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辟九霄 太上真君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真正的盟友

    黄泉国,黄泉魔女悠然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倏地,一道灵蛇从外界飞来,缠绕在她手腕化作一只蛇形金钏。

    抚摸上面的蛇鳞,魔女喃喃自语:“算算时间,他们也该回来了。”

    不久,其他国主神陆陆续续回归。不过面对“妖尊归来失败”这件事,众人士气低落。

    “你们别担心,不过是妖尊回归失败,没有妖尊我们又不是不能赢了。等我本体出世并顺利证道,区区一些道君又何惧之有?”

    魔女早就知道妖尊复活不了,老神在在安慰同伴:“凭借咱们黄泉一系也有胜算。”

    万目冥王纠结道:“妖尊复活也就算了,可我们折了一尊先天大圣,还让对方看破虚实,日后再想要有所行动,恐怕就难了。”

    六大圣看到已经摧毁的五龙御座后,脸色有些难看。恍惚间,他们看到自己的下场。

    其中一位大圣稽首问:“陛下,您作为第一国主神,黄泉之主,有没有办法将他再度复活?”

    “不可能,我留在他身上的依凭已经毁灭,短时间内没办法找到他的其他依凭物。”魔女解释说:“复活你们,最重要的事物就是你们生前所用过的器物或者骸骨。唯有用这些东西,本王才能制作灵核,以黄泉道炁凝聚躯壳,助你们返生。但如果依凭之物被打碎,哪怕是朕也没办法。”

    虽然复活……虽然拥有先天大圣的实力。但这些复活的大圣们有一个和天域道君最大的区别,那就是依凭物。

    如果依凭物被找到,纵使神通盖世,法力无边,也不过是一群土偶泥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都可以摧毁他们的“第二次生命”。

    紫袍仙人默默握紧手中的紫云神器。他这件道君之宝不朽不灭,正是黄泉魔女为他准备的依凭物。只要这件道君之宝在,他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可以说是六位大圣中最安全的一人。

    六大圣中的咸王下意识抚摸头顶的帝冕珠帘。他是上一代人族中的帝王,他伴随第四代人族陨落,只留下一枚帝冕旒珠被黄泉魔女寻到,作为他复活的媒介。如果这枚旒珠被摧毁,他也会重归死亡。而且他当年遗留的东西,仅存这一件遗物。

    “诸位,请小心保管自己的依凭。如果信得过,可以寻找昔年的另一件遗物交给本王保管。”

    呵呵,六大圣装作没听到黄泉魔女的话。

    一位国主神岔开话题:“大姐,如今死了一位同伴,我们要不要再复活一位大圣?”

    “依凭物很难找,而且需要花费时间制作灵核,再看看吧。”魔女想了想,最终没有下保证,安抚众人后命他们解散。

    待众人离开,黄泉魔女拿出冥河本源。

    把玩黑色灵珠,她低声一笑:“这件事倒不急着告诉他们。”

    小小一个黑球,依稀传来浪花拍打声。这颗宝珠承载冥河本源,数千年的九幽弱水储蓄在内,可谓一件无上瑰宝。

    魔女拿出一方龙钮墨玉印,将冥河本源中的大道法则拓印进去。随后收起冥龙印,将冥河玄珠塞给蛇形金钏。

    金钏轻轻一晃,化作灵蛇吞下玄珠,自神宫蜿蜒离去,悄然潜入地界万魔界域。

    幽暗阴沉的魔界外,灵蛇摇身一变,人身蛇尾的魔女轻扬玉臂,把潜藏冥河本源的玄珠扔进去:“我们的交易完成了。”

    封印中传出魔祖低沉的笑声:“干得不错。”

    黄泉魔女的盟友是妖尊?

    别开玩笑了,一个注定消亡的存在,她才不会费心力结盟。她真正联络的人是魔祖。是魔祖指点黄泉魔女前去复活妖尊,并且以此为幌子引开所有人的注意,从而杀入冥河故道,灭绝魔祖的这一支道统。

    自己的门人又如何?

    对魔祖而言,阴冥宗不过是血祭的备用品。如今被他利用,正是阴冥宗众弟子的荣幸。

    因为魔祖破封,需要阴冥宗弟子的血祭。黄泉魔女才在冥河故道一统乱杀,将三魔主数千年的法力抽走,并着冥河本源炼成玄珠。此玄珠可供养魔祖祭炼魔门秘宝,作为日后破封关键。

    “我见到你说的那个小子,他真需要这么戒备?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哪里需要在意?”

