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524章 破墙而入

    唐柔嘴里不知道被塞了一个什么东西,是一个防止咬舌自尽的sm工具。

    此时万念俱灰,唐柔真的想快点死。

    求你了,杀了我吧!

    然而耿少文根本看不到唐柔极其可怜的爱囚的模样。

    即便是看见了,那也只是增加了耿少文近乎于变态的征服快感。

    呵呵,今天,我一定要细细的玩弄这具身体。

    让唐柔感受到他的雄风!

    然后……

    把她买到最下贱的窑子里去,伺候那些最低等的贱民,伺候那些乞丐,那些流浪汉,那些口水都擦不干净浑身屎尿的疯子!

    耿少文出钱,看着他们玩唐柔,直到折磨死她!

    一想到这里,耿少文的小腹里就烧起了一团火,这种变态的心里,几乎已经侵占了他的大脑。

    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耿少文的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苏南吧?

    赶紧紧张的看了一眼裘东邪。

    只见裘东邪满脸不屑的神色,之前听耿少文说过苏南这个人。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修炼者,在这世俗界混的人,能有多强?

    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炮灰而已。

    你不来也就罢了,只要是敢来,定让你有去无回!

    裘东邪满不在乎的直接打开门,正准备出手,然而外面的人,却是耿人杰。

    “耿先生。”

    对于耿人杰,裘东邪还是要礼让三分的,毕竟远桥集团的老板,有钱有势。

    现在裘东邪的美好生活,都是耿人杰的慷慨解囊。

    耿人杰很有礼貌的笑了一下,对裘东邪当然是表面上十分尊敬,这种棋子没到最后,当然是不能放弃。

    关上门之后,看到床上躺着的唐柔,还有一脸激动模样的耿少文。

    耿人杰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于这个丫头,实在是太过于执着了。

    “父亲,我……”

    耿少文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耿人杰也是不忍心在说什么。

    “行了,别哭丧着脸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出了什么事情,还有我和裘老呢。”

    耿人杰不愧是人精中的人精,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无论到什么时候,耿人杰都能很不着痕迹的让别人很舒服。

    这就是他的能力。

    裘东邪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没错,有他在,谁也不能把这对父子怎么样。

    听到父亲的允许,耿少文终于笑了起来。

    这一下有父亲撑腰了,事情就好办多了。

    “父亲,这个唐柔真的是非常的极品,不如今天……我们父子……”

    听到耿少文的话,耿人杰十分爽朗的笑了起来。

    “哈哈,少文,你真是长大了,好,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不拘小节,今天咱们父子,就一起开个荤?”

    本来耿人杰是不怎么主张把女人看的太重的,但是进屋以后见到躺在床上十分无助的唐柔的一瞬间。

    也是有一丝心动的感觉,儿子的眼光不错啊,果然是够清纯。

    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十分客气的说到。

    “裘老,要不然,咱们一起?也能加紧一下咱们的感情,正所谓人生三大铁,同过窗,扛过枪,嫖过……哈哈哈……”

    裘东邪愣了一下,随即老脸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别看他一把年纪了,这方面还倒是真挺在行。

    “好,那老夫就和你您们父子二人一同开个荤,也体会一下的感觉,哈哈哈……老夫可是好多年都没玩过女学生了。”

    听着这三个人肆无忌惮的淫邪的语言,唐柔的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

    真的好想昏过去,不,是死过去。

    求你了,现在来一场地震吧,直接让我死在这里,千万不能被这么侮辱……

    唐柔满脸泪水的开始疯狂的扭动着身躯,然而手脚都被困住,根本就无法动弹。

    “呵呵,唐柔,你个贱人,让你对我百般拒绝,你知道我的腿么?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还有苏南那个土鳖,把我的腿打断了,我现在的腿里还有一个钢板!等我一会玩完了你,也让你体会一下这种感觉!现在嘛……还是不要了,免得影响我把你这两条扛在肩膀上的快感!”

    说着,耿少文的两只手粗暴的撕开了唐柔的外衣,撕拉一声。

    唐柔忽然感觉绝望到了极点,真的会生那么惨的事情么……

    就在她小的时候,那场大病都没有夺走她的生命,就是这么一个坚强的女孩,竟然会落到这步田地么!

    不!

    绝不会!

    一声衣服撕开的声音,伴随着的,是一个巨大的声响!

    哄!

    破门而入!

    哦,不,准确的说,是破墙而入!

    因为整面墙,带着门,全都被一个身影瞬间轰塌!

    一个充满暴怒,眼神通红的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耿少文的脸色终于变了,一看到这个人,他的腿就隐隐作痛。

    有些害怕,又带着无比的恨意,咬牙切齿的吐出他的名字。

    “苏南!”

    听到苏南这两个字,唐柔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尽管看不到眼前的情形,但是唐柔依旧能感觉到,此时苏哥哥一定是非常愤怒吧。

    苏哥哥……你终于来了……

    裘东邪冷笑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仙风道骨的模样,淡淡的说到。

    “你就是苏南?看起来挺普通的嘛,没觉得你有多厉害啊?”

    苏南的眼睛扫了一眼床上的唐柔,身体能动弹,应该没受什么伤,衣衫虽然有些不整,但是内衣还在。

    这才放下心来,看着眼前的三个人,目光锁定在了耿少文的身上,淡淡的说到。

    “耿少文,我曾经放过你一次,但是你执迷不悟,天堂有路你不走,那我今天就送你下地狱!”

    裘东邪冷笑一声,直接站在了耿少文的面前,淡淡的说到。

    “小子,你这么说话,实在是太嚣张了吧,未免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我圣心门要保的人,凭你?应该是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