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大术士 精品香烟

第065章 虎符

    从山谷遗迹的空地奔跑出来。

    进入帐篷这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引起了秦风的注意。

    这道身影并不是别人,正是何光明。

    此刻何光明脚步踌躇,整个人都晃晃悠悠,身上的气息十分的微弱,就好像身受重伤一样,挣扎着走出了帐篷,整个人的呼吸十分的急凑。

    秦风打量了一眼,这一打量,顿时秦风就明白了一些东西。

    在何光明的左手之中,紧紧的拽住一块黝黑的令牌,这块令牌正是之前何光明从坑洞中挖掘出来的那虎令。

    此刻,虎令表面笼罩了一层浓厚的死煞之气,这一刻,秦风明白过来了,帐篷这边所爆发的死煞之气就是从这虎令上散发出来的。

    之前无法解释的事情,现在一下子就清楚了。

    不用说,山谷内的震动异状,肯定是这虎令所引发的。

    虎令又被称之为虎符。

    虎符是古代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用青铜或者黄金做成伏虎形状的令牌,劈为两半,其中一半交给将帅,另一半由皇帝保存,只有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

    虎符乃古代帝王,军中将领的特殊信物。

    这里是古勒山之战的战场,有虎符并不意外。

    秦风此刻心中明白,这虎符多半是女真一族族长之物,用来号召女真一族的,自古以来,虎符的存在,就有诸多历史记载,不仅仅是中原的帝王使用虎符,很多的少数民族,部落,都喜欢用这个。

    古勒山之战可以说这一脉的女真族全族出动,虎符一出,号令修士。

    自然的,这个虎符肯定是法器,随着这场战役的结束,女真一族败北,虎符随着女真一族战死的萨满修士遗留在这里,经过漫长的岁月,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联系。

    山谷地底所埋葬的肯定有鬼怪之物,而虎符保持着这种特殊的联系。

    因为虎符被何光明偷偷取走,回到帐篷之中,发觉这是一个半法器,自然的,作为一名修士,肯定会探查堪舆一番,在机缘巧合之下,触动了虎符中的某种波动,从而发出召唤令,召唤那山谷地底的某些存在。

    而埋葬在山谷地下的女真萨满英灵,或者说是鬼怪之物的存在,依旧保持着和虎符的联系,从而造成了刚才的那股震动和异变。

    这其中的关系,秦风一下子就想清楚了。

    “何光明,将你手中的虎符丢掉,快。”想明白的秦风,赶紧的上前几步,来到了何光明身前,开口说道。

    靠近何光明,秦风更加深刻的感觉到,何光明手中的虎符,正在吸收何光明体内的气息,这慌乱之中,虚弱的何光明也没有察觉到。

    虎符之上,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波动,弥漫着浓厚的死气,这浓厚的死气,缠绕笼罩着何光明的全身。

    在这种情况下,何光明更加的虚弱起来。

    秦风能够感受到,何光明此刻已经意识有点模糊了。

    “好!”

    秦风的这一声劝说,夹带着一股气息之力,是一种小秘术,能够让人神识清明。

    听到秦风的声音,何光明也瞬间就清醒过来,自然的,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自己的情况,没有任何的犹豫,应答下来,直接将手中的虎符丢在地上。

    整个人一松懈,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何光明将虎符丢在地上的瞬间,秦风并没有去扶着何光明,而是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夹在手中。

    那丢弃在地上的虎符依旧在散发着那种特殊的气场波动。

    秦风有过猜测,这种特殊的波动,应该就是女真一族号召萨满修士的号令。

    体内气息运转,秦风眯着眼睛,剑指夹着符箓,双手在胸前舞动起来。

    一道道气息注入符箓之中,在这漆黑的夜晚,秦风手中的符箓渐渐的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也幸好此刻,那些考古协会的专家都已经远离这帐篷了。

    帐篷周围也就秦风和何光明两个人。

    并没有什么外人,所以,秦风施法,不用担心普通人察觉。

    秦风的神情十分的严肃,手印掐出来,同时向前一步,一脚踏下去。

    “赦!”

    同时一声喝斥,手中的符箓,化作一道金色光芒,直接笼罩住掉落在地上的虎符。

    下一秒,符箓所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与虎符表面笼罩的黑色死煞之气接触。

    “滋滋滋滋”如同硫酸腐蚀的声音响起。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三四秒的样子。

    黑色死煞之气不敌符箓的金色光芒,瞬间败退。

    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过,照亮了周围的帐篷,只是瞬间,一切就恢复黝黑状况。

    漆黑黑的夜晚,在秦风的眼中,地上的这枚虎符,恢复了原样,什么黑色死煞之气也不复存在。

    同时,山谷中已经是很剧烈的震动,也渐渐的减弱下来,最后趋于平静。

    一直到这个时候,秦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一切,看似漫长,其实只是在瞬间就完成了。

    秦风施法之后,也是消耗比较大。

    刚才自己所施展的秘术,其实就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封印之术,属于梅山秘术的一种,这种秘术早已经失传,整个风水界,也只有秦风能够施展出来。

    “秦风,你也是修士?”

    恢复了一点气力的何光明,心有余悸的开口,抬头看着秦风。

    “没错。”秦风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这个虎符,直接收入怀中。

    这一幕,何光明看在眼中,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多谢你,秦风,救命之恩,不言多谢,以后有需要我何家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何光明欠你一条命。”

    何光明强撑着站起来,行了个修士抱礼,对着秦风说道。

    “你太大鲁莽了,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秦风看了一眼何光明,缓缓的开口说道。

    “什么地方?”何光明询问着。

    那虎符的异常,自己自然清楚,刚才的情况,自己也明白,如果不是秦风那一声喊叫,恐怕自己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对于秦风拿走自己的虎符,何光明虽然心中有所不甘心,但是,却没有资格表示抗议。

    ……

    ps:感谢诸位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