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08章 养殖场的怪事

    秦风这么一说,顿时赵永军就看着秦风。

    对于秦风的话,赵永军还是相信的,那天赵寡妇的事情,赵永军也知道情况,平日里也清楚秦风跟他爷爷秦天多少学了点东西。

    “老刘,你把事情给小风说说,或许小风也能解决。”赵永军这话说出来,就坐在了一旁,显然是相信秦风的话。

    “赵支书,靠谱不?”老刘看着秦风,脸上的幼稚还没有完全褪去,有点担忧。

    秦风看着眼前的一幕,能理解,乡下有句老话是这么说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个中年人有担忧也是很正常。

    “你放心,怎么说小风也是秦大师的孙子,多少也懂的一点,知道轻重的。”赵支书开口保证的说着。

    “行,那我就说。”老刘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犹豫,心中做出了决定,死马当做活马医。

    “刘伯,你说,我听着。”

    “事情是这样的,发生在四天前……”老刘开始叙说起来。

    秦风在一旁也坐下来,听着。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这几年,镇上号召发展经济,老刘也就和同村的一个好友一起商量,合伙开了一个养殖场,养的是鸭,在鸭肠有着一个大水塘,水塘旁边老刘和同村的人搭建了一个简易的茅草屋。

    这也是晚上守夜,有个休息的地方。

    这年头,偷鸡摸狗的人很多,这鸭场开了有两个月了,鸭也快长大了,能卖钱了,防的就是这一点。

    但是,诡异的事情,就是发生在前几天那阵子。

    事情发生在四天前,刚好那天晚上轮到老刘守夜,守夜的人是轮流来着的,一人一晚上。

    大晚上的,也没有灯,老刘从家里过来,就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水塘里面有水溅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水里,类似有人跳水一样。

    老刘当时就打开手电灯,看了下茅草屋外面的水塘,然而,看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老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也就没有在意。

    那天晚饭的时候,老刘喝了点酒,所以早早的就睡着了,没有去管那么多。

    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老刘那个好友过来接手,老刘也就回家了,没有把晚上的事情当回事,甚至连提都没有提。

    一直到第三天的时候,也就是昨天上午。

    老刘去接班,替换那个朋友,因为在家里有点小事耽搁了,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早上六点就要赶过去的,但是耽搁了一会,一直到上午九点才过去。

    去到鸭场的时候,老刘当场就赶到奇怪,这个时间点,都已经九点了,但是这个时候,鸭场的鸭都没有放出来,不应该啊。

    平时,早上六点就将鸭放出来,然后喂养。

    今天自己过来的时候,水塘里面平静的很,一只鸭子都没有,全都管在笼子里。

    当场,老刘就莫名的赶到心悸。

    赶脚的走了几步,来到茅草屋内,入眼的一幕,顿时就让老刘整个人都头皮发毛起来。

    老刘那个朋友叫王二,此刻王二就那么板板正正的坐在茅草屋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要知道,茅草屋内这椅子并没有靠背,就是一张四方凳子,王二的表情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这样一幕,怪异的很。

    然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诡异的是王二的脸上,进门的第一眼,老刘就看到了,自己好友王二的脸上,长满了黑疙瘩,就好像那青春痘一样,黑色的。

    如果不是几十年的交情,仅仅看个背影就能够认出来,此刻,真的不敢肯定,这个面容恐怖的人,就是王二。

    当初,老刘就被吓住了,足足过了半响,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的上前,喊醒了王二。

    醒过来的王二十分的虚弱,对于脸上的东西,并不知情,只是全身无力,就好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一样,困乏的很。

    倒了杯水给王二喝,王二这才缓过神来,又赶紧的请来了医生。

    打了几瓶葡萄糖,这才缓过神来。

    不过医生也看不出王二这脸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整张脸都是那种黑色的豆豆。

    而王二本人也不清楚。

    一直忙活到下午,王二才有点精神,老刘送着王二回家,这才自己一个人晚上接班守夜。

    一整天的时间,老刘也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是以为王二得了什么麻诊之类的病。

    白天的时候,还特意的换了张床单。

    事情一直到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大概十点多钟的样子。

    忙活了一整天的老刘,准备躺下休息。

    刚刚躺下不久,茅草屋外面传来了一声清晰的水溅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跳水塘了一样。

    当时,老刘就一个激灵,猛然的坐起来。

    “噗通!”又是一声水溅声音清晰的传来,老刘能够清晰的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这个时候,有人跳水塘?还是有人偷鸭?

    老刘当场就是这么想的,拿起床头的手电筒,打开光亮,站起来,走到哦茅草屋的窗户前面,茅草屋架设在水塘边上,比较高,比平地高那么一米多,而茅草屋的窗户正对着就是水塘,一眼就能将水塘收入眼底。

    昏暗的手电光照射出去,老刘清晰的看到了水塘水波纹在扩散,但是却没有看到水塘中有人。

    水塘并不是很大,因为养殖场养的鸭子也就那么七八百只,所需要的地盘并不需要太多。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间,让老刘整个人头皮发毛,忍不住颤抖的一幕发生在眼前。

    又是“噗通”一声。

    老刘的视线之中,这黑漆漆的夜晚,连星光都没有,水塘在手电筒光亮的照射下,水塘表面溅射起水花。

    手电筒光刚好照射在那个位置。

    就好像,原本那里应该是有个人跳下去,跳到水塘之中,然后水花四射,水塘水面波纹绽开。

    但是现在,在老刘的眼中,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平白无故的,发出“噗通”的落水声音。

    老刘当场整个人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