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23章 尚成军的血光之灾(求推荐票)

    “开?不开?”秦风眯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狼毫笔,犹豫了。

    风水一学,包含千罗万象,这狼毫笔虽然只是一件法器,但是,只要气场自成一体,哪怕自己拥有问气大圆满境界的神识,也无法做到不损坏狼毫笔的情况下,堪舆出里面到底有什么。

    这是风水修士的常识,基本上,每一个修士都明白。

    犹豫了片刻,秦风做出了决定。

    “日后再去解开这个谜团,现在还需要用到这狼毫笔。”

    秦风想的很清楚,不是说自己对这个笔杆里面的东西不感兴趣,而是目前自己手中就这么一支法器,不值当,等日后自己修为提升上来,或者找到了其他法器,再来解开这个谜底,反正这东西放在自己手中,并不着急。

    将狼毫笔收起来,没有过多久,寝室里的人也都回来了。

    嬉闹一番,简单的洗漱之后,就开始入睡了。

    ……

    学校的日子,平淡而又充实,双十年华的少年少女,朝气磅礴。

    入学将近一个月了,参加完了军训,适应了校园的生活环境,秦风悠然自得的做着一名好学生。

    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秦风的修为,一直在暗中稳定的修行着,一个月的时间,修为已经进入到了养气中期境界。

    这消息要是让风水界中其他修士知道,肯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一般的修士,在养气境界提升一个小境界,没有个两三年,是压根不可能的,甚至有些修士,一辈子都会卡在这个境界上。

    而秦风,这还是在压制自己修为的情况下,就达到这个境界,如果秦风放开压制,以问气大圆满境界的神识辅助修炼,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晋升到观气境界了,这个消息要真的传出去,恐怕没有人相信。

    梅山一脉,属于山术。

    在风水界山、医、相、命、卜五玄学中属于上乘传承。

    风水界中,其实一般的山门传承是不会轻易行走江湖的,就算是行走,也会十分的低调。

    前世秦风对于这一切都十分的了解。

    “风哥,明天就十一长假了,有什么计划没有?”跟秦风一起从教室里出来的尚和正开口说着。

    “暂时没有,怎么?你有安排?”秦风笑着询问道。

    寝室的另外两人杜永和江年是决定回家,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去火车站候车去了。

    秦风自己因为家在南省,距离有点遥远,来回都要三天,而且,秦风也不像这些十七八岁的少年想家,所以,这个长假,秦风决定留在京市。

    “没有安排?风哥我还以为你不回家是约了哪个妹子呢?”尚和正打趣的说道。

    “怎么可能?就我这寒酸样穷学生,谁看的上我?”

    “既然风哥没有安排,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尚和正开口肯定的说着。

    “行。没问题。”秦风爽快的应答下来。

    自己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何况也就是去吃个饭而已。

    ……

    尚和正是京市本地人,家里距离京市大学也并不是很远。

    拦了辆出租车,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一个住宅小区内。

    进入小区门口的时候,秦风注意了周围,这个小区不一般,小区院子里面停满了七八辆小轿车,在九五年这个年代,拥有小轿车是一件很奢华的事情。

    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人,而且来往这个小区的人,基本上都是正装。

    小区五层楼,尚和正家正好在第三层楼。

    “妈,我回来了。”在门口,尚和正敲门呼喊着。

    “小正回来了,这是你舍友吧,快,进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正围着围裙,一脸的笑容。

    “阿姨好。”秦风问了声好。

    “好,快进来,把这里当自己家,不要客气。”中年妇女笑呵呵的说着,转过身,又呼喊起来。

    “成军,家里来客人了,招待一下。”

    进了门,家里的装修,可以说比较大气,这个装修格调,哪怕是后世来说,也算很不错的了。

    秦风意外了一下,自己心中清楚,前世的记忆,尚和正是官二代,但是,看这情况,他父亲的官职还不小啊。

    一顿忙活,中年妇女是刚从厨房出来。

    “你爸知道你要带同学回家,老早的就下班了,老早的就叫我去买菜。”

    “我就知道妈最好了。”尚和正也是满脸的喜色。

    话说着,刚好这时,一个人从书房出来,秦风认出来,正是上次送尚和正去学校的那个中年人,尚和正的父亲,尚成军。

    一家三口,对于秦风都是很客气的,完全看不到任何官场的脸色。

    秦风招呼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

    这个时候,秦风的脸色稍微的显得有些怪异。

    主要是从见到尚和正那一刻开始,脸色就开始变化了。

    上一次见到尚和正父亲尚成军的时候,是一个月之前,那个时候,在寝室里面。当时,虽然说自己并没有将他看相,但是也没有发觉有什么变化。

    但是,刚才进门看到尚成军的第一眼,秦风就看到了对方的面相,近期内有着血光之灾。

    尚成军的面相是明显的煞尾眉,眉头相聚,眉尾散开,这样眉相的人,其实骨子里是十分固执傲气的,一旦遇到认死理的事情,就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

    眉目,位于双眸上方,在风水学中,作为主寿特征之一,也是看相的第一要素,眉目在人的一生之中并非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自身的命运,缓慢变化,其长势是和命格息息相关的,这一点,在风水界是常识,就算一些没有踏入玄门的普通算命先生,都能够看出个一二。

    “眉间有煞,血光浓厚。这可不是小的血光之灾啊!”

    “不过没有道理啊,前世记忆里,自己虽然没有跟尚成军接触过,但是,也没有听尚和正说过家里发生什么大事?”

    秦风小声的呢喃着,心中充满了犹豫。

    “秦风,进入京市大学还适应吧?听小正说你是南方人。”尚成军坐下秦风对面的沙发上,笑呵呵的关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