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迪巴拉爵士

第1721章 城府,恩人(感谢新盟主“鹏杰机电”)

    感谢新盟主,尽量明天加更!

    百盟越发的近了,感谢大家!

    “方醒,来堆雪人!”

    婉婉看到方醒就欢喜的挥舞着手中的木板,这个是拍雪用的。

    方醒含笑点点头,然后对朱高炽躬身道:“陛下,臣…….厚颜无耻,无地自容。”

    郭贵妃好奇的看着方醒,而皇后却已经皱眉在看着她。

    你还不走?要不要脸了!

    朱高炽待方醒如子侄,本宫自然可以算进去,可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郭贵妃福身告退,朱高炽看到她被人搀扶着走远,这才对方醒说道:“朕还以为你会在家待着打理行装,举家远去。”

    方醒正色道:“陛下,若非家人,臣愿意为大明肝脑涂地。”

    这话的意思是:只要我的家人安全了,老大随便你招呼,兄弟我水里来,火里去,绝没二话。

    朱高炽指指雪堆,方醒没二话,马上就挽起袖子,然后过去一把抢过婉婉手中的木板,啪啪啪的拍打着雪堆。

    “方醒,要个女的,女的!”婉婉在边上雀跃的嚷道。

    “好!”

    皇后觉得方醒和皇帝之间有问题,就随口问道:“方醒是来请罪?”

    朱高炽大抵是觉得亏待了皇后,就含糊的道:“朕让他明年年初去北边镇守,他却要带着家人去。朕准了。”

    皇后不疑有他,说道:“他疼无忧,前次南下就经常派人送了礼物回来。”

    朱高炽看着在方醒身边指指点点出主意的婉婉笑道:“朕也疼婉婉啊!”

    皇后心中微动,却不好再问。

    等弄完雪人,御医早已等候多时了,把皇子皇女们一一诊脉,不管有没有问题,都是一大碗药汤灌下去。

    方醒也被灌了一碗,而且御医说他受寒了,回家赶紧闷被发汗。

    “臣去了聚宝山卫,发现士气低迷,就…….赤身跑了几圈。”

    这里是暖阁,温暖的让方醒脸上发热,他说道:“臣以私事混国事,陛下却宽容如此,臣……真的是无地自容。”

    他确实是没想到朱高炽居然会同意,所以这感激是发自内心的。

    朱高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整个身体都在颤动。

    “朕知道你只相信瞻基,旁人,最多就是先帝,可对?”

    方醒默然,然后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你怕朕和那些文官一体,对瞻基和你赶尽杀绝?”

    方醒再次点头。

    “可笑啊!帝王哪有什么学说?”

    朱高炽觉得自己的身前站着个刺猬,浑身的刺都已经立起来了。他微笑道:“朕从世子到太子,再到今日多少年了?再蠢的人也知道帝王从不需要去讨好哪个学说,任何学说都只能为己所用,否则就是歪门邪道,明白吗?”

    “陛下,这是……雄主之道。”

    方醒觉得只有朱元璋和朱棣这等雄主才有这等蔑视儒家的气概。

    朱高炽气的指着他骂道:“什么雄主之道?没有一个帝王不是雄主。不是的,那也是他打不破那个樊笼,只能憋着!”

    方醒抬头看了朱高炽一眼,大胆的问道:“陛下,那您打破了吗?”

    朱高炽举起茶杯作势欲扔,方醒敏捷的闪到一边。

    “你倒是敢躲。”

    朱高炽把茶杯放下,觉得自己对这厮有些不好处置,就说道:“朕在一点点的撕破这些桎梏,而瞻基在南方,也是在尝试着这个,不然朕让他去干什么?”

    方醒有些理解不能的问道:“陛下,您是想让太子在南方尝试着和……和那些官吏过手吗?”

    “你以为呢?!”

    朱高炽摇摇头,“你们都以为自己赢了,可在朕看来,这不过是那些势力暂时的妥协罢了。因为他们知道瞻基迟早会回京,那他们何必冒着和皇储撕破脸的风险呢?懂不懂?”

    方醒想起了自己和朱瞻基在南方时,多番动作,可那些势力却反抗很小。

    “陛下,合着太子和臣在您的眼中就和……就和孩童一般啊!”

    朱高炽抚须微笑道:“你以为呢?”

