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78章 一脚踢哭你

    三……三年!

    完了!

    这是镇江所有警员的第一想法,顾局长这么沉稳的一个人,居然被马局长用上了激将法,心中不禁暗暗骂道,这马局长真是可恨!

    来到这里厚脸皮的争抢功劳就算了,居然连他们的奖金都惦记上了,要知道,大比武已经过去了两局,而东海的杭英才直到现在还没有出场!

    而他们这边呢?最强的队长陈诗曼已经出场一次了,就算是副队长也已经上过场了,第三轮还拿什么去赢?

    镇江瞬间有些人心惶惶,虽然相信他们最尊敬的顾局长不会拿他们所依靠来生活的年终奖金开玩笑,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有几个警员攥起了拳头,“不就是年终奖么!跟他们赌!不争馒头争口气!”

    当警察的哪有几个不是血气方刚的,即便是三年的奖金,也没有此时要争得一口气重要。

    陈诗曼也有些紧张的看了看苏南,即便是对他十分的有信心,但此时也不免有些担心,没想到本来只是一个集体荣誉的争夺竟然还挂上了他们靠之生活的奖金。

    “喂,臭**,你有没有把握啊?”

    苏南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尽力吧。”

    马局长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顾建国。

    “老顾啊,我很好奇,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信心呢?”

    顾建国笑而不语。

    虽然有些莫名其,但是这样正合了马局长的心意,“好,三年就三年!下一场,杭英才!”

    这个名字一出场,瞬间全场沸腾,东海的警员们不停的大声欢呼,此时杭英才仿佛就像是他们的英雄一样。

    不仅是为了这两个功勋,这一场比武更是赌上了他们接下来三年的奖金,赢,奖金翻倍,输……好像没有这个可能。

    “镇江市局由谁出场呢?”

    顾建国站了起来,目光看向那个不起眼的身影。

    “热心市民,苏南。”

    刷!

    全场的目光集中了过去,这个吊儿郎当,穿的像一个保洁似的男人,他上场?

    不会吧。

    东海和镇江两方的人都是这个想法,虽然苏南再表彰大会上,替他们说了几句话的确很解气,但这到了真格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虽然不说是以貌取人,但是就苏南这一副柔弱的样子,哪里像是格斗高手啊!

    再看看擂台中间早已经准备好的杭英才,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肌肉的爆炸程度,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苏南把叼在嘴里的半拉烟头,扔在地上随意的踩灭,吊儿郎当的往擂台中间走去。

    此时全场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就算是之前不看好苏南,但毕竟赌约已经成立,两个功勋以及他们三年的奖金的去留,全都寄托在苏南的身上了,希望这小子能有点奇招吧。

    陈诗曼轻轻拉住了苏南的胳膊,小声的说道。

    “如果打不过别硬来,安全第一。”

    苏南微微有些感动,这个大美妞对自己还挺关心的,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放心吧,我还要回来等着滚**单呢。”

    陈诗曼脸色一红,嗔怒的瞪了苏南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杭英才脸色逐渐的阴冷下来,穿的像个民工一样的人,竟然配拥有陈诗曼这样的美人?

    论长相,论身材,论财力,苏南哪一样能比得上他?

    看着陈诗曼关切的眼神,杭英才直气腰板,双手背在身后,满脸装逼的说道。

    “你认输吧。”

    杭英才的语气淡淡的,仿佛苏南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小蚂蚁一样,轻轻一脚就能踩死,这才是男人的霸气。

    眼神不自主的看了一眼陈诗曼,仿佛在说,你的小男朋友在我手里简直不堪一击。

    然而陈诗曼对他的眼神,直接就是无视。

    然而还没等苏南说话,马局长忽然站了起来。

    “第三局,杭英才胜。”

    全场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苏南张着嘴,眼神十分怪异的看着马局长。

    “我说认输了么?”

    马局长蔑视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瞧不起。

    “打不打有什么区别么?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要知道小杭出手向来都是没轻没重,万一一个不小心打坏了你这个热心市民,恐怕我们也不好交代。”

    顾建国站起身来,眼神中带着一丝怒色。

    “马局长,规则就是规则,无论是谁上场,也没有你来替别人认输的规矩吧?”

    马局长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那事先要说好,打斗过程中,若是出现了意外,导致这位热心市民伤残了,该怎么办?”

    镇江的警员们瞬间攥齐了拳头,怒目而视。

    这马局长明显就是在威胁!

    如果真的实力悬殊相差太多的话,怎么可能控制不住力道,伤残?除非是故意打才会伤残吧!

    真是太不要脸了,已经把我们镇江逼到这个份上,还恬不知耻的用手段么?

    顾建国不经意的扫了苏南一眼,看见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笑了起来。

    “伤残了,只有听天由命吧。”

    顾建国的一句话,让整个镇江警员都瞠目结舌,瞪大了眼睛,绝对的不敢置信。

    甚至心中已经生出一种想法,这个顾局长不会是和苏南有仇吧?

    杭英才忽然笑了起来,“听天由命?正合我意!来吧!”

    眼神转了过去,阴森森的看着苏南,小声的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怪就怪你找了你享受不起的女人!”

    苏南十分懒散的站在了杭英才的对面满脸不屑的抠了抠鼻子,手指轻轻一弹,一个赃物直接就弹在了杭英才的脸上。

    杭英才暴怒无比,瞬间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冲了出去,凌空飞起,硕大的拳头对着苏南的胸口狠狠的轰了过去。

    “你找死!”

    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这一拳,要是打在人的身上,恐怕就算不被打死,胸口的肋骨恐怕也会全碎了吧!

    苏南不躲不闪,只是背着双手眼观前方,看到即将落在他胸口上的拳头,陈诗曼的心一下揪了起来,她忽然有些后悔让苏南替他们参赛了,要是苏南有个三长两短,陈诗曼非得自责死不可。

    杭英才眼神中露出一抹精光,因为这一拳已经马上要打到苏南的胸口之上,虽然他始终认为,苏南不可能有跟他抗衡的实力,但是依旧是小心谨慎。

    但此时已经是势在必得,没有必要再留手了,拳头上不禁又加大了力道,反正之前已经说好,致伤致残,听天由命。

    然而拳头落在苏南的胸口上之时,想象中的骨裂的声音并没有传来,苏南轻轻的一个转身,杭英才的拳头就贴着苏南的身体擦了过去。

    这一拳好像打在一个棉花上一般,力道完全被苏南这一个微微的侧身卸掉,杭英才身形有些踉跄的冲了过去。

    忽然惊醒,现在自己是背对着苏南,猛地一回头,看到一个停在空中的脚和一个魔鬼般的笑容。

    “我说过,一脚就能踢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