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迪巴拉爵士

第2307章 同时动手

    金陵的盛夏无所不热。

    凌晨,天刚麻麻亮,方醒就被热醒了。

    他满头大汗去外面弄了井水洗澡,然后打个喷嚏,赶紧叫人弄了一大碗面条。

    大清早,大热天吃汤面,吃完自然是一身汗。

    “老爷,阳武侯来了。”

    一见面,薛禄就抽动着鼻子问道:“什么味?”

    方醒打个嗝说道:“面条。”

    “来一碗。”

    薛禄也不见外,两人随后坐下,方醒见他头发斑白,就劝道:“那些事情可以交给西宁侯去做,您何苦自己去奔波呢!”

    “南边的情况复杂,本候也得到下面去亲自看看,不然心中没底,到时候误了大事,那真是临死前给自己找麻烦!”

    薛禄极为豁达,方醒自然不能泼冷水。

    两人商议了一阵,等面条来后,方醒去了门外,因为刘观也来了。

    三人随即就开始商议事情,随后两人一起离开。

    方醒送到了门口,看着他们离去,回身吩咐道:“让陈默来,柳溥……也来吧。”

    那两人也住在这个大宅院里,很快就赶来了。

    方醒看着很轻松,于是两人也跟着轻松了下来。

    坐下后,方醒拎着把蒲扇在扇着,缓缓的道:“北边已经清理干净了。”

    “是啊!”

    陈默不知道方醒说的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就回应了一下。

    方醒继续说道:“北方清理好了,南方在观望,可不能让他们观望太久,否则北方那些士绅就会闹腾起来……”

    什么?

    陈默和柳溥一起惊呼了一声,两人相对一视,柳溥说道:“德华兄,此事……是朝中的意思?”

    方醒微微摇头,柳溥倒吸一口凉气,他再大大咧咧,可也知道这种突然袭击代表着什么。

    而陈默却是喜气洋洋的,他觉得自己能参与其中,那就是皇帝的心腹待遇,以后前途无量啊!

    现在是早上,可温度已经高到让人坐着就流汗的程度。

    方醒扇了几下蒲扇,说道:“消息绝密,陛下甚至都把咱们给计算了进去,你们说说,此事下了多大的决心?”

    柳溥的第一反应让方醒有些失望,他迟疑道:“朝中那些重臣应当不会泄密吧?”

    方醒淡淡的道:“泄不泄密在其次,可谁敢冒险?一旦风声透露出去,你可知是什么结果吗?”

    柳溥想都不用想,说道:“南方大乱。”

    方醒交代了背景,就吩咐道:“柳溥你要多跑跑,去阳武侯那边多看看。”

    柳溥应了,满面通红,显得极为兴奋。

    方醒看向陈默,说道:“你……”

    陈默此刻心中火热,一种参与到某个神秘大事中的感觉让他兴奋异常,就忍不住说道:“兴和伯放心,管他什么士绅官吏,下官保证让他们服服帖帖的。”

    “是啊!你的手段倒是不错。”

    想起陈默的洗澡**,方醒不禁笑了笑,说道:“做大事,首要就是消息灵通,而若论消息,锦衣卫和东厂都比不过那些青皮,陈默……你去和那些青皮攀攀交情。”

    陈默苦着脸答应了,方醒随即就召集了军中大将议事。

    李隆是第一个来的,他现在被闲置了,据说没什么怨言,隔一段时间就写一份请罪反省的奏章,很是知趣。

    第二个来的是宋琥,他本以为李隆被闲置后,自己能乘势而起。可谁曾想皇帝居然派来了薛禄。

    若是旁人宋琥都敢阳奉阴违,经常挤兑一番。

    可那是薛禄啊!

    薛禄第三个到,一进来那双老眼就盯住了李隆,沉声道:“此事重大,事泄的代价可知道吗?”

    李隆还不知道是何事,但方醒既然叫人来召唤自己,那肯定是有戏,所以他正色道:“不管何事,既然隐秘,李某自然会守口如瓶,若是泄密,死无葬身之地。”

    薛禄面色稍霁,勋戚的身后就是家族,最舍不得富贵的就是他们。除非是有人能造反成功,否则他们现在不敢背叛,顶多是阳奉阴违罢了。

    他的目光转向了宋琥,眼中的煞气骤然大盛。

    “西宁侯可想首鼠两端吗?”

    宋琥滑头,并无自家老子宋晟的本事,袭爵后战功了了,才被朱棣弄到了金陵来当看门狗。

    而薛禄却是朱棣家祖孙三代都信重的大将,哪怕爵位一样,可地位却天差地别。

    所以宋琥不敢怠慢,抱拳道:“宋某不敢。”

    “谅你也不敢!”

    薛禄坐下后,对方醒点点头,说道:“薛某托大了,兴和伯主持吧。”

    方醒微微欠身,表示对这位老将的敬意。

    他和李隆等人的交往充满了算计和威胁,而薛禄却无需这些,只凭着自己多年的威信就能让他们俯首帖耳。

    方醒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个人,后来那位养寇自重的李成梁,然后就笑了。

    这是哪跟哪啊!

    他在微笑,很自然的微笑,于是对他抱着警惕的李隆和宋琥也放松了些。

    “各地卫所可都通知到了吗?”

    “已经通知到了,同时动手,只是谁监督?”

    “锦衣卫和东厂的人。”

    “那就好。”

    方醒和薛禄的问答让李隆和宋琥有些发蒙,心中渐渐发寒。

    各地卫所……

    这是要对哪里动手?

    方醒的目光转动,渐渐变冷。

    “陛下旨意!”

    唰!

    三人马上起来,门外进来了东厂在南方的大头目李敬。

    李敬拿着圣旨,放低了些声音,“.…南北一体,北方初安,时机已至……”

    “.…南方田亩多有不法投献,致生民多艰,朕实痛之……令兴和伯方醒……”

    “阳武侯薛禄……”

    “.…即刻清理南方田地,还乾坤朗朗……”

    旨意念完了,李敬见方醒一直在盯着李隆和宋琥,心中一惊,生怕自己栽在这莫测的局势中,就笑道:“咱家一直想来恭贺水师大捷,只是事多。能击败泰西联军,我大明兵锋所向无敌,区区士绅,不过是顷刻覆灭……”

    李隆和宋琥也附和了几句。

    方醒想起这两人上次的态度,不禁觉得权利诱人,皇权依旧能压制勋戚。

    “士绅中有不少忠君爱国之辈,要把他们区分开,要大力的宣扬他们的高风亮节,要告诉整个南方,那些偷窃国财的士绅只是少数,明白吗?”

    这是要内部分化!

    方醒在出发前就和朱瞻基商议了很久,此刻整个大局都在脑海中一一翻动。

    “那些士绅把控乡里,勾结官吏,犹如跗骨之蛆,所以不动手则以,一旦动手,必须要在整个南方同时开始,要用雷霆之势……”

    在座的都是武将武勋,李隆数次参加北征,而宋琥也算是家学渊博,自然都知道杀伐果断的道理。

    方醒的目光幽深,右手并指如刀挥下去,“敢于武力反抗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