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07章 人命关天的事

    “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心吧!”秦风应承着。

    对于眼下的事情,秦风心中正好暗道了是个机会。

    自己前世后来的机遇,所传承的并不是秦家的传承。

    而是湘中的梅山山术。

    梅山山术在修士界中又被称之为梅山教。

    梅山教的法术叫做梅山法,当然,现在正统的梅山教已经不存在了,梅山法是其实可以说是修士界中里面最完善的一个法脉,其法之大、影响之深是很少见的。

    虽是发源于湘中古梅山地区,但几千年来湘西GXGZ等西南少数民族及东南亚国家都信仰梅山教,都广泛应用各种梅山法术。

    所以说梅山法是“法术大全”一点也不为过,其阳法和阴法都具备,包括攻击、防身、抗打、斗法、治病、和合、打猎、讨债、表演、蛊术、解禳、祈福、收禁、迁坛、收魂、招魂等等。

    其中最著名的法术应数“梅山水法”,即梅山“先天符水”。

    对于这些,秦风心中最是清楚。

    梅山一脉的传承,流传到如今,可以说是开枝散叶,划分出无数的世家,门派。

    梅山乃正统,传承自巫术。

    包括现在诸多的门派,传承中,诸多的术法起源,都来自梅山一术,也就是所谓的梅山山术。

    秦风心中清楚的很,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秦家的传承也是属于梅山山术的一种,更何况现在秦家的传承已经不完整了。

    以自己前世站在修士界巅峰的见识来看,秦家的传承,最多修炼到观气境界。

    风水术士六大境界,这在修士界中是通用的,历经了千百年的沉淀。

    养气、观气、定气、乘气、修气、问气。

    前世自己虽然修习了梅山山术,修为也达到了问气大圆满,自然很清楚这些常识。

    要在一个月的时间突破现在的修为境界,进入到养气境界,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修炼前世自己所遇到的机缘,修炼正统的梅山山术。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

    翌日。

    清晨。

    老爷子秦天一大清早的就出门了。

    秦风心中明白,爷爷是去好友家里过阵子,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避难,爷爷年事已高,普通的堪舆算命还没有什么,但是如果像这几天天天为人推算的话,心神很容易疲惫的。

    本来,堪舆命运,哪怕不是堪舆命格,只是一些小的堪舆,也会遭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自己明白,爷爷是那种很在乎秦家声望的性格,肯定不会因为拒绝而有损秦家的声望,别无他法,只能避开。

    秦风早早的起床,重生有一日子了。

    还是有点不习惯这样清贫的日子,虽然说前世自己并没有什么财富,但是以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过清贫的日子。

    重生到十八岁这一年,多多少少有点不习惯。

    打坐,洗漱,修炼,吃早餐。

    重新开始修行梅山山术,换个传承来修行,并不是简单的事情,一般的修士是根本做不到的,如果不是前世自己拥有极高修为的经验,加上重生之后,自己拥有问气境界大圆满的神识,秦风还真做不到。

    现在秦风每天需要做的任务,就是将体内的那丝丝气息,转化成为符合梅山山术的气息,一门不二法,这是修士界的常识。

    修士界讲究五行相符,梅山山术虽然和秦家传承没有什么冲突,两者也可以皆修,但是这只是前期,到了后期,这绝对的是一个大麻烦,前世自己就对这一点有着深深的感触。

    为此,还欠下了一个大人情,去求助了一个前辈。

    秦风摇了摇头,脑海中不在想这些,风水修炼,讲究随心。

    这大热天的,除了乘凉,吹风扇,还真没有心情去修炼。

    坐在堂屋的秦风,吹着风,手里拿着一本《葬经*注解》看着,这是爷爷秦天收藏的书。

    秦家在赵家村也没有什么亲戚,是十几年前迁移过来的,自然的也不会有什么人过来拉家常,这样正好,没有什么人打扰。

    秦风悠哉的想着。

    但是,悠哉的时光没有多久,就被打破了。

    秦风老早就发现了,一个中年人,顶着烈日,在村支书的陪同下,一脸焦急的朝着自己屋里赶来。

    “小风,在看书啊!”赵永军走了进来,擦了一把汗,对着秦风开口说道。

    “是赵伯来了,我去给你泡茶。”秦风起身,招呼着,对于这个村支书,秦风还是很客气的,前两天,因为爷爷解决了赵寡妇的事情,村支书送来了两袋米,还有些肉,另外还打了个一百块钱的红包。

    在九五年这个时代,两袋米,一百块钱,这算是很值钱的了,那个时候的一百块,相当于后世的一千,九五年的肉秦风记得很清楚,才两块多一斤。

    “小风,不用了,这大热天的也喝不下,你爷爷在家没有?”赵永军看了下四周。

    “爷爷他出门访友了,这几天都不会回来。”秦风开口说着。

    “赵支书,秦大师不在,这可如何是好,人命关天啊!”跟随在赵永军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听到秦风这么一说,顿时焦急起来,看着赵永军,一脸的焦虑,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这个年代,乡下还没有电话,所以,要找个人,很难。

    “老刘,这我也没有办法啊,秦大师不在家,要不,你去请别人吧。”赵永军听闻也是一脸无奈的说着。

    “赵支书,要是请别人能解决问题,我也就不麻烦秦大师了,这四乡八邻的,谁不知道秦大师是有真本事的啊,其他人,都是瞎忽悠的。”中年男子焦急的说着。

    “小风是吧!你知道你爷爷去哪里了吗?”中年男子转过头来询问了下秦风。

    “不知道,爷爷走的时候没有跟我说。”秦风应答着,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询问起来。

    “赵伯,什么事情,我爷爷走的时候交代我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够解决。”秦风被这个被称呼为老刘的中年人‘人命关天’四个字给吸引住了,开口对着村支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