    方醒大惭,朱高炽笑道:“你倒是有勇有谋,不过瞻基更稳当。那个李二出海了,你准备让他去抢谁?”

    又被他知道了啊!

    方醒麻木的道:“此事和太子无关,是臣让他去海上看看,若是发现变故和敌人就及时回报,若是看到外藩船只,可抢了再说。不过抢来的东西必须要把大头交回来。”

    “肆意妄为!”

    朱高炽的声音很平静:“有人发现了,上了奏章,朕就调了那人来京城看着。”

    方醒完全麻木了。

    朱高炽的手段之高超,城府之深,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

    朱高炽喝了口茶,叹息道:“大明很大,万事要先找到头绪,不可硬着头皮上……须知居庙堂者的任何一个决断都有可能会导致不测,进而导致国家衰退……所以要谨慎,不管是说话还是行事,要慢慢的学会谨慎。”

    这是谆谆教导,方醒躬身受教,感激不尽。

    朱高炽见到他知道关窍,就欣慰的道:“你看杨荣,以前说话做事有些急躁,可升职了之后,自然就战战兢兢,做事总是要考虑周全,你好生学学。”

    “不过你终归锐气十足,那便慢慢的吧。”

    朱高炽最后问道:“你家的欢欢可要朕给个恩典吗?”

    这是说给莫愁封个小头衔的意思,方醒摇头道:“陛下,传出去物议沸腾,臣能护住她们母子。”

    朱高炽也是试探罢了,见方醒依旧敏锐,知道分寸,就说道:“去吧,动静别太大。”

    方醒告退。

    “王贺如何?”

    成大从后面飘出来,说道:“陛下,王贺今日身先士卒,很拼命。”

    朱高炽端起茶杯暖手,沉吟道:“陈嘉辉可有欢喜?可去找过廖昌了?”

    “没有欢喜,去找过廖昌,只是没有趁机去和廖昌套近乎。”

    朱高炽点点头,成大就飘了回去。

    朱高炽轻啜了一口茶,目光幽幽的道:“蝇营狗苟不可取,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做……只是却只能压着了,不过陈潇倒是有趣……”

    ……

    方醒出了暖阁,就看到廊柱边站着个太监,正抱着个烧炭的小坛子取暖,不时还跺跺脚。

    “伯爷,他就是宋老实。”

    方醒走过去,宋老实愕然抬头,吸吸鼻子问道:“你找我有事?”

    “宋老实,这是兴和伯。”

    宋老实赶紧行礼,却因为捧着个小坛子,所以显得有些笨拙。

    “多谢你了。”

    方醒对他拱拱手,宋老实没有惶恐和好奇,只是把那只生了许多冻疮的、发红的手伸到方醒的身前。

    “大胆!”

    送方醒出来的太监喝道,可宋老实却昂首道:“他谢谢我,那就用钱来谢,我娘要来看我,我要给她养老钱呢!”

    方醒看到他一脸的理所当然,就点点头道:“他母亲可到了吗?”

    送方醒出来的太监说道:“到了,只是今日时辰不大方便,所以在宫外的客栈住着。”

    “我要见娘,我要见娘…….”

    瞬间泪水从宋老实的脸上滑落,他呜咽道:“娘最疼我,那日爹带我出家,就是哄我说娘在外面等我,后来就到了宫里,我想娘了,我想娘了……”

    “伯爷,他在家的大多事都不记得了,只是记得他娘,连宫中发的果子都收起来,说是要留给他娘,后来都坏了,还被人打了一顿……”

    方醒的眼中多了不满,那太监急忙说道:“后来先帝把他带到了这边,就没人欺负他了。”

    宋老实对方醒有恩,所以方醒又重新去请见朱高炽。

    “你还有何事?”

    朱高炽正在吃点心,方醒说道:“陛下,那宋老实可怜,对臣也有恩情,臣听闻他的母亲在宫外,恳请陛下让臣带了他出去见一见。”

    朱高炽微微一愣,梁中说道:“兴和伯,没这等规矩。”

    方醒执拗的道:“他没有权势,也不知道宫中的秘辛,也不会和人勾结,只是一个想娘的傻子……陛下,臣担保,若是出事,臣一力承担。”

    朱高炽叹息了一声,说道:“宫中的内侍和宫女多了些,要清理。可他们出去怎么活?罢了,梁中,让两个侍卫陪着他一起去,明早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