    “那小子化身多,冥河故道上有他的一尊顶级化身在。如果不用这等手段引开,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被他察觉,从而惹出一大群人。况且,你应该跟他的玄冥道身交过手,实力如何你还不清楚?你孤身一人杀过去,如果不稍作准备引开其他人。恐怕你这灵蛇法身便会被他镇压吧?”

    姬飞晨三尊化身或许拦不住魔女,但如果阳溟神君跟着降临,并配合其他地仙化身呢?

    听魔祖这么说,魔女收起轻视:“既然你这么看,我会小心的。”

    魔女没有离开,继续留在魔界外。魔祖收到玄珠后,语气有些冷淡:“你还不走?万一被他们察觉,我可保不了你。”

    “我想问问,你还知不知道其他道君遗物的下落?”

    “怎么?指点你复活那几个人还不够?”

    “五龙死了。”

    “那家伙算是七人中实力较强的。他的龙珠虽然并非当年的正版,但也是本座收集他当年遗落骸骨炼成的宝珠,是姬飞晨打破的?”

    “应该是。”

    魔祖细细感应天机,了然道:“一个太上,一个黄庭。那二人的代言人的确能破掉我制作的龙珠。不过他们俩的身份全暴露了?可惜我在外面没有现成化身,不然去找他们玩玩倒也不错。”

    魔祖享受人生,哪怕被困此地仍无忧无虑。还打算去姬飞晨和李静洵面前看戏。知道彼此的身份,想必他们现在的内心会很纠结?

    “对了,的确有一个道君遗物。”魔祖似乎想到什么,对黄泉魔女说:“那遗物原本在清河洲,现在已经被人间一个神秘组织龙渊取走。目前的持有者好像叫靳少兰?”

    “靳少兰?”

    “他手中有一枚红珠,那是上古神魔的血肉,可以尝试复活一位魔道道君。”

    魔女默默记下:“我知道了。”

    得到这个消息,她不再停留。等她离去后,魔祖想了想,悄然对天母传讯,将自己和魔女的计划捅出去:“娘娘,黄泉一脉跟我交易。接下来或许会对人间发动攻击,您要小心啊。还有,这次削弱黄泉一脉的实力,相信龙皇那边的招揽计划已经完成。接下来可以收尾了。”

    诸道君化身入世,虽然是一股让黄泉国无法匹敌的庞大武力。但显然,追求稳妥的玄圣们并不将希望放在这些门徒弟子们身上。

    诸位玄圣合纵连横,各有布局。

    魔祖通过黄泉魔女得到脱困的媒介,随后便毫无心理压力的把她卖给几位玄圣,从天母龙皇这边卖了一个好价钱。

    而龙皇的人通过这一次行动,真正取信黄泉魔女,为最后一战埋下伏笔。

    妖尊的回归失败,确定涂山有望继承妖尊遗产,成为下一代的妖尊玄圣。黄庭一系收获莫大,不出意外,未来万年内便可多一位玄圣级别的存在镇场。同时,也杜绝玄圣们出现一位不死不休的永世仇敌。

    ……

    姬飞晨返还地府,和诸位冥王汇合。他将阴冥宗的情况挑挑拣拣说了一些,最后道:“诸位,我们棋差一招,险些被黄泉魔女暗算。如今我打算去拜见教主,寻证道机缘。”

    “这么急?”

    “对方获取冥河本源,由不得我拖延。必须尽快证道,以掌握主动。”

    和诸王暂时作别,姬飞晨前往太上净土拜见幽冥教主。

    冥河故道发生变故后,幽冥教主等人才惊觉黄泉魔女的行动。但此刻为时已晚,万幸姬飞晨及时赶到,没有将整个冥河让给黄泉国。

    进入通明殿后,姬飞晨看到教主和荡魔玄圣相对而坐。

    姬飞晨嘴角抽搐,忍住拔腿逃跑的念头,上前对教主打招呼,并刻意忽略一边的荡魔玄圣。

    “哼”荡魔玄圣也懒得搭理姬飞晨,低头打量眼前的天地棋局。

    教主看看玄圣,再看看姬飞晨,最后他露出笑容,笑眯眯对姬飞晨招手:“过来坐吧,一起瞧瞧当今局势。”

