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大妖王 我老公

第175章 八戒奸诈坑沙僧 悟空离去木吒出

    却说沙僧的反常举动先是让孙悟空一乐,没想沙僧竟然会奔白龙马而去,待白龙马嗖嗖跑得没影,其又去翻唐僧的包袱,不由便让暗处观察的几人都面色古怪起来。

    这次却是六道第一个想通过来,几乎是瞬间便想明白事情的原委。紧接着石岳太阴和孙悟空也都很快想通过来,这沙僧在这里估计是真饿疯了,而且也已经猜到唐僧的身份,遂才没有对猪八戒下死手,更没敢去招惹唐僧,只想着找吃的。

    观音同样静静的观察着下边的一切,首先诡异的就是那一堆的森白人头骨,这让他不由便想到了高老庄一幕。双目一眯,便开始搜索孙悟空的踪迹,因为她清楚记得高老庄时的此景就是孙悟空所为。

    但同时观音却也清楚,孙悟空在心里对她有怨气,从天庭伐花果山的算计开始她就知道,跟孙悟空之间会有因果,所以她才会刻意要给孙悟空戴个紧箍咒。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这份因果却已不仅仅是她观音和孙悟空,却是已被花果山三兄弟一起接下,当然也包括太阴,甚至目前还屁不懂的小猴子,却不知她早已是捅了马蜂窝。

    可说已经不仅仅是她观音和孙悟空的因果,再加上那五行山下的五百年,如今已成了佛门与花果山的大因果,却是终也要走过一场。

    不过以她南海观音的神通法力,此时却也不惧,在她的意识里花果山此时也莫过一位黑莲仙子而已。此番情景自亦如那留云下院一般,是孙悟空在暗地里报复她,只是她根本就不在意,此时遂就想要隐身暗处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但听猪八戒一声大喝,那九齿钉耙瞬间便打到沙僧的背上,一声剧痛的吼叫发出,沙僧的身子也直向前飞去,结果落地便直接一口血喷出,背部更有九条血痕,鲜血直流。

    猪八戒嘿嘿一声笑,九齿钉耙瞬间又飞入他手中,叫道:“妖怪!再来!敢将俺老猪的蛋儿踢碎,算你有种。除了那臭,我老猪的大师兄,还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做。”

    观音瞬间便听得眸光一闪,不由闪过一丝古怪,同时想起当初孙悟空将猪八戒蛋蛋踢碎的一幕,没想竟然传到了流沙河,而且连那原来的卷帘大将都会了。

    于是观音眸光闪动间,很快便就推算出了是怎么回事,肯定是那浑人马广泰学去了孙悟空那一脚,先用在了卷帘大将的身上,结果那卷帘大将不知怎的又报复了回来。

    然后便如小白龙一般,再一想到往后的情景,不由更感古怪,那往后一路的妖怪只是奈何此时却未有发现孙悟空的身影,遂便决定先不现身,看看那孙悟空又想搞什么鬼。

    而尤其更古怪的是,那小白龙竟然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态度,唐僧也是不管不问,就一点不怕被那卷帘大将吃掉吗?观音只觉处处都透着古怪。

    却见这时沙僧抹把嘴角的血,自也知自己不是那猪妖对手,顶多撑五十个回合就会出现败象,尤其在想到眼前的猪妖是跟取经人而来的情况下,遂通红的眸子一闪,便粗声道:“我非是什么妖怪,只是我实饥饿难耐,倒是你这猪妖,也忒的阴损!竟对我使那般黑脚。”

    沙僧似乎太久没说过话的原因,嗓子有些沙哑,还显得很粗,只是其那通红的眸子,却让人看不出其在想什么。

    猪八戒则小眼珠一转,抓着九齿钉耙就向其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问道:“你可是在找吃食?”

    “嗯。”

    沙僧粗声点下头。

    “那你不早说?过来!”

    猪八戒摆下手,便甩啦甩啦向着唐僧的包袱走去,同时两个小眼珠却是转动不停。

    沙僧明显犹豫了一下,但紧接着还是走了过去,只是通红的眸子却不离开猪八戒的身影。然后便见猪八戒从包袱里拿出两个硕大的桃子,却也是仅剩的吃食,随手便向着沙僧抛去。

    沙僧瞬间眸光大亮,接在手里便直接往嘴里一抛,整个都吞了下去。

    所谓的腹饥却是因为观音给其身体下的禁制,就非得食些含有灵气的东西才行,不然那饥饿的感觉就会让其想要发疯。这也正是流整个沙河岸八百里都寸草不生,没有任何植物的原因,因为连草根却是都已被其吃干净,于是五百年常年累月下,此时连只老鼠都不敢再靠近流沙河。

    猪八戒嘿嘿一声,眼珠再次一转道:“你这妖怪,可有办法渡得这河?”

