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迪巴拉爵士

第2122章 一群蠢货

    闫大建没想到居然会有跟着方醒一起去办事的一天。

    他的宦途履历也够丰富,可依旧被方醒一波突袭的速度给弄的腿都软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军队的行动力。

    德平!

    德平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哭声、骂声从没间断过。

    这里是五地交界,自然热闹非凡,可如今那些热闹都消散了。

    一群骑兵蜂拥而至,在德平城外十多里的一个农庄外停住。

    “伯爷,这里就是当时……的地方。”

    方醒下马看了看。地上被重新覆盖了一层泥土,已经看不到血迹。

    闫大建艰难的下马走过来,说道:“兴和伯,那些死者的家眷在等着呢,咱们还是先安抚吧。”

    闫大建接到的指示是:配合兴和伯去安抚地方!

    所以他已经酝酿好了情绪,准备一到城里就开始悲戚,等看到棺木后马上落泪。

    方醒低头看了半晌,然后看看那个空无一人的农庄,说道:

    “进城!”

    骑兵一路到了德平城,方醒没有搭理任何人,直至县衙。

    县令张麟在县衙外等候,见方醒下马,急忙躬身见礼。

    方醒眯眼看着他,问道:“闫大人以为张麟如何?”

    张麟的身后站着县丞主簿等人,大家一听方醒这话,顿时喜忧参半。

    这是赞许还是什么?

    闫大建随口说了几句,却不沾对错。

    “那还不错。”方醒随口说道,仿佛是在夸赞张麟。

    张麟没有慌乱,很镇定的道:“下官只是做了本分…….”

    血腥之后,军队马上撤离这也是朱瞻基最痛恨的一点,做错了也就罢了,可你们做错了居然跑了,真的是该杀啊!

    军队撤离之后,张麟带着一干人等稳住了后续赶来的死者亲眷,这个功劳应该不小。

    他面色凝重,让闫大建也跟着唏嘘不已。

    若是没有那场杀戮,清理已经接近尾声的山东将会迎来一个空前和谐的环境。

    是啊!多好的时机!

    方醒用马鞭轻轻敲打着手心,看看周围聚拢的人,面色渐渐冰冷。

    这些人都是死者的家属,披麻戴孝的有之,哀伤欲绝的有之,而仇恨和戾气却是最多的。

    所有的仇恨都在方醒的身上,至于闫大建,在那些家属的眼中,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

    “拿下他!”

    方醒突然指着张麟喝道。

    闫大建一怔,问道:“兴和伯,这是何故?”

    方醒没搭理他,早有军士过去一脚踢翻张麟,然后反绑了。

    “冤枉!冤枉啊……”

    张麟愕然,接着疯狂的挣扎着,嘶吼着。

    那些死者亲属也气焰一收,觉得眼前这一幕就像是狗咬狗,随即就是舒爽。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张麟,你很好。”

    方醒进了县衙,王贺尖声道:“事发当日,张麟和人饮酒,成国公的麾下闻讯赶来拦截,张麟置之不理,按律,同谋!”

    “伯爷饶命……”

    这是一个侥幸的故事:从被忽悠开始,到后面在安抚中表现的极为出色,张麟的心路历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已经崩溃了,要靠着两名军士的提溜才能站稳。随后被带了进去。

    “敢谋逆,张麟,你死定了!”

    王贺尖利的声音中,无数军士涌了过来,那些死者家属被挤到了一边,原先的气焰荡然无存。

    “登记!”

    王贺大马金刀的站在县衙前,喊道:“所有死者家属都要登记,否则以谋逆论处!”

    “凭什么?”

    一个眼睛通红的妇人抱着个孩子骂道:“我家夫君就死在城外,凭什么!凭什么说我们谋逆?陛下来了也没这个说法!”

    “屠夫!畜生!”

    “魔神!你算是什么魔神?有本事就把我们孤儿寡母都杀了!来啊!你这个畜生!”

    “打死他!”

    “打死凶手!”

    那些家属开始激动起来,然后冲击着军士组成的警戒线。

    这应该是没辙了吧?

    远处有人在看热闹,穿着布衣,眉间却多了得意。

    “狗咬狗了啊!快来看!”

    “打!”

    就在这边聚拢了十余人时,一队军士冲了过来。他们拿着连鞘长刀,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

    人群在撞击着警戒线,有人抓挠,马上被拿下,然后被逼着跪在边上。

    “都别叫!”

    王贺没有被这个阵仗吓住,他厉声道:“他们是白死的,懂不懂?有人怂恿了他们,而你们就是蠢货,兴和伯下来就是弄这事的,你们居然阻拦……这是想让亲人死不瞑目吗?”

    那些家属哪里弄得过军士,一时间被推着往外退。

    一个年轻男子哭声道:“你在糊弄人!是官兵杀的,他们蓄谋已久杀的!”

    王贺气得走过去骂道:“说你们是蠢货还不自知。聪明人都不会大老远往京城跑。为啥?因为不管成败他们都完了,你们作为家眷也完了,明不明白?地方官府会盯着你们,别说什么,科举一途就断绝了,不是一个人,而是家族,蠢货,知不知道,是一个家族。”

    王贺觉得不少读书人真的是够蠢的,被人怂恿几句,就觉得自己是在为天下人代言,舍生取义的悲壮感马上就出来了。

    “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正在笑,笑什么?”

    王贺指着济南方向说道:“在笑这群傻子,笑他们是愣头青,居然听了他们几句怂恿就来了,还敢冲击军阵,来,告诉咱家,谁给他们的胆子去冲击军阵?”

    那些家属有些懵了,闫大建干咳一声,觉得自己出场的机会到了,就前出几步说道:“本官吏部左侍郎闫大建,此次过来就是查探此事。”

    这是文官!

    于是气氛缓和了些。

    就在王贺说话的间隙,闫大建已经打好了腹稿,他从容的道:“冲击军阵,这不管是哪朝哪代都不会允许……”

    “伯爷有令,要口供!当时来了多少人,哪些人是在挑唆,哪些人躲在最后面,都要一一查清,把背后的人揪出来!”

    出来的是林群安,他一身盔甲,威严肃穆。

    “有人在怂恿!”

    王贺乘机说道:“不然谁敢去冲击军阵,你?还是你……”

    他指着谁,谁都马上摇头。

    “所以说了,你们若是想知道自家人是怎么死的,那就老实些,把你们知道的事说出来,兴和伯这边会为你们做主!”

    真的假的?

    那些家属都有些懵了。

    这时方醒出来了,他冷冷的看着乱哄哄的外面。

    人群不由自主的就安静了下来。

    方醒点点头,说道:“张麟交代了,那日你们的亲人途经德平,军队就在后面追赶,想把他们拦下,而张麟却派人把他们带到了一个田庄中躲避……”

    那些家属沉默了,因为张麟已经被带了出来。

    “.…军队搜索不到,于是他们就得意了,等了两日,以为军队走了,就悄然出来……”

    剩下的方醒没说,张麟也不知道。

    既然都拦截住了,为何军队会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