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大妖王 我老公

第485章 第四九〇章 河图洛书轩辕剑 因果沾身劫难逃

    幽暗的混沌之地内,六道依旧不知道石碑的出现已经波及三界,只感觉其力量可谓毁天灭地,就连幽暗的混沌之地都不由地面崩裂,一阵的山摇地动。

    究竟是何物?瞬间六道的眸光也不由变得炙热起来,却从未听闻,哪怕从石岳口中听说过石碑状的法宝。

    而更准确的说,其似乎又不像是一座石碑,反而更像是一卷画轴,只不过看的角度不同,又为幽黑之色,所以才感觉像是一座石碑,此时正从乌光迸射的地缝中缓缓浮出。

    待又过得片刻,其整个形貌都露出地面,六道也终于确定,的确是一卷画轴!并依旧是光芒万丈,而所散发出的光芒同样亦是幽黑之色,不仅未让幽暗的混沌之地变得更加幽暗,反而像无尽幽暗大地上的一盏明灯。

    瞬间也让六道眸光不由更加炙热,身形一闪,便急速向其靠近过去。

    不想就在此时,画轴却突然一分为三,中间画卷,以及两端的轴,竟然各分一个方向,化作三道金光而去!

    明明是幽黑之色,竟然又化作金光!

    此时也已经让六道来不及想是何物,却无论何物,但凭其那份毁天灭地般的力量,都绝对是一先天至宝!但不知为何,竟似乎从未出世过,或者此时才是其出世之机,所以才从未听闻过。

    不过仿佛冥冥中注定的机缘一般,其中画卷竟然刚好向着六道位置飞来,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将其一把抓在手中,并同时额间第三眼蓦然迸开,一道金光也蓦地射出,可说是此时唯一还拥有的神通了,不管有用没用,自然都要试上一试。

    而下一刻让六道都不禁心跳加速的是,其中一根画轴竟然真的被定住了!难道是三者分开之后,其力量亦大不如前?果真是自己机缘!

    只是明显机缘不足的是,另一根画轴却已经无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但即使这样,六道同样忍不住心中激荡,那得一至宝的惊喜,一瞬间让其气质也都不由变了,干脆亦现出本体。

    因为很明显归墟之境并不是如曾经三界一般,却纵是妖也可以明目张胆的行走于四大部洲,至多不过是被佛门天庭的收服,或成佛,或为仙。

    之前几女简单的对话已经很清楚的说明,有一个所谓的轩辕城,专门以降妖为己任,六道自然便不会贸然的现出本体,准备待先搞清一切再说。

    几乎跟孙悟空一样的身形,若用人类审美区分,孙悟空为一美男子,六道则更像一机智的汉子,深邃而精芒四射的双眸,也总会让人不由得感到心悸。尤其是那份冷静,也更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但同时却又是重情重义,当然只限其认定的人,对于不相干之人,则完全可以说是狠辣冷酷无情,不愧其魔君之名。

    一手画卷,一手画轴,茫茫无尽的混沌之地,六道也不用寻什么隐秘之地,干脆便盘坐于无名异宝出世之地,开始细细的观察手中已经分开的两件法宝。

    画轴,明显就只是一根幽黑的棍子,至少分开之后看并没有任何异常,握在手中,竟然也很奇妙的刚好手感,大小,长短,重量,都无比适中,仿佛量身定做的一根“金箍棒”一般!

    而六道同样亦手持过孙悟空的金箍棒,以及石岳的量天棍,这一刻竟发现,手中仅仅幽黑的一根画轴,竟然兼备了金箍棒山岳一般的沉重,以及量天棍玄妙无比的力量!让六道心中也不禁大喜,至少一件趁手的神兵是到手了!

    却是跟孙悟空石岳一般,好似天生便就喜欢以棍子为兵器,当然自也是受孙悟空和石岳的影响,如此才是真正的花果山三大妖王。

    再看画卷,亦同样是幽黑之色,无图无字,却纵第三眼也看不出任何,就仿佛一幅无字天幕一般,究竟是何法宝?

    六道忍不住一阵心喜,明显两件东西跟自己还有些排斥,仅只能抓在手中,并不算自己之物,当然亦知道还差一番炼化,两物才能真正属于自己!

    至于消失的那一根画轴,六道亦是隐有感觉,只怕是机缘未到,只是炼化时,却又让六道不禁眸光闪烁起来,画轴自可做神兵金箍棒一般使用,但画卷又当如何使用?

