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男人不坏 淹留

第九十七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之后的一段时间,就没发生什么事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至于牙膏给我的建议,我一咬牙还是接受了,为了这事儿我还专门去四处逛了逛,毕竟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不过没啥人愿意跟我聊,一说到进货价格这方面的事情人家就没啥好脸色看。

    有一次甚至被人家给赶出来了,这么一寻思,里头的利润确实很大。不然老老实实给我说他卖这个不赚钱不就行了?

    牙膏怕我不放心,还让我跟着四爷他们一起去跑一趟物流,这一趟下来我算是明白啥叫资本主义对劳动人民的剥削。

    啥吃自助要吃会本啊?告诉你。别说吃回本了,你撑死也回不了本。自助的红酒多好喝啊,对吧?是不是以为很高档?告诉你三块钱一瓶,这还不是最低价。餐后甜点哈根达斯多好吃啊?对不对?告诉你。全是冰激凌粉冲出来的。

    想吃自助吃回本,这不是做梦吗。

    我说那样的话岂不是太坑人家了啊,这二八八一顿的自助起码要赚个二百。说真心的,牙膏这段时间变的真心大,他特别义正言辞的给我说,做生意,就是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哪有那么多仁义道德嘛。而且这顿自助人家吃到了好东西,以为赚够本了,心满意足的走了。我们钱包也鼓了,也心满意足了。两全其美这不是。

    牙膏这话说的倒是很对,我只见过吃自助迟到撑的人。但从来没见过吃自助吃到郁闷的人。

    其实不了解这一行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赚钱这么容易,但现在越来越明白了啥叫毛利旁边一把刀,良心头上一把剑,钱就是这么容易赚,只要你愿意,把良心砍了随便赚。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赚这么多,这钱不仅得靠脑子,还得身体好。牙膏说他之前在这边摸爬打滚的,结果进货渠道不对,血亏了一笔,幸好碰上了四爷。

    说真的,牙膏能说出这番话,我还是真心佩服他的,觉得他变了。怎么说呢?更加陈述了。以前咱们混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是个傻大个,现在看来,他脑袋还挺灵光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年也很快过去了。这自助一开始确实做的很简单,进货出货,前期宣传,联系商家,我忙的屁股都没办法沾地。

    只有过年那几天人家都休息了,我才不得不停下。过年的时候我还去了梅姨家里一趟,不过梅姨的变化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她最看到我之后有点躲闪,情绪也特别复杂。中途还看到了关可娜。她还是那么来去匆匆,看到我脸色也不咋好,搞得跟我得罪她了似的。我寻思着等我赚钱了你T贴我跟前我都不要你。在梅姨家待了两天,我发现梅姨也没再问我跟关可娜的关系咋样了。也没有提过结婚的事情,我隐约我跟关可娜之间的事情可能暴露了。只不过没有人揭穿罢。

    我还是很小心的保持着这种关系,感觉像维持着一个泡沫。

    转眼就开年了,年后自助餐也在牙膏的帮助下开张。我一开始还很忐忑。但是短短一个月下来,算上各种活动,跟场地费、工人工资开销,还真赚了不少。但大头基本上都是牙膏的,因为他们中央厨房那边开销特别大,进货出货需要不少流动资金,而且前期我也找他借了点钱。最后我自己赚了有三四万左右,陈明这段时间也不用忍着肺不舒服跑川藏线。跟着四爷运货就行了,这段时间也有小一万进账。那个大庄看到牙都要咬碎了。

    自助餐门槛低,我们这边火了,自然有人眼红。但是好的地段早被牙膏占了,其他人只能开到人流量不多的地方,亏到姥姥家去了。

    当时我还直乐呵,说这钱还真不是每个人都嫩赚的。

    记得那段时间中途为了多挣钱,我啥事都干,甚至还陪着陈明跑了一趟长途。那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因为本来咱们是可以直接走大道回去的,但是中途的时候。陈明忽然在路边停下了车,从兜里摸出几个硬币丢在了路边。他告诉我刚才看到个兔子跑过去,如果看到了不留点买路钱的话,会出事的。说完还让我也扔点。我没下去说他封建迷信,陈明笑嘻嘻的也不反驳。

    路上他问我赚钱干啥,我说肯定是孝敬爷爷奶奶。

    等全部忙完的时候都已经是三月中旬了。

    我清晰的记得那是三月十六号,因为赚了钱嘛。我特别高兴,寻思着总算可以在爷爷奶奶他们面前得瑟一阵。

    岂料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去,就看到秦千千跟奶奶脸色沉重守在病房门口,我心里咯噔一跳。跑过去一看,当时病床前有几个医生正拿着各种工具在抢救。

    爷爷出事了!

    虽然最后抢救过来,但是医院也下了病危通知书,让我们做好准备。

    我当时觉得脑袋都是木的,坐在医院外面的花坛一只接一只的抽烟。秦千千就上来搂着我让我不要憋的太难受。

    我没说话。

    三月二十号这天凌晨。爷爷再次心脏骤停被抢救,但这次没能抢救过来。爷爷走了以后,奶奶意外的没有哭,她舒了口气。该干嘛干嘛,乐呵呵的收拾爷爷的遗物,说这个老不死的总算去享福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特别难受。

    三月二十一号早上。爷爷的遗体被带回了家。我们家本来就没什么亲戚,所以基本上没多少人来。也就只有牙膏、大波浪跟秦千千他们,然后一些邻里邻居。陈明后来带着周胖跟小英俊也来了,不过周胖跟小英俊看起来还有急事。所以并没有待多久,只让我节哀顺变。王川灵也意外的打电话说想过来,不过我没让。

    在家里守灵三天,我茶饭不思。只在第三天的时候,我右眼皮子直跳,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天晚上,奶奶笑呵呵给我做了一顿饭,这顿饭异常丰盛。基本上都是我爱吃的。甚至我小学时候吃腻了以后再也没有碰过的甜浆糊奶奶都给我做了。

    吃完饭,奶奶在爷爷的遗体前坐了一会,突然就哭了。

    这是爷爷走后她第一次哭,她冲我说了一句:“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有啥事千万要坚强一点。”

    我当时还不明白奶奶是啥意思,心里特别难过的说,不是还有你吗?

    奶奶擦了擦眼泪,骂我傻孩子。

    第二天爷爷出殡。奶奶全程没有说话一直牵着我的手,回来的时候她冲我她累了,然后回房睡了,但那之后再也没有起来。

    奶奶也走了。

    我这才知道她那天给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三天之内。爷爷奶奶相继离世,让我感觉天都塌了。

    秦千千也傻了,她最近一直在照料爷爷奶奶也有了感情,一个劲的哭,哭的比我还伤心。

    后来发生啥事我就不太记得了,只知道等奶奶也安葬完我就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了。秦千千则在家里忙里忙外的帮忙干家务活,时不时还来笑着安慰我,但我转头就看到她偷偷躲在厕所抹泪。

    我感觉生活失去了意义。

    牙膏给我打了几个电话,让我节哀顺变,还说自助的生意才走上正轨,让我不要荒废了。我挂了电话没听,啥叫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就是的。

    胸中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可正当这时候,有两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了,一个是梅姨,一个竟然是王芸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