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大妖王 我老公

第483章 在劫难逃南极翁 好个聪慧的妖猴

    只是紧接着石岳一句话,也让南极仙翁笑呵呵的一张脸瞬间绿了。

    “八戒!且将那妖怪尸体带上,我沙门讲究因果,既那妖怪残害那般多小儿性命,今日我等便也且将其分而食之!所谓恶有恶报吧。”

    南极仙翁脸上的笑容瞬间一僵。

    猪八戒沙僧两人同时眼睛大亮,沙僧情不自禁装老实人的阿弥陀佛一声。

    却纵是木吒闻听都不由眸光一亮,红孩儿同样是眼睛微亮。

    一位真正妖王的身体,却是绝对可敌过许多难得的灵丹妙药了!关键是还有个正义的借口,所谓恶有恶报!菩萨若不阻止,自然是可以的,谁下界不寻些血食尝尝?

    尤其还是一大妖王的身体!木吒本为人类修炼得道,或许无法接受吃人,但吃妖怪的肉却是绝不介意的。而对于红孩儿猪八戒沙僧三人来说则更不同,自知道一个妖的身体绝对比普通人强上无数倍。

    猪八戒答应一声,直接喜滋滋的抗上白鹿精尸体,一众人便向比丘国飞去。可说所有人都是兴高采烈,惟有南极仙翁不知如何个心情,这坐骑逃也就逃了,不想竟还要被人吃掉本体,而且还是在其眼前。

    至于唐僧,自是被石岳像孙悟空一样,简单的藏在了自己耳朵里,并设下一禁,尽量不被打扰。

    返回比丘国时,老国王依旧是不知所以,唐僧被剖腹的“尸体”也同样在那里,自是给观音,给南极仙翁两人看的,最好是让两人间结下因果才好!

    取经人是你的坐骑所害,就是你的坐骑,就是你的坐骑!石岳相信,若是观音心情不好,绝对可以以此为借口,将南极仙翁修理一顿,当然两人究竟谁更修为高深,此时却还不知。

    并且若是往常的话,以观音的大智大慧,自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不过微微一笑而过。但此时的观音,尤其无量大劫之下,却真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了,毕竟女人的心思总是让人难以猜度的,就是神仙也一样。

    木吒二太子则大义凌然的向凡人比丘国王解释,看到没?那只白鹿就是你原先的国丈!据说其似乎还有一个儿子,也正是你原先的美后……

    结果比丘国王也当场脸就绿了,儿子?美后?被自己宠幸了三年之久的美后,竟然是只白鹿?还是只公的!

    高傲的木吒尊者显然不是一点的迟钝,可谓丢人都丢到了观音身上,自正是石岳和猪八戒沙僧“小声”说时被其不小心听到的:白鹿精还有一个儿子,正是那位驿丞所说的,貌若观音的比丘国王美后,不知道如今逃到哪里去了。

    猪八戒立刻嘿嘿嘿嘿,这弼马温可真够损的,要是观音在这儿就好了,念他个千八百遍的咒儿。

    沙僧双手合掌:阿弥陀佛!

    红孩儿看众人表情不一,挠挠脑袋,紧接着也眼睛大亮,这孙悟空,真是太能坑人了!不行,我得想办法告诉他一声,观音也在这里。

    红孩儿自是负责烧烤,一般的凡火当然是无法动白鹿精本体分毫,其能口吐三味真火,自可谓无物不烧。

    南极仙翁则细细的观察起现场,而这时唐僧“尸体”自也是露了馅,“孙悟空”便只好嘻哈解释一下,师傅是被吓坏了,此时正在老孙耳中睡觉,且让他好生休息一下回回魂。

    于是一顿烧烤白鹿精的大餐就这样开始,比丘国王当然也要设大宴,看到没?那个大肉头脑袋的老头就是神仙,真正的神仙!你原本国丈白鹿精的主人,想长生还得去求那老头。

    结果排座次时自然就成了南极仙翁首席,木吒尊者代表南海观音大士,自然要占据次席,然后才是国王,依次孙悟空,红孩儿,猪八戒,沙僧。

    而最诡异的是,当烤全“鹿”上桌时,脑袋却是对着南极仙翁的!结果老家伙脸上的表情瞬间便精彩到了极点,瞪着眼前白鹿精的脑袋,直仿佛傻了一般。

    堂堂的一方仙尊,叫你这老货装!也不学学人家老君的太上不要脸,该闪人时直接就闪人,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隐身未出的观音见此一幕,同样不由清眸微闪,更忍不住四处扫一眼,自只有自自己知道,想要寻找的自正是花果山另一妖猴石岳,而也正因此才一直未出。

    只是这一次石岳却可发誓,绝对不是自己搞得鬼!而且也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被观音盯上。

    然后猪八戒沙僧,木吒红孩儿,四人一人一条腿,眨眼便就是一扫而空,当着南极仙翁的面,将其坐骑给吃掉了!尤其是猪八戒,吃起来完全是不抬头的,并且连骨头都不吐。

    老国王直接看得傻眼,这时四个货也都终于知道了白鹿精的恐怖,其妖体内所蕴含的灵力实在不是一般的庞大,结果四人吃起来自都不由到了忘我的地步,根本就止不住!

    而待吃完才发现,不仅老肉头南极仙翁未动,“孙悟空”同样未动,竟只捡一些凡间的普通瓜果食用。

    红孩儿不由最先感到过意不去,大眼睛转转,忽问道:“孙悟空,如此美味,你为何不吃?”

