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254章 苏南是个暴发户

    林长天……

    试问就算是再厉害的演员,谁能面对着自己的外公发.浪啊!

    靠!

    陈诗曼真是要崩溃了,你就算是化装成顾建国顾局长,陈诗曼都能接受,这外公……

    然而苏南的脸色却是异常的凝重,非常严肃的说到。

    “在你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比如说你碰倒了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同事,一点点细微的表情变化都会出你,很可能让你丧命的,你知不知道?”

    陈诗曼狠狠的咬着牙,虽然苏南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她在心底里仍然是不能接受……

    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陈诗曼才渐渐的适应。

    虽然距离苏南的标准还差很多,但是已经不错了。

    毕竟这才一天的时间,要知道在血狼小队里面,这种课程都是要进行至少一个月的训练的。

    苏南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悲剧再次重演。

    曾经就有这么一个兄弟,在卧底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弟弟,正好弟弟被一帮小混混在欺负。

    他们从小相依为命,当哥哥的怎么可能看着弟弟受欺负不去管?

    结果……两兄弟全部丧命。

    这个一直是苏南多年以来的痛,从那以后,在苏南手底下训练出来的臭小子们,这一关过不去,直接就被淘汰,还是回普通连队算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陈诗曼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种感觉,微醺的状态也已经没了,现在很清醒,两个人开始准备执行任务了。

    临走之前,苏南忽然叫出了陈诗曼。

    走到前面,拉着她长达膝盖的裙子,轻轻的一撕。

    “撕拉”一声,裙子破开。

    陈诗曼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我新买的裙子!”

    苏南无所谓的笑了笑,“撕裂风,很流行的,不用谢……”

    靠!

    陈诗曼看着苏南吊儿郎当的背影,真是气的够呛,虽然这样更性感了一些,但是……好暴露啊。

    算了,反正听这个家伙指挥吧。

    ……

    红堂酒吧每次到了晚上的时候,都是热闹非凡,几乎都要爆满了。

    这里鱼洞混杂,什么人都有,不过大家都是比较低调,没有太张扬的。

    然而此时酒吧的门大开之后,却是忽然进来一个非常嚣张的人。

    这个嚣张,光是从打扮上就能看的出来。

    上身休闲装,看起来挺高档的,结果下身穿了个大裤衩……

    人字拖,大金链子,大金表……

    造型真特么雷人。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想,这一身行头这么贵,怎么就搭配的这么狗.屎呢。

    而且这个人长得也有点太恶劣了,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嘴角居然还有点抽搐,像是面瘫一样。

    左手那这两个金属球不停的晃动着,右手夹着一只大雪茄,那模样别提特么多欠揍了,比暴发户还暴发户。

    这个嚣张的男人,没错,就是苏南。

    他将自己的脸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是为了安全起见,万一这次任务没有成功,被人发现了,难免会对林家造成危险。

    至于这个暴发户后面跟着的这个妞,就是瞬间吸引人的眼球了,实在是太靓了!

    尤其是胸前这波涛,卧槽极品啊!

    这小裙子,还撕开了一点,真是特么让人羡慕。

    苏南其实还是有点可惜的,因为陈诗曼不会缩骨功,所以只能简单的化妆一下,要是熟悉的人见到她还是会认出来。

    这一点苏南也没办法,毕竟这是童子功,想要教,也教不会。

    “哎呦卧槽,这里妞不少啊?”

    苏南抄着一嘴南方方言走了进来,这也是细致伪装的一种,南方大多是沿海城市,那边比较发达,所以富裕的人或者是暴发户比较多,这种口音会让人信服。

    看着苏南的这副样子,很多人都投去厌恶的目光。

    苏南晃着胯大摇大摆的走着,一个服务员端着酒杯路过的时候,苏南还很骚气的在人家屁股上摸了一把。(在这里,南哥要我强调一下,他单纯的是为了伪装,绝对不是想要占便宜,绝对不是……)

    结果服务员脸上虽然有一瞬间的不悦之色,但是很从容的就换上了一个勾人的眼神。

    苏南哈哈大笑了一声,然后颇有深意的看了陈诗曼一眼。

    你看看人家,这伪装,比你溜多了。

    陈诗曼一脸无语,这苏南简直就是个**,从骨子里就是,这种形象对他来说真是毫无违和感,他就是这么个人!

    苏南大摇大摆的走到一个卡位的中间,看着里面的几个小伙子和女人,很装逼的扔出去几张华夏币。

    “给老子腾个地方!妈的!”

    几个小青年哪敢惹苏南,这架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

    赶紧拿着几百块钱灰溜溜的走了。

    苏南拉着陈诗曼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搂着陈诗曼,然后目光却是盯着那些在舞池里跳舞的女人。

    典型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苏南的目光扫过了很多地方,只有一个地方他始终没有看,就是对面墙角上的监控摄像头。

    和监控摄像头对视,是最大的忌讳,因为对面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你的目的。

    就像现在。

    监控摄像头的另一端,一个寸头的男人正皱着眉头盯着里面的人。

    “这是什么人?”

    此时监控室只有两个人,一个寸头,一个肌肉男。

    可惜他们两个人说话没有人能听见,如果苏南有顺风耳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两人说的,居然纯正的岛国话。

    岛国和华夏只是一海之隔,所以长相上面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华夏语如果学的非常的溜的话,是没人能看出来他们的国籍的。

    肌肉男也是用岛国语和寸头交流。

    “老板,这个人是新面孔,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寸头的眼睛微微的眯着,他们现在正是缺资金的时候,正好就来了个暴发户,这个人要是底子干净的话,寸头一定要好好的交结他一下,毕竟这种暴发户是最好骗的了。

    “我去亲自看看。”

    寸头拿了一瓶红酒,走到了苏南的卡位边上,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苏南忽然猛的站了起来。

    对着陈诗曼就是一个耳光!

    “啪!”

    “贱人!老子这点要求都不满足,给你的钱你白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