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大妖王 我老公

第473章 心怀慈悲唐僧恨 南极仙翁入劫来

    可谓数月的宿雨餐风,千里无人烟,让唐僧也经历了更多的风霜,蓦然见得一城,自是连猪八戒沙僧都不禁喜出望外起来。

    唐僧依旧是一贯的问话道:“悟空,你看那厢是甚么所在?”

    如此一路寂静,倒还真让石岳有些不习惯,同时自也知道肯定正被诸方仙佛关注着,所以除了恶搞的哪吒穿着外,也只能不动声色的扮演着孙悟空,不出一丝马脚。

    而路上石岳倒也想取消与猪八戒沙僧两人的约定,奈何两人习惯下来,连三坛海会大神都能穿的衣服,自己又为何不能穿?那大自在天菩萨不也是穿了一条虎皮裙,涂了一身的泥巴吗?看在大师兄无比有力的“条件”下,两人自说什么也不愿意脱了。

    同样让石岳不习惯的还有,观音竟然也好像消失了一般,却不知何时又会再现身。

    闻听唐僧问话,石岳便也学着孙悟空说话的方式道:“到得跟前自知,若是西邸王位,须要倒换关文;若是府州县,且径过即可。”

    当然石岳还是更习惯自己后世的说话方式,只不过如今重生千年,已经很少再用曾经的语气,说话也并非完全像孙悟空一般文绉绉的。

    说话间很快便到得城门之外,许久不见人烟,一行都不由觉得很是亲切,进城也没有阻拦,只见街上行人并不是很多,一个老军正在向阳墙下偎风而睡。

    几人也只好继续前行,街上的行人依旧是稍显稀疏,表面看倒也算是繁华气概,河清海晏的一片景象,但却又明显感觉到一股隐隐的冷意,究竟何来?

    然后不多久,唐僧便终于注意到了不协调的一幕。

    只见家家门口竟都有着一个鹅笼,最关键的是,每个鹅笼内竟还都有一个小孩儿!全是男身,有的坐在笼中顽耍,有的坐在里边啼哭,有的吃果子,有的或睡坐,也无人搭理。

    瞬间唐僧便皱起了眉头,举目远眺,却见远处也正有着数不尽的鹅笼,心中不由更疑。

    石岳则是不动声色,不想猪八戒沙僧两个红裤头红肚兜的货也都不言语,只是眼珠子四处观看,一身另类的穿着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

    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西游吗?石岳心中倒真想让两人换回原来的装束,如此却不知又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想纵是观音看到都会忍不住呆一下吧。

    石岳若有所思,然后走没多久,便忽见街边一衙门,上书金亭馆驿。

    完全是老套路,石岳自知道唐僧肯定会提议进去歇脚询问一下,由此更不由想到,难道这所谓的“引路人”会是那南极仙翁本人?

    石岳自是清楚记得唐僧一路西行而来,所有该经历的劫难几乎都是逃无可逃,总有那么一个引子,一步步将其引到原定的轨迹中!

    只是这里石岳并不打算有任何干扰,当然也自不是绝对的,一切都是见机行事,静观其变。

    果然唐僧见到馆驿立刻便提议道:“徒弟,我们且进这驿里去,一则问他地方,二则撒喂马匹,三则天晚投宿。”

    显然唐僧已忘了自己的坐骑也是仙人之流的白龙马,可谓餐风饮露之辈,又哪里需要什么喂马!而且无形中改变的似乎也有些接受被观音强塞进来的猪八戒沙僧两个吃人徒弟了,不然就不会喊“徒弟”,而是悟空了。

    沙僧闻听,也是莫名一喜,立刻双手合掌道:“正是,正是,且快进去。”

    四人欣然而入,迎头就是两个红裤头红肚兜的大汉,两个货似乎还很享受使人震惊的感觉,只见一官人明显长大嘴巴愣怔片刻,才赶忙跑去报与驿丞。

    然后不多时一名身着官服之人便亲自出来将四人迎入内,各各相见,石岳也不由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叙坐定,驿丞睁着浑浊的两眼首先问道:“不知长老自何方来?”