    姬飞晨坐在教主身后,端详教主面前的棋局。

    棋盘星罗密布,演绎天地众生的悲欢离合。地界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正在棋盘之上回溯。同时,棋盘上浮现四条大龙。

    纯白色长龙是仙道三尊为首的天域诸圣。不久之前遣众圣临凡,如今气势正隆,将人间诸道统的势力统合。

    金色长龙为龙皇一系,他隐在幕后操控局势,推动妖尊覆灭的计划,默许黄庭道君扶持涂山崛起。

    玄青色长龙象征幽冥教主和荡魔玄圣。他们这一方因为借涂山夺妖尊气运,天下妖族气运尽归此脉。

    最后,则是黄泉一脉的暗黄色大龙。那龙断断续续,在地界雌伏。等候一飞冲天,弑杀三龙的时机。

    “这次黄泉一脉抢先出击,诸圣落子下注。我们本以为胜券在握,却不料黄泉魔女釜底抽薪,勉强算是不胜不败之局。最终大家谁都没吃亏,咱们培养了涂山,黄泉一脉斩落阴冥宗,龙皇他们的卧底更进一步,而天域诸圣也渐渐适应地界的局势。接下来,就看谁先入黄泉国,夺取黄泉道尸。”

    “不仅如此,我统合冥河本源,已经有证道根基。接下来只需重新填补冥河,便能尝试证道。”姬飞晨沉声道:“或许对我们而言,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姬飞晨证道后,三十三冥土确立,阴山王可以尝试证道突破。同理,冥月暗日之道贯通地府,暗日鬼王可以尝试证道。还有彭少宇的幽天……

    教主面露笑容,颔首说:“你们这些掌控地界自然现象的帝君只要一个人顺利证道,连带会牵动其他人证道。接下来,轮回、审判、地狱三位帝君经过一段时间的积蓄,同样可以尝试证道。”

    没有罗刹?

    姬飞晨隐约明悟。

    “玉罗刹乃地界鬼众之王,统御所有鬼族。然而黄泉一脉不归顺,她的大道权柄就无法圆满。唯有降服黄泉一脉,她才能证道。”荡魔玄圣猜出姬飞晨的想法,冷冷答复:“等她证道,黄花菜都凉了。”

    似乎不想对姬飞晨过多解释,玄圣转而问幽冥教主:“你说,背后指点黄泉魔女的人到底是谁?”

    教主沉思道:“玄圣境界才能执子博弈,咱们这边唯有你才有资格跟他们博弈。我虽然境界到了,但毕竟还不是真正的玄圣,顶多就是从旁看一看局势。连我都如此,更别说黄泉魔女。小小一尊黄泉道君,如何谋划我们所有人?瞒过诸位玄圣暗中布局冥河?定然是某位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大佬,偷偷在背后指点。地界万魔界域的那人有可能,昔年离开这方宇宙有意收徒黄泉的玄圣也有可能。但因为涉及冥河,我更倾向于魔祖。”

    姬飞晨皱着眉:“又是魔祖?”这位老人家能不能安生几年,让大家享受几年清闲时光?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总之,阴冥宗一脉已经覆灭。接下来你接收阴冥宗,只管将魔祖这一脉转入你名下,也算你炼魔证道的成果。”

    教主提及炼魔成道,荡魔玄圣皱了皱眉,想起自己和姬飞晨之间的约定。若姬飞晨炼魔证道成功,自己还要不要弄死他?

    想到这烦心事,玄圣顿时拉下脸,起身说:“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他随手往棋盘上扔了几枚棋子。然后灵光一闪,从姬飞晨眼前凭空消失。

    教主收拢玄圣扔在棋盘上的几枚棋子,思量后对姬飞晨问:“你这次来,是问何时证道的事?”

    “嗯。黄泉魔女夺取冥河本源,虽然我凑齐三十三州冥河大道,但证道的成功率恐怕不高。”

    “所以,你需要借助外力。若能祭献一位大圣道君,相信也就足够了。”教主将玄圣遗留的一枚黑子塞给姬飞晨:“你瞧,你这本尊不是已经帮你布置好了?”

    “嗯?”姬飞晨摸不着头脑,捏了捏手中的黑棋:“他有那么好心,主动帮我谋划?”

    “那家伙‘刀子嘴豆腐心’,更别说关乎咱们的正事,他不会拖后腿的。”

    “老大,我要渡劫了,你要不要过来帮忙?”突然,靳少兰的讯息传来。

    教主哈哈大笑:“你瞧,机会这不是马上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