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老婆是鬼王 羽衣老吴

第1726章 合作与阴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范感觉这个崂山道士面目之中,时候带着一种阴沉的气息。没有寻常道家人的那种空灵平和。

    这时候,悬浮在空中的金色光芒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颗金丹!

    小范顿时大惊:“这,这怎么可能?金丹离体?这可是丹道一脉修行者的大忌啊!如果金丹破碎,修为顿失啊。”

    他说的没错。

    对一般正常的丹道一脉也就是所谓的全真道修行者而言,金丹相当于正一道(符箓一脉)的符箓。是要藏在丹田之中的,作为施展道术的驱动力量。

    除了施展某些强大的拼命型道术,很少有直接放出体外的。

    而眼前的这个崂山派弟子,显然并不想跟这个条顿骑士团的金发男子拼命甚至看起来连战斗的想法都没有?!

    种种古怪的迹象,让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起来的小范觉得不能理解。

    那崂山派弟子走到了金发男子的面前。

    嗖!

    那颗圆滚滚的金丹一下子飞了回去,环绕着他的身体盘旋。明明是一颗圆形的内丹,但飞行的时候却发出如同长剑劈砍呼啸之音。

    “普拉特,你杀人就杀人。明明知道我已经就在附近快到了,却这般凌辱折磨,是故意的么?”

    这崂山道士眼睛盯着金发男子,表情有些阴沉。

    至于对方看到他出现,则是笑着耸耸肩:“啊,亲爱的陈铭。你已经到了?你这可冤枉我了。我们条顿骑士在感知力方面,其实没有你们华夏道士那么敏锐。我不知道你已经来了。还有别这么生分嘛,叫我冒顿就行,何必叫普拉特?”

    冒顿·普拉特!

    就是这个金发男子的全名了。冒顿是名字,普拉特的姓。在西方人的习惯里,熟人之间直接叫名字,一般关系称呼姓。非常正式的场合,才会姓名全部说齐。

    无论如何,这都说明,两人是认识的!

    而看到这一幕,大牛和小范都惊呆了!

    “什么情况?这,这个崂山派弟子,他……他怎么好像和这个邪恶的条顿骑士还很熟的样子?”

    他俩心头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

    面对嬉皮笑脸的普拉特,陈铭没有再多说。而是扭头看向大牛和小范,两人也看着他。

    “很抱歉。不能留你们性命!不让普特拉折磨凌辱你们,已经是贫道最大的仁慈了。”

    说完,在大牛小范惊骇和不可理解的目光之中,陈铭猛地一挥手。

    铿!

    悬浮在他身旁的金丹立刻发出一声如同长剑出鞘的声响,然后一个九十度的直角转折。瞬间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金色剑痕,从小范和大牛身上一闪而过。

    噗嗤!

    两人的身躯立刻被斩成两段,然后金色光芒一包裹。立刻就成为一堆齑粉,小小的堆在地面上。

    潮湿的海风一吹,就随风飘逝,消失不见了。

    似乎没有人知道,还有两个清岛零组的灵异强者来过这里。

    大牛和小范,实力都相当于是三箓真人境界。就这样魂飞魄散,死在了这里。让人惋惜,呜呼哀哉……

    杀了两人之后,陈铭脸上还是闪过一丝不忍毕竟都是华夏人。但很快,这种不忍消失不见,又变成了一种阴沉感。

    他回头看着普拉特,语气淡漠:“条顿骑士团那边,就派了你一个人过来?你虽然挺厉害,但恐怕对我们的合作和计划还不够啊。”

    “哈哈!亲爱的陈,你不用担心。这次合作,有万神教作为中间人牵线,咱们前期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所以在支援力量方面,你们大可放心。要不了多久,我们的人就会陆续抵达清岛。我嘛,只是因为比较强大,所以作为急先锋。”

    普拉特嚣张地大笑起来,金色的头发不断乱颤,真的如同一头金色的雄狮一般。

    实际上,在德意志的条顿骑士团内部,他有一个外号就是“图林根雄狮”来源于普拉提的出生地,德意志联邦的图林根州。

    普拉提又开口说到:“今晚咱们第一次见面,陈铭你难道不应该做东,请我去清岛好好嗨皮嗨皮?我听说华夏是礼仪之邦,更是美食国度。我虽然出生德意志,但对美食还是很喜欢的。哈哈。”

    陈铭表情冷漠,点了点头。

    “可以。先去吃饭吧。然后带你去见见我们崂山术宗的话事人。你的实力,究竟有没有体现出条顿骑士团的合作诚意,由我们的宗主来判断。”

    普拉提耸了耸肩:“好啊。去就去呗!不过陈啊,你应该放轻松一点。别这么公事公办的样子。你们自己谋划这么长时间,又有万神教和我们条顿骑士团的牵制。夺回崂山派的控制权很容易的啦。”

    他说着,还轻轻摆了摆手。

    然而陈铭时候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说太多,只是一转身,脚步轻点。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于是这家伙也不再多嘴,同样是浑身涌现出一团白光包裹。迅速地跟着陈铭离开了。

    这里重新复归寂静,只有海浪和海风的声音此起彼伏,昏黄的路灯光照射下。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黑夜,把秘密和阴谋地给遮掩……

    天亮之后。

    傅洋从甜蜜的睡梦之中苏醒过来。

    习惯性地伸手去摸旁边的维可,结果是空的。转身一看,只见维可只穿着一件轻薄纱裙,在房间里俏皮地走来走去。

    他笑着说到:“亲爱的,你总是这样勾引老公。我都怕自己长期下去,腰和肾都不好了啊。”

    “哼!轻浮的登徒子。”

    维可故意冷冷瞪了傅洋一样,假装被纨绔子弟调戏的良家少女一样。惹得傅洋哈哈大笑。

    “好了,正事要紧。别闹了。你不是还要着急寻找你那好友武剑的下落么?”

    听她说起正事,傅洋也就收起嬉皮笑脸,认真地点点头:“没错。不但武剑的事儿要上心,同样我也希望崂山派不要真的出什么大事才好。毕竟是我华夏正道,更是道门三大巨头之一啊。”(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