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村扎纸人 轻尘一笑

第2144章 重明鸟,你好

    孟凡收起那柄气势更盛的黑色小剑,刹那间身上剑意弥散!

    金浮沉捂着胸口,坐回了椅子上,瞅着气势凌厉的孟凡,仅仅是人到中年的他,身上竟有了一丝丝老态,如日落黄昏,暮气沉沉。

    “你弄不死我,我已有能力斩杀长生五重境强者了。”

    当想起孟凡这句话,他的心中又一下子夜幕降临了。

    修炼界如江头大浪。

    前浪总会被后浪无情拍到沙滩上,然后销声匿迹。

    而后孟凡也坐了下来,闭目压制着体内黑剑的强盛剑意,金浮沉也趁着方才那把上品丹药的药力还浓,体内也没有了捣乱的东西,闭上了双目恢复伤势……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外面的院子里,桔子将两只小手放在背后,用脚踢着一块小石子,不时抬起头,瞅瞅孟凡的房门,似是在寻思着两个男人在里面搞什么鬼,一会儿热闹一会儿又安静的……

    不知为何,桔子的心头突然涌起一股子惆怅。

    总感觉郁郁葱葱的梧桐苑,好像充满了离别之意。

    “那坏蛋该不是真想把我胡乱嫁出去吧?”

    想起孟凡曾说过的一句玩笑话,桔子蹙起了黛眉,哪都不去,这天底下,她最喜欢梧桐苑的梧桐。

    桔子这一生都不知道。

    要走出去的不是她。

    而是屋子里的那个家伙。

    在此后的某一天,当孟凡将手按在桔子的头上,揉乱她的头发时,她也不知为何,哭得一塌糊涂……

    “蒙寻。”房间里,金浮沉睁开恢复了几分精气神的双眸,和孟凡闲聊了几句,讲了一下自己在牛头山的一些经历,最后将话题扯到了重明鸟身上,道,“重明鸟的事情我也得向你说句感谢,若不是你,重明鸟真的很难到手。”

    回想起在外面世界时,自己和重明鸟的交锋。

    回想起方闲云在真龙山下以锁链拉扯两只重明鸟的惨烈场景,金浮沉忍不住再次动容。

    方闲云不就是为了孟凡一句话,才舍生忘死去抢重明鸟么?

    而孟凡不就是为他弄重明鸟嘛!

    如果换做他金浮沉自己去抢重明鸟,死定了。

    比金浮沉更想得到的重明鸟的孟凡,没有搭话,只是莫名瞧了金浮沉一眼,庆幸重明鸟有两只,否则他极有可能和金浮沉发生冲突。

    哪怕是暴起杀人!

    这关乎到救醒小溪的大事。

    没得商量。

    金浮沉在没有和孟凡对视的情况下,被孟凡那一眼瞧得头皮微微发麻,身上起了一层淡淡的鸡皮疙瘩。

    “蒙寻,假设咱们能将重明鸟带到阵外,你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金浮沉问道,“否则大家都要老死在这里了。”

    孟凡沉默了一阵子,开口道:“应该有。”

    金浮沉静等孟凡往下说,却是没等到下文。

    轻轻摇了摇头,金浮沉扶住椅子扶手,缓缓站起了身:“咱们去看看那两只鸟吧!”

    孟凡点了点头。

    重明鸟被抢回帝仙宫后,养在了梧桐苑的后院,金浮沉怀着某种目的,主动承担了喂养的责任。

    此时,那两只重明鸟被几条材质特别的锁链锁着双腿,无精打采的躲在梧桐树的光阴下,仍难掩羽翼散发出的美丽光彩。

    孟凡和金浮沉走过一条石子铺就的小路,来到了后院。

    期间孟凡还跟站在前院子的桔子打了一声招呼:“太阳这么毒,在院子里傻站着干什么?不怕晒黑嫁不出去了?”

    桔子将两只大眼睛瞪成小灯笼,捏着粉拳做威胁状。

    “蒙寻。”金浮沉看到那一幕,莫名其妙开了口,“这梧桐苑的女子虽然都……姿色不错,但你莫要留恋沉迷啊!指不定这也是阵法世界的一种害人手段。再说了,即便那些女子都在帝仙宫历史上真实存在过,在外面世界也早就是一具具红粉骷髅了,这里的一切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孟凡嘴角动了动,没说什么。

    只是希望因自己的到来,那些女子,比如说桔子,能平平安安的走过一生……

    他却不知道金浮沉鬼鬼祟祟的在心头低喃一句:“那些女子哪有我家莲儿好?没有人比得上我家莲儿的……”

    金浮沉放缓了脚步,别有居心的打量了一下孟凡的背影,却还是摇了摇头,气势太盛了,过刚易折,不像是长命之人……

    后院到了,两只重明鸟突然拍打翅膀站起,气势凌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孟凡瞧向重明的头,有黑布蒙在它们的眼睛上。

    “重明鸟眼睛有摄魂之能,不蒙起来会伤人的。”金浮沉好像重要找到了显摆的机会,走到重明鸟身前,清了清嗓子,“都老实点,听不出是老子的脚步么?”

    听到金浮沉的声音,两只重明鸟将头探到金浮沉面前,张开了坚硬尖锐的喙,喉咙里里发出咕噜的声响,显然是饿了。

    两只重明鸟身形高大,金浮沉站在它们面前,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站在大人面前。

    金浮沉伸出双手,拍了拍重明鸟的头,板着脸道:“都忍一忍,老子昨夜遇到点麻烦,没给你们带吃的来!”

    两只重明鸟便将头收了回去,高高抬起。

    金浮沉转过身对孟凡颇为得意道:“这两只扁毛畜生不傻,知道谁在天天喂它们,懂得讨好我,要知道,它们的天性是非常暴戾的,换做别人压根就不敢接近这两只畜生,更别说有胆量拍他们的头了。”

    下一秒,金浮沉就瞅见孟凡指了指上空。

    金浮沉一头雾水,下意识抬头向上望去,就看到其中一只重明鸟,张开了大嘴,里面血红一片,向他当头吞了下去!

    嗷!

    金浮沉发出一声惨叫。

    他的近半个身子被那只重明鸟吞了下去,双脚在空中不停乱蹬,像是一只被麻雀吞在嘴里的蚂蚱,更可怕的是,另一只重明鸟也张开了嘴,啄住了那两条挣扎的腿……

    两只鸟同时向反方向撕扯。

    金浮沉的腰身像是皮筋一样,硬生生的被拉长了一些,惨叫声就更为凄厉了一些。

    “蒙寻,这两只畜生饿疯了,快去叫人,快快快!”金浮沉在鸟嘴里扯着嗓子大喊。

    桔子闻声从前院持剑赶来,却是看到了惊人一幕。

    孟凡飘然掠到两只鸟身前,将手掌高高举起,一股玄妙的波纹扩散,那两只重明鸟身体一颤,张口松开了金浮沉,然后摆了摆脑袋,像是感知着什么,而后极为恭敬的蹲下身子,将头轻轻贴上了孟凡的脸,好似遇到了自己的同类似的,嘴里又发出一声声哀鸣,便像是再向同类诉说着什么了。

    金浮沉咚的一声跌落在地,震惊的瞧见孟凡将裹着鸟头的黑布解开,露出了里面让人见之悚然的重明瞳。

    他直视着鸟瞳,轻声道:“重明鸟,你好。”

    两只重明鸟张了张嘴,发出轻柔鸣鸟,也像是再说:“你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