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争雄 丰玄机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擒下杜伏威

    罗昭云悄无声息接近,直接出手,长枪如龙,杀气腾腾,罩住了杜伏威的右侧胸口,速度、力量都捏拿得刚刚好。

    但杜伏威也是一位武艺超群的高手,闻风识劲,以及危险的察觉,手持挥刀立即侧身拦挡,同时避开枪锋的刺路。

    “当!”

    寒铁银枪与厚重朴刀磕碰,发出清脆刺耳的响声。

    杜伏威只觉得虎口有些刺痛,愣了一下,没想到这罗昭云的出枪一击,竟然有如此威力。

    早有听闻,罗昭云的武功已经超脱于世俗,与古武宗门那些江湖一流高手相媲美,杜伏威还有些不信,这一交锋,就感觉到无比的压力。

    杜伏威的武学境界处于抱丹归元层次,超越了世俗中懂暗劲、化劲的猛将武夫,那是因为幼年曾经得到过绿林人士武学高手的点播,传了一段呼吸之法,配合拳术,三十多年的习练,才有今日成就。

    但这个境界,比罗昭云却要低了一筹,这是杜伏威有些难以接受的地方。

    罗昭云这一身功夫,除了罗家枪家传之学外,还跟沈光、虬髯客学过一些武艺,又接触过鬼谷秘法和剑术,加上勤学苦练,比杜伏威的奇遇多,能够超过他,也并不奇怪。

    “当当当”

    罗昭云长枪在手,有一种纵横无敌之感。

    一枪又一枪刺得杜伏威手忙脚乱,不断挥刀抵挡,严密防御,根本无法抽身组织还击。

    杜伏威很清楚,只要能够拿下罗昭云,砍伤这个北方朝廷的皇帝,天下瞬间还会大乱,甚至改朝换代的,影响深远。

    但杜伏威使尽全力,一刀刀劈出,内息激荡,却感觉越来越疲倦,仿佛身陷泥潭,有一种被困住陷落的错觉。

    “反贼,还不下马,束手就擒?”

    罗昭云长枪施展得越来越精妙,不论是力量,还是枪术招数,都无可挑剔,刺出的速度极快,嗤嗤嗤一阵破空声音,刺裂了空气。

    “罗昭云你自称仁义之君,大华却为何要苦苦相逼,引起战乱,苦了百姓?”杜伏威愤怒反问。

    “哼,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罗昭云轻哼了一声,又大声喝道:“江东割据,苦的是百姓,只有朝廷统一了,推行新政,百姓才有活路,大华军队南下,是为了解黎民倒悬之苦,你这武夫,懂得什么!”罗昭云长枪使得更快,逼得杜伏威左支右拙,险象环生。

    “刺啦!”

    衣甲被刺破了一道口子,杜伏威左臂挂彩出血了。

    “杜将军先走!”阚凌这时候负伤来救,策马冲撞,加入战团,为杜伏威挡枪。

    罗昭云的武艺,超出阚凌太多,三招之内,一枪扎入了阚凌的右胸位置,将之挑下马背去,生死不知。

    “阚凌!”杜伏威双眼发红,大怒咆哮,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不再上前跟罗昭云交锋,而是趁此机会拨马掉头,策骑猛蹿十多米,想要突围逃走。

    就在这时。

    一道寒光剑芒闪过,杜伏威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身影从侧面的马背飞掠而过,随着的剑芒,直接擦中了他的右臂手腕,手中的刀脱落,而且那人凌空回旋一脚,直接将杜伏威给踢下马来。

    杜伏威感到吃惊,捂着受伤的手腕,在地上滚了几圈,就被附近的大华将士持矛围在那里,二十多个矛锋对准了他的身子,只要反抗,就会给刺出几十个窟窿。

    他意识到,自己被俘虏了。

    罗昭云持枪策骑过来,看着女扮男装、一身戎甲的青霜,淡淡一笑,她的武艺似乎已经超出了自己一筹了,几乎可以跟补天宗的叶珺瑶打个平手了。

    这两年来,罗昭云除了南征北战,还有在宫内批阅奏折,心装天下,平衡朝堂势力,打击门阀垄断,处理勾心斗角的事,导致心境受到影响,武道之心不够纯粹,所以,难有大进步了,甚至功夫在一点点退步迹象。

    不过,罗昭云也并不在意,治理天下,不是靠武力值,也不是靠颜值,而是要靠智慧,魄力,手腕,知识储备等等,他已经不奢求成为什么剑圣,浪迹天涯,或是当个武林盟主啥的,那些离着自己很遥远了。

    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圣明的君主,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顾青霜这次不放心罗昭云的安危,做了贴身护卫,晚上睡觉也在跟前保护,贴身相伴,形影不离。

    上了战场,自然也是时刻不离罗昭云身边,若是有冷箭射来,她会第一时间拦挡。

    罗昭云朝着顾青霜点头示意之后,对着身后将领大声吩咐道:“传令下去,贼首杜伏威已被擒拿,让江淮军放下武器!”

    “遵命!”有将佐、虞侯官开始传令,散播消息。

    周围的大华将士开始大喊着,贼首杜伏威被擒拿,江淮军立即投降,宽大处理,不做追究的口号,来瓦解江淮军的抵抗。

    果不其然,这种效果很好,江淮军很快抵抗的人越来越少,大多放下了兵器,不再厮杀了。

    只有远处的士兵,暂时还没有得到消息,在外围激烈地砍杀着,里层反而安静许多,没有了打斗。

    “整军,控制现场,收押俘虏!”罗昭云再次下令,内层的军队行动起来,把江淮降军聚集在一起,然后押送出去。

    一盏茶的工夫,外围的战斗也趋近尾声,消息传开,更多的江淮军不再抵抗了。

    杜伏威被捆绑起来,推到了罗昭云的坐骑前,一身狼狈,负伤带血。

    “跪下!”押送侍卫踢了杜伏威的内膝处,后者双腿一软,被侍卫强按着跪在地上。

    杜伏威挣扎记下,没有起得身,然后抬头看着罗昭云,虽有一些不甘和愤怒,但成王败寇,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只能听从发落,任其斩杀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昭云淡淡地看着江淮枭雄杜伏威,犹豫了一下,要砍杀很容易,一刀下去,人首分离,但历阳郡还有江东几个郡,如辅公拓、李子通等势力,还需要继续征讨、鏖战,费事费力。若是能通过此人,招降江东残余势力,不战而屈人之兵,收下江南之地,那是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