了冲击一样,一下子退后了好几步。

    “七…不对!方里同学!”

    一之濑帆波更是大脑轰然一声似的,惊呼出声的同时,身体豁然绷紧。

    结果,在场的两个少女完全陷入了混乱。

    唯独方里这个男人依旧还是那般平静。

    “请你放心,我跟小帆波之间的关系没有混入班级竞争的任何要素,不会发生像你担心的事情那样,让我们的关系成为两个班级之间的牺牲品。”

    方里一边抱着一之濑帆波,一边向着白波千寻蓦然一笑。

    “可以请你以小帆波的朋友的身份,好好的祝福我们吗?”

    话是这么说,可这句话不仅是让一之濑帆波的脸变得像火一样烫,更让方里都觉得一阵肉麻。

    这种话,如果不是有必要故意去说的话,以方里的个性,还真是打死他都说不出来啊。

    不过,这番话终究还是发挥出了非常巨大的效果。

    “我…我…”

    白波千寻的眼中逐渐的积蓄起了泪水。

    最后,白波千寻被击退了。

    “我…我是不会承认的!”

    扔下这样的话语,白波千寻便泪奔了。

    “小…小千寻!”

    一之濑帆波这才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向着白波千寻的方向伸出一只手。

    “哇!”

    白波千寻却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边泪洒当场,一边小跑而开。

    现场,顿时只剩下方里和一之濑帆波两个人了。

    “呼!”

    一阵冷风吹袭而过,让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情。

    一之濑帆波是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满脸的复杂。

    方里则只剩下一个感想。

    “这种闹剧,做一次就够了,绝对不做第二次。”

    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