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29章 锁龙井

    尚成军似乎在回忆,整理语言。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说道起来。

    “小风,北新桥海眼的事情你听说过吧?”尚成军开口询问起来。

    “恩,听说过一点点。”秦风应答着。

    北新桥海眼的事情,自己确实是知道一点,不过是前世的时候听说的,如果没有重生的话,自己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事。

    北新桥海眼的事情,前世秦风也是从一位交好的修士口中听说过一点,北新桥位于京市东直门内大街西端、交道口东大街东端、东四北大街北端、雍和宫大街南端汇合的十字路口,属东城区北新桥区管辖。

    传说当年高亮治水,把一条龙锁在了北新桥的一口古井里,人称京市的海眼。

    说这刘伯温和姚广孝俩人建了京城,发现京城有几口海眼,东边通到大海。

    最大的俩一个在京西玉泉山镇在一个大庙地下,一个在北海,被白塔镇着,还有一个在北新桥,当时还叫北旧桥。

    风水界传言,据说桥旁有一座庙,庙里呢有一口井,井里面锁着一条兴元龙,北新桥就是为了镇住这个海眼。

    为什么叫新桥呢?原来呀,这条龙是苦海幽洲的老龙,占了京市不知多少年了,燕王修了京城后它就呆不住了,一生气就想出了个坏主意:让京城发大水,赶走了燕王他们就可以继续占着这里了,于是在北新桥这个海眼发起水。

    大水淹了金銮殿,燕王就找来刘伯温,刘伯温自然能算出是这条龙,就派姚少师出马,这个姚少师得了令就立刻捉龙。

    老龙不是对手,自然怕得不行了,到处乱跑,最后来到了北新桥的海眼,再也跑不了了,就求姚少师,说自己不过是因为刘伯温占了自己的家,进行报复而已,不是和姚少师过不去。

    姚少师也不会听它的就饶了它,还是要捉它,最后老龙说:“抓我也行,要刘伯温自己来才行!“

    姚少师根本不听这一套,直接和老龙打在了一起,老龙逃进了海眼,姚少师就追进海眼,这海眼下是一条水道,越走越宽。

    两个人上下翻飞,忽近忽远,姚少师抽出自己的腰带往空中一抛,化作一条长长的锁链,这条锁链直奔老龙,一下锁住了它的脖子.姚少师牵着老龙回到了地面,一下子把它锁在旁边的一口井里,这口井很深而且没有井栏杆。

    这龙锁好了,可是另一头锁在什么地方呢?姚少师左右看看找不到地方,想起了自己的宝剑,抽出来,一下子插进井里,剑立刻变成了一根直立在井里的铁柱子,铁链就锁在了这上面。

    之后姚少师又在井旁修了一座桥,盖在了海眼上。

    因为下面也没有水所以桥也没修桥翅,是座无翅桥。

    老龙自然不甘心被锁在这里一辈子,就问姚少师多咱它能出去。

    姚少师想了想说:“等桥旧了,你就可以出去了!“

    老龙觉得桥旧了还不容易,没几十年就可以了,就答应了。

    没想到姚少师给桥起名叫北新桥,总也旧不了。

    那老龙也再也出不去了,也不会发水了。

    有时人们好奇,还会去看看,具说把铁链子拉出一部分后,就能听到“唿唿“的声音,接着就是“哗哗“的,人们不敢再拉了,怕把老龙放出来,一撒手链就是稀里哗拉地回到井里了。

    传闻中,这北新桥的海眼被动过两回,一回是百年前倭寇进京市,见到这海眼古井,听说当时的这个传闻,倭寇不信这个,就顺着海眼古井的大铁链子往上拉,拉了一两公里后,这海眼古井中呼呼的往上翻黄汤,还隐隐的有海风的声音,伴着腥味。

    倭寇就慌了,赶紧把链子又顺了回去,这海眼古井才恢复平静。

    而第二次是几十年前的那场灾难,不相信这些东西,试图要打破某些传统,当时一些人也是把大铁链子往上拉,结果根倭寇一样,也全吓傻了,赶紧恢复了原貌。

    秦风回忆着,这海眼还有一个名称,叫做锁龙井。

    “几十年前的那次行动,其实在京市一直都有记载,并没有像传闻说的那么简单,当时死了将近上百人,只不过为了平息外界的留言,所以才压下来了,去年的时候,上面又阻止了一次行动,想探查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尚成军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小风,你也知道,京市在华夏的位置,特别是四九城内,上面是不允许出现一个这样不稳定的地方,所以去年的时候,上面组织了这次行动,行动的过程我不知道,事后,只是我一个多年好友告诉我,这次行动,死了人,足足死了三十多人,几乎现场参加行动的人都死了,包括我那个好友。”

    “这次行动的人,当场就死了二十多个,剩下的十多个人,也没有活过三天,包括我那个好友,在将这个档案袋交给我之后的第二天也死了。当时我收到这个档案袋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心中也是不敢相信,同时也知道,这些事情不是我能够接触的,就将这个档案袋藏在档案局的那间档案室内。”

    “所以这个档案袋是编外档案记录?”秦风接过话,所谓编外档案记录就是没有记录在册的档案袋,当然这只是民间的说法。

    “是的,当时这个档案袋并不是这个颜色的,跟普通的牛皮黄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我刚才没有认出来的原因。”

    尚成军解释的说道,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

    “这四张照片当时我就看过,这个面具就是上次行动打捞上来的东西。”

    “这个面具是从锁龙井打捞出来的?”秦风一怔,询问。

    “是的。不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在哪里?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小风,这件事情,跟我还有什么牵连吗?”尚成军有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秦风并没有立刻回答尚成军的询问,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拿起档案袋,打开,再次看起这四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