    知道观音菩萨会过来,猪八戒自是再不敢打解散的注意,干脆便趁此机会抢点功劳。

    而沙僧见猪八戒逐渐和气下来,似乎也去了防霉之心,闻听遂粗声道:“我自有办法过河,只是你等,可是那取经之人?”

    猪八戒嘿一声,顿时眼珠一转道:“你怎的知道?”

    沙僧粗声道:“因为我本是被观音菩萨点化,在这里等待取经人,要我与他做个徒弟。”

    猪八戒闻听,小眼珠又再次一转问道:“那般多的人头,莫非都是你平时吃的?”

    嘿嘿,师傅啊师傅,看到没?这可不是只有我老猪吃人,竟然还那般大惊小怪的。

    而天上隐身的观音却是瞬间便忍不住一皱眉,向猪八戒看去一眼。

    沙僧又如何能想通这里边的道道,遂便点头道:“往日里我便在此以吃人为生,只是最近几十年,我也不记得多久了,总之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猪八戒顿时一声放肆的哈哈大笑,忽就一屁股坐地上,摆手道:“来来,咱哥俩好好聊聊,让我老猪给你说道说道。”

    瞬间小白龙的马脑袋便高高抬起,目不转睛的看向两人,却是因为两人的距离又在越来越近。

    如此果然,仅不过顷刻,就在两人接近到一步远之时,结果两人便同时出手,猪八戒的九齿钉耙顶在沙僧的裤裆,沙僧的大脚也踢在了猪八戒的裤裆。

    但见两人同时偷袭得逞,瞬间猪八戒就又是“噢”的一嗓子,双手捂着裤裆就直直向后倒去。而沙僧明显出脚快了一些,让猪八使的戒劲断了些,结果竟只是捂着裤裆蹦两下,然后嗖的一下就窜进了流沙河。

    然后仅顷刻,沙僧却又突然从水中窜出,猪八戒也已恢复过来,不由抓住九齿钉耙就大怒道:“你这妖怪,怎的偷袭俺老猪!有种你上来!”

    沙僧哼一声道:“有种你下来!我本为观音菩萨点化的取经人弟子,既然你是跟取经人而来,为何还要那般打我?”

    猪八戒呲牙道:“我老猪亦是取经人弟子,我师傅就是那取经人,你且上来拜见了!”

    沙僧哼道:“我才不上去,你有种下来!”

    猪八戒:“你有种上来!”

    沙僧:“你有种下来!”

    石岳不由眸闪笑意,没想竟还会出现这样一幕,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孙悟空却是忽然便从一旁闪现,嘿声道:“你二人都莫要吵了!且等那观音到来再说。”

    沙僧闷声道:“你是何人?怎知观音菩萨会过来?”

    孙悟空嘿笑道:“我是何人你一会便知,你既为观音菩萨点化,她自是会过来一番,且等下去即可。”

    瞬间隐身天际的观音便不由眸光一闪,似乎抓住点什么,那妖猴怎知我要过来?眸光闪烁间,心中遂便有了注意,这次我偏不现身,待看还会发生什么?

    结果就是沙僧跟猪八戒两人怒目对视,一个河里,一个岸上,孙悟空无事可做,遂往直前小白龙躲藏的石头上一躺,翘起二郎腿。

    白龙马见此情景,晃晃马脑袋,却也不过去,一会还有两位菩萨大神的斗法,还是躲远点的安全。

    如此转眼便果半个时辰,眼看天色就要黑时,唐僧也终于超度完毕,此时再看那堆砌如山的累累骷髅头,却是就再没了之前的阴冷气息。

    唐僧忽向孙悟空道:“悟空,如今却是为何?”

    孙悟空不由挠挠头道:“不知怎的那观音竟还没过来,看来却要俺老孙去请她方行。这菩萨可也真是麻烦,架子也忒大,自己的活不来,还非得要俺老孙去请。那师傅你且先稍等,俺老孙便且去请她一请。”

    话音落下,孙悟空也瞬间纵身直冲天际,紧接着一闪身便就没了踪影。

    瞬间流沙河岸便安静下来,观音不来来给沙僧“受劫”,或者说是给沙僧的禁制解了,沙僧却是也离不得流沙河。而沙僧若是不能离开流沙河,自也不会送唐僧过河,可谓本就是观音挖好的一个坑,到了这里你就是不跳也不行。

    只是纵观音也想不到的是,在她挖好的坑里,此时却又多了一个坑。

    但见孙悟空离去,观音不由眸光闪烁一会,忽就心念一动,闪身变成徒弟木吒的模样,意思倒也简单,如今知道其徒弟木吒身陨的却就只有那凶手一人,待却要看看是否会有何异常发生。

    而就在其现身天际的同时,悠悠的声音也紧接而起道:“唐玄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