    石岳学着孙悟空嘿嘿一声,道:“老孙如今是观音菩萨弟子,自早已戒了这荤腥,是吃素的,嘿嘿!老孙吃素,而且更早已立誓,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欲,不嗔恚,不邪见。如何能辜负观音菩萨之教化?圣婴老弟且尽管享用便是,老孙绝不向观音菩萨告状。”

    立时红孩儿便撇起小嘴,哼一声,忽伸过头来小声道:“孙悟空,你太无耻了!不过我喜欢,问问你,你能不能想办法,将我从观音那女人那里救出来?”

    石岳心中立时忍不住暗“靠”一声,你当这耳语观音就听不到了啊!什么时候才能有些长进,可怜的娃!遂眼珠转转,也不做声,倒是比丘国王终于坐不住了。

    但见其眼看几人都已吃完,猛一咬牙,便忽起身跪拜于南极仙翁身前,不由老泪纵横,但求祛病延年之法。

    明显南极仙翁依旧有些不在状态,不知正心算何事,眉头隐隐皱起,闻听但只是呵呵一笑,便道:“我因寻鹿,未带丹药。本欲传你修养之方,又见你又筋衰神败,不能还丹。我这衣袖中,只有三个枣儿,是与东华帝君献茶的,我未曾吃,今送你罢。”

    瞬间比丘国王便大喜,哪管什么东华帝君不帝君,颤抖着双手接过,便直接吞入腹中,然后紧接便清楚感觉到身清病退,不由叩拜不止。只有石岳不由心中微动,原来南极仙翁竟然跟东华帝君还有交情。

    其他人则都不由听得眼睛微亮,猪八戒最先忍不住,小眼珠转转,忙道:“老寿,有火枣,送我老猪几个吃吃。”

    虽说南极仙翁在法力修为上名不见经传,但年岁上却是真正的一个老家伙,平时又被称之为南极寿星,甚至比燃灯还要老,真正跟太上老君一个层面的人物。

    南极仙翁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听猪八戒也要,遂便呵呵笑道:“未曾带得,待改日我送你几斤。”

    就在这时,石岳却忽然眸光一闪,张口道:“敢问老寿星,那白鹿既是你之坐骑,如何便到得此间为害?”

    完全就是很随意,很正常的一个问题,但关键却在于答案上。

    只见南极仙翁同样不在意,呵呵笑道:“前者,东华帝君过我荒山,我留坐着棋,一局未终,这孽畜走了。及客去寻他不见,我因屈指询算,知他走在此处,特来寻他,不想……唉!”

    “哦?”

    石岳再道:“但不知老寿星荒山位于何地?待空闲时,我等也好前去做客,寻些枣儿吃。”

    瞬间所有人眼睛同时大亮,自谁也未发现,石岳想问的其实就只是南极仙翁道场在何处。

    这时明显南极仙翁似乎也感觉到些什么,但只是表面并看不出异常,遂也只能随着话题笑呵呵答道:“我那荒山,位于昆仑之境,各位若去,自是欢迎。不过有一事,却不妨告诉大圣一声,我观这比丘国一事,似有蹊跷,最近我亦闻得一人出世,号火龙菩萨,行事颇为古怪,只怕是与其有些关联,还请大圣往后千万小心。”

    火龙菩萨!

    立时猪八戒和沙僧两人同时眼睛一动,那可是一位神奇的菩萨!阿弥陀佛!我辈楷模!

    石岳更是忍不住眼睛微不可察一眯,好你个老家伙!倒挺会推脱诬赖的,老子得罪你了还是怎的?

    与此同时,观音同样是清眸微眯,淡淡的平静双眸从南极仙翁身上一扫,立时南极仙翁也不由有所觉,只觉心中莫名一跳,好似被哪个隐藏暗处的大神通者盯上了一般。

    木吒跟红孩儿两人则显然对火龙菩萨了解不多,不由一脸茫然。

    接着“孙悟空”亦是嘿嘿一声,忽再次道:“如此老寿心意,老孙记下了,定会告与那过去佛燃灯佛祖,要多多管教座下弟子火龙菩萨。”

    老孙一定会告你状的!竟敢黑燃灯古佛的座下,当初圣人都被其拍了一板砖,倒看你这老货到底怕不怕这无量大劫下的因果!竟敢诬赖老子!

    结果南极仙翁一听,立时再次不由面色一僵,这一刻才发现,自己似乎掉进了某个人的陷阱里!不想竟是步步失措步步坑,怎会这般?立时便不由一阵掐指急算,好个聪慧的妖猴。

    而这时石岳却还未完,忽又看向一旁不明所以,神清气爽的老国王,一拱手笑道:“还当要恭喜国王陛下了,不想你食数千小儿心肝未得病愈,如今却有缘得南极老寿星神仙相助,得享长生,端是神仙好造化,恭喜!恭喜!”

    沙僧眼珠子瞬间瞪大。

    猪八戒小眼睛也咕噜噜转动不停,这弼马温,实在太能阴人了,你早说这肉头老儿还能给那比丘国王长生的枣儿吃?这下,呵呵呵呵!为何我老猪就不曾想到这般明显的问题?不行,一定要黑这肉头老儿一把,多讹些枣儿吃吃。

    红孩儿同样是听得眼睛发亮。

    木吒目光闪烁,也是不由第一次发现,“孙悟空”言辞竟是如此犀利。

    而南极仙翁则眸光逐渐变得平静而凌厉,淡淡的落在石岳化身的孙悟空身上,微微一笑,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泼猴。”

    大脑袋轻点两下,也不再解释,但听天际再次鸾鹤声鸣,瑞云隐现,其身影也忽然拄着蟠龙拐升起,顷刻驾白鹤踏云而去。

    这算是结下因果了?石岳不动声色,双眸幽幽一闪,而这时六道却出现在了一片幽暗的混沌之地,四周更无其他人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