    唐僧启手道:“贫僧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今到贵处,有关文理当照验,权借高衙一歇。”

    驿丞微点头,赶忙命人看茶,同时命当直的安排管待,只是两名侍应看到猪八戒沙僧两人的穿着,明显都震惊的有些合不拢嘴,半天才有反应。

    最关键是沙僧红裤头下那一大撮红毛内,竟还有个东西甩啦甩啦,几乎就要露出来,如此一幕自是同样将驿丞给雷的里嫩外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却也多亏是两个货都长得跟妖怪一般,事实上也就是妖怪,所以在街上才无人敢围观,让唐僧都不禁有种想躲着两人走的冲动,阿弥陀佛!贫僧真不认识他们。

    只是奈何两人似乎是恶心人恶心上了瘾,除非是唐僧念紧箍咒,不然猪八戒估计是不会脱的了。

    待看上茶,唐僧便立刻忍不住向驿丞询问:“贫僧有一件不明之事请教,烦为指示。贵处养孩儿,不知怎生看待。”

    石岳也是时刻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驿丞的神色变化,想要从中看出些端倪。

    只见驿丞却是微叹一口气,道:“天无二日,人无二理。养育孩童,父精母血,怀胎十月,待时而生,生下侞哺三年,渐成体相,岂有不知之理!”

    怀胎十月!

    瞬间石岳心中便不由一动,而唐僧神情明显也是一僵,不禁刹那间的迷茫。

    石岳却清楚在其心里其却是怀胎三月而生的!所谓:“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早已牢牢的刻在其唐玄奘的心里,但不知此时其又会如何感想?

    只因金蝉转世,所以便三月而生?或是来日亲自去问一下母亲?却不知其母早已因其而自尽身亡!待时其又当何以承受?只怕也唯有成魔。

    石岳同样细细观察着唐僧的目光变化,但只见迷茫一闪而逝,让石岳也不禁无所猜测。

    启手一礼,唐僧又道:“据尊言与敝邦无异,但贫僧进城时,见街坊人家,各设一鹅笼,都藏小儿在内。此事不明,故敢动问。”

    驿丞微摇摇头,再次轻叹一口气,干脆附耳低言道:“长老莫管他,莫问他,也莫理他、说他。请安置,明早走路。”

    只是其说出怀胎十月,石岳就只能对其另眼相看了,自绝不相信什么偶然的巧合,一切的偶然都只不过是各种因素下的一种必然!

    也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准备在唐僧心中埋下一个种子,一个怀胎十月的种子,是在坏观音如来好事,几乎可说是跟自己一路,但也不是绝对,因为每个人似乎都有这样幸灾乐祸暗下黑手的可能。

    而唐僧闻言,也更觉不对,勿论如何也要驿丞说个明白。

    不得已,驿丞也只能继续悄悄而言道:“适所问鹅笼之事,乃是当今国主无道之事,你只管问他怎的!”

    唐僧启手道:“何为无道?必见教明白,我方得放心。”

    驿丞摇头道:“长老有所不知,此国原是比丘国,近有民谣,改作小子城。三年前,有一老人打扮做道人模样,携一小女子,年方一十六岁,其女形容娇俊,貌若观音……”

    石岳差点忍不住咳出声,猪八戒沙僧两人也是听得眼睛大亮,还貌若观音,你一小小驿丞竟能知道如此详细,好似见过观音一般!更有胆拿观音比喻貌美,还年方一十六岁!

    自然也只有石岳能注意到如此细微之处,只见果然唐僧立刻便启手默念一声阿弥陀佛,同时喊一声罪过。

    驿丞似乎完全无所觉道:“被进贡与当今,陛下爱其色美,宠幸在宫,号为美后。近来把三宫娘娘,六院妃子,全无正眼相觑,不分昼夜,贪欢不已。”

    石岳不得不在心中感叹一声,还真是好胆,如此比喻南海观音,在佛门绝对算得上是亵渎了。

    驿丞继续道:“如今弄得精神瘦倦,身体羸弱,饮食少进,命在须臾。太医院检尽良方,不能疗治。那进女子的道人,受我主诰封,称为国丈。国丈有海外秘方,甚能延寿,前者去十洲、三岛,采将药来,俱已完备。”

    “但只是药引子利害,单用着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煎汤服药,服后有千年不老之功。这些鹅笼里的小儿,俱是选就的,养在里面。家人父母,惧怕王法,俱不敢啼哭,遂传播谣言,叫做小儿城。此非无道而何?长老明早到朝,只去倒换关文,不得言及此事。”

    石岳下意识便就是眼睛一眯,只因为对方一个小小驿丞知道的也太清楚了,竟然连仙人界的十洲三岛都能说出来!

    至此石岳自是已经肯定,这是有人在浑水摸鱼!而且必不是南极仙翁!因为当初唐僧出世便可说有其一份,此时在唐僧心中埋下一个揭破其真正身份的种子,却是对其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只见驿丞说罢便直接怞身而退。

    而唐僧则是听得全身颤抖,更忍不住仰头泪流满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