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符镇穹苍 古剑锋

第239章 机关战船破浪锥

    在船上简单巡视一遍,没有发现危险,吹口哨让赵厨子和扈七娘上船。

    等到敖重光靠近,船员们才知道这位小爷是如何追上机关战船的。好大一条海兽,看着怎么那么像传说中的龙兽?更加离奇的是,白光一晃龙兽消失不见。

    李辉玩速度的,出手就是一个字,快!没他速度快,只能白白挨砍。

    赵厨子蹲到老者尸身旁,捏着鼻子慢慢摸索,中间冲着扈七娘赔笑:“放心,等会做饭会把双手洗干净。呵呵,在万巢岛上经常干这种活,隔了这么久似乎有些生疏了,得小心一些。”

    “来个人带我去船底看看。”李辉招呼一声,有激灵船员连忙上前答话:“公子请,说起我们这艘机关战船来,是大爷和二爷从冥海门偷出来的。那老者姓温,听说在南环岛得罪了厉害魔修,所以风紧扯呼,两边相遇一拍即合。之前我们来往于海岛送货,路上兼职抢夺美人和财货。赶巧遇到蜃螺,大爷和二爷打算黑下正在运送的货物,弄艘破船回去就说船毁了……”

    “偷的?”李辉微微一愣。

    “嘿嘿,自然是偷的。”船员从楼梯旁取了不倒灯,照亮前路说:“冥海门打家劫舍,不知道从哪抢来的战船,还没有加装武器。门中长老懒得追加成本,就放在秘密码头上飘着。很多冥海门弟子喜欢顺手牵羊,大爷和二爷可不是冥海门的人,看准机会打通关节偷出来一艘。”

    “大隆王朝就够乱了,敢情这海上比陆地还乱。”李辉忽然站定,戳了戳摆放在过道上的箱子问:“箱子里是什么?”

    “回公子的话,箱子里就是这次出来运送的货物,听说提炼出来可以炼制丹药,大爷和二爷又在坑担保人,不过拿蜃螺大潮做由头也算说得过去!”

    李辉对此并不关心,随着船员下到船底,看到许多齿轮和连杆机关,中央是一座八卦石台。

    “就是这里,每个时辰需要消耗三只灵贝,如果想要全速前进,听说要用十只灵贝。”船员指向八卦石台说。

    灵贝是巴掌大贝壳,因为含有灵气,可以辅助修炼,所以对于海外修士来说等同妙玉。万万没有想到,脚下这艘机关战船竟然以灵贝做动力。

    李辉开始有些同情将这艘船偷出来的两兄弟了,难怪要坑蒙拐骗,这明明就是赔钱货,速度越快赔得越多。

    “告诉外面,逆洋流航行,我要试一试全速前进。”船员不敢抗命,连忙出去传令。

    等到船员离开,李辉点向眉心,立刻飞出三颗紫水晶,在云气带动下飘到八卦台上喷出大量灵气,使八卦石台如同磨盘转动,且越转越快。

    “酷嗤,酷嗤,酷嗤……”

    周围齿轮加速转动,连杆机关发出声音,李辉忍不住皱眉,心中暗骂:“饭桶加笨蛋,拿到这艘机关战船后,连一次保养都没做过,现成的冷油放在舱底,居然不懂得擦油降低损耗。”

    没有办法,李辉施展拂云龙爪手自己做维护,齿轮和连杆得到润滑后,速度至少提升两成。

    船尾浆叶旋转起来,推动船身向前滑行。

    李辉大略估计了一下,如果支撑机关战船全速前进,每个时辰需要花费五颗下品妙玉,每天那就是六十颗,几天或许无所谓,时间一长谁都吃不消。

    其实这种机关战船有个名字叫“破浪锥”,在附近海域刚刚开发出来不久。速度是快,可是消耗太大使人嫌弃,就算壮汉兄弟不将它偷出来,也会沤在秘密码头逐渐烂掉,不过分谁用。

    “破浪锥?”半个时辰后,李辉从船员口中得知这个名字,同时在船上得到几袋灵贝。

    就这些灵贝,不够全速航行五天的,所以白天这艘船是破浪锥,晚上就变成阴魂船了。之前快速航行是为了躲避蜃螺,两兄弟本想离开洋流驶向雾垛岛劫掠,现在改变计划,全力逆流而上,乘风破浪驶向排风岛。

    李辉下了大本钱,用光灵贝之后用紫水晶顶着,除了每过三天保养一次,其他时间一律全速航行。

    刚开始几天觉得挺有意思,让敖重光拍死几条大鱼弄上船解馋,躺在甲板上晒晒太阳,跟着船员升帆降帆,遇到不开眼的海鸟用弓弩乱射。等到十天后,李辉玩够了觉得特无聊,吃着清灵云体树的果实打熬身体,赵厨子和扈七娘倒是忙得不亦乐乎。

    他们忙什么?

    赵厨子忙着琢磨美食,扈七娘忙着管教船员。李辉到来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船上那些货物和食物全部送入竹箱笼储存,地方变得宽敞许多,而且他用掉几件法器,绘制出数百张昇斗符。

    昇斗符可以储存阳光,保证三天三夜照明。

    光明驱走黑暗,使船舱变得明亮,又有九品莲台上上下下净化,连一丝阴暗都无法驻留。

    在这些变化驱使下,使破浪锥上下一心。加上李辉出手大方,并不在意黑贝紫贝,按照职务给予酬劳,可把船员们高兴坏了。

    等到船行二十天,船员们的精神面貌发生极大变化,在扈七娘的引导下,开始以仆从自居。

    表现好的,扈七娘会赐予丹药,让他们测试自己有没有修行潜质。这个际遇太难得了,大家积极表现,把甲板擦得亮亮的,在船帆上绘制大大的“李”字。

    甚至有两名以前做过铁匠的船员大着胆子跑到李辉面前提建议,说可以在桅杆根部和船帮上镶嵌镂空金属,既美观,又能起到防护作用。

    “咦?”

    经过他们二人这么一提醒,李辉突然想起来,飞鸢门将机关术和符箓结合应用,可以发挥出许多出乎意料功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为破浪锥设计符阵吧!应该可以减小消耗,并且提升速度。

    人要忙起来,时间过得特别快。

    翻阅杂书之中与机关有关的典籍,开始一点点推敲机关战船内部结构,再设计出相应符阵。

    尽管现在不适合制符,但是单纯以设计为主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李辉有设计天阵地阵的经验,总想将符阵设计得尽善尽美,所以耗费时间比较长,等他有所成就回神,已经过去月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