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25章 奇怪的事

    “能,不过……”秦风开口应承下来。

    “小风,有什么要求你说,叔叔不是不懂事的人,那一套我懂。”尚成军看到秦风这个模样,顿时接过话来,开口说道。

    “我需要叔叔给我一个承诺。”秦风开口说着。

    “只要我力所能及,只要不伤天害理,只要不违背法律,我都可以答应你。”尚成军并没有盲目应承下来,而是转折的说了一下前提。

    “叔叔放心,这个承诺我相信不会为难你的,或许以后这个承诺永远都用不上。”秦风笑了笑。

    这事情,其实就是在给自己结缘,留条后路,前世的记忆告诉自己,尚成军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父亲,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官、员。尚家在京市的能量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这主要是尚家的那位老爷子。

    当然,这里是题外话,这个念头在秦风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叔叔,我想问一下,这一个月内,你有没有接触过奇怪的人或者事?”秦风回过神来,开口说着,人的命格不会无缘无故的变化,一个月之前,尚成军还没有血光之灾,一个月之后,生命线和智慧线就沾惹上了叉煞,绝对是有什么缘故的。

    “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尚成军听到秦风这么一说,顿时陷入了思索回忆之中。

    “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这一个月我每天都是按时上下班,也没有去过哪里?”思索了一阵,尚成军开口说着,稍微的有些不肯定。

    “叔叔,你仔细想想。”秦风接过话,想要破开这叉煞,肯定得找到源头,修士并不是神,就算自己拥有问气大圆满境界,想要平白无故的破开这血光之灾,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改命格,这对于修士来说,代价太大了,如果不是欠下天大的人情,一般修士都不会这么做的。

    更何况,自己目前还只有养气境界的修为,这个代价更加的大。

    “奇怪的人和事?”尚成军再次陷入了回忆之中。

    秦风并没有去打扰他,而是在一旁的椅子上做下来。

    刚才在使用术法查看尚成军手相的时候,秦风意外的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尚成军手相中的叉煞中带有阴煞之气。

    叉煞虽然也被称之为煞,但是只是人体内气运的一种外在表现,而且,叉煞在手相中是十分罕见的,基本上是不会出现。

    而尚成军的面相中虽然出现了血光之灾,但是却没有征兆表明,一般的风水师修士是看不出来的,自己也是通过手相才能够百分之百确定。

    叉煞中的阴煞之气,不可能是体内所生成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是外在因素造成的,这一点就得看尚成军接触过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疑惑着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时间缓缓的过去,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的样子,尚成军抬起头,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如果要说奇怪的事情,还真有一件。”

    “叔叔,你说。”秦风应答着。

    “这事情和我的工作有关系,小风,我是在档案局上班的,其实也就是个闲职,管理下京市的一些档案,平时接触的人也比较少,工作也不累。”

    尚成军开口说着,秦风在一旁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事情发生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前,那天快要下班了,我跟往常一样下班,我们档案局里面就四个人,那天因为我有点私事,是最后一个下班的,所以要负责检查门窗,”

    “档案局也就那么几间屋子,上了年头的档案,都会归纳到仓库之中,也就是近几年的档案,会在档案室里面,供应平常其他单位查阅,所以每天下班除了关门窗外,还要整理下散乱的档案,那天的时间是下午,已经超过平常下班时间了。”

    “我开始每间档案室都去检查一遍,当时我记得走到去年存档案的房间内,那个档案室里面的档案有点乱,似乎是被人翻阅过一样,当时天色也有点黯淡,因为快要下班了,所以就没有在意那么多。”

    “开了灯,将凌乱的档案随便的整理了一下,原本这只是个小事,当时没有在乎,后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意外的知道,那间档案室,最近一个星期都没有人查阅过,因为当时要去机、关开会,也就没有在意那么多,后来也就忘记了。”

    “我想,这一个月时间内,唯一所遇到的奇怪事情,就只有这一件了。”

    尚成军一口气说完,拿起书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下嗓子。

    “档案室的档案被翻乱了?”秦风听闻,疑惑了一下。

    “对,那件档案室是在档案局最里面的一间屋子,平日里虽然有人会去查阅,但是也很少,一个月难的一次,小风你也知道,一般要调查档案的,基本上都是上了年代的事情才会去调查,那件档案室所保存的是去年的档案。”

    “而且,第二天我也随口问了下同事,那个星期并没有人去查阅,而档案室基本上是每天都会有人整理的。”

    尚成军解答了秦风的疑惑。

    “叔叔,能不能等下带我去你们档案局看看。”秦风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

    “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去吧。”听到秦风这么一说,尚成军有些犹豫的询问了一下。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等吃完饭,都要七点多,再到档案局去,起码是八点以后。九月初的京市,天色黯淡的比较早。

    “最好是晚上去。”秦风镇定的说了一句。

    尚成军还想说什么,大晚上的麻烦人家,自己也有点怪不好意思的,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自己老婆的声音。

    “成军,出来吃饭了。”

    “好,知道了,就来。”尚成军应答了一声。

    “叔叔,吃饭去吧,我们吃完饭就去下你说的那间档案室。”秦风决定的说道。

    “行。”看到秦风这么坚持,尚成军也应承下来,没有多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