    同时六道自亦清楚,画卷自绝不是什么画卷,而当是真正的一件至宝,若将其炼化,待时两根画轴自然是轻易可得。

    于是待一番思索之后,便干脆先炼化起画卷,分出一丝神识沉入其中……

    如此虽说混沌无日月,但六道心中却冥冥中有感应,转眼便是三百年时间过去,而其身体也已经从原地消失,却是整个身体都进入了画卷中,而且是在不知觉中进入的。

    画轴依旧留在原地,仿佛画卷的小弟一般,但只静静的漂浮于一侧,画卷同样是无比诡异的漂浮于半空中,并不时发出一道道幽光,仿佛在演化一方天地一般。

    而事实上此时归墟之境中却并未过去多久,一种风雨欲来的无形压迫感也仿佛降临于归墟之境上空,让无数人既感到紧张,又不禁无比期待,期待能从归墟之境中走出去。

    却是六道甚至三界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是,曾经无量大劫示警的,并不仅仅限于三界,更还包括彷如放逐之地的归墟之境!自那时起便就让所有人不禁心活了起来,既期待,又不禁有些恐惧,恐惧大劫临身。

    但这其中却不包括帝皇服的男人,却是有一功德法宝河图洛书在身,几可保其无量量劫不灭,真正的可享无量自在,所以其也是最为肆无忌惮,根本不怕任何因果沾身。

    并且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帝皇服男人也是可凭河图洛书离开归墟之境的,但只是有所图,所以才一直留了下来,似乎等了无数年,便就是为了等可能要在归墟之境出世的法宝。而其也同样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要得罪的并不是一个人,并且无量大劫之下,谁又能不沾因果?此后话暂且不提。

    幽暗的混沌之地内,没有时间,没有日月,一画卷静静的漂浮于一低洼之地,在其身旁却还漂浮着一根幽黑的棍子,显得无比的诡异。

    然后突然有一天,一个身影便悄无声息的出现,正是六耳猕猴六道,同时幽黑的画卷也蓦然从原地消失,并且六道明显也已与从前大不相同。

    无比冷静而深邃的双眸,一身幽黑的甲衣,上面似是浮动着某种神秘的符文,究竟是什么,六道同样不知道,只觉画卷好似已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自己就变成了身上黑色甲衣。

    接着心中一动,一袭猩红的披风蓦然出现在身后,仿佛静止的一般,却是曾经石岳所送,也是其比较喜欢的颜色,似乎正配自己魔君之名!

    而幽黑的棍子虽没经过任何炼化,此时却也跟画卷一般,感觉无比的亲切,仿佛是雀跃一般,自己就开始围绕“画卷”转动起来。

    然后但随六道眸光一闪,其也“砰”的一声巨响,直插入六道都无法撼动分毫的地面。

    顿时整个地面就是轰隆一声响,仿佛呻吟一般,猛烈颤动一下,竟好似要崩裂开来一般,自亦让六道不由心中大喜,自己竟能有幸得一不知名的至宝!若带出去,绝对有撼天动地之威。

    “但只是又该如何出去?此究竟又是何地?三百年之久,但不知花果山如何了?不对!这当是一个时间错乱之地。”

    六道眸光一阵闪烁,结果刚想到该如何出去,心中便就立刻了然,使用无名画卷,便即此时自己身上的甲衣,便可轻易传出,不禁也有些期待,外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又当如何才能返回原本的三界。

    但同时受石岳思维的影响,却也并非无防备之心,结果双眸再次一阵闪烁,随之便又化作之前冷酷青年的相貌,幽黑棍子亦同样可以收进甲衣内。

    下一刻身影便蓦然从原地消失,然后直接出现在之前进入的地方。

    但只是就在现身的同时,一道无匹的毁灭性力量亦蓦然从身后袭来,只觉凌厉无比,尚未靠近,便感觉身体都好似要被撕裂一般。

    并且速度亦是快到极致,刚一感觉到,那股巨力便直接撞击在后背,身体不由自主的便被撞击的向前飞出,但好在身上有甲衣保护,虽是表面看来必受重伤,但其实却未被伤到分毫,那股毁灭性的力量竟然全部被甲衣给吸收掉了。

    但尽管如此,六道同样是猛吐一口血,好似重伤垂危一般,身体蓦然向前飞去。

    而曾经对其有所了解的都知道,所谓六道魔君,那份冷静却才是其真正可怕之处!纵被如此偷袭,纵明显已受“重伤”,却依旧没有一丝惊怒,反而目光更加冷静!

    缓缓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无比冷酷的一双眼眸也落在帝皇服男人身上,只见一柄金色巨剑,正在其身前静静的漂浮着,上刻“轩辕剑”三字,让六道亦瞬间便猜到其身份。

    与此同时,帝皇服男人也忽然沉声开口道:“看来我依旧是小看你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