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525章 耿人杰,死!

    听到裘东邪的话,苏南的眼神中有一丝波动,转过头来淡淡的说到。

    “圣心门?呵呵,你知不知道夏红朵,张扬,杨飞旋,是怎么死的?”

    裘东邪忽然愣了一下,这三个人的名字,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那都是圣心门的名人,尤其是夏虹多,更是三长老的掌上明珠。

    杨飞旋,几乎和裘东邪的实力不相上下了。

    这三个人,竟然都是死于这小子的手里么?

    苏南……苏南……

    怪不得这么熟悉!

    难道他,就是那个人的徒弟?

    当初的抢婚事件,虽然三长老回去没有细说,但是那么多圣心门的弟子都在场,这个事情也就是成了人尽皆知的秘密。

    三长老女儿和姑爷,被人打死,他连还手都不敢还!

    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是苍凌天的徒弟!

    修炼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玄阶高级以上的,不允许和参加低级别的战斗。

    为什么有这种规定?

    其实就是那帮老家伙怕死而已。

    试想想,如果两个黄阶的高手打起来了,一方死亡,引出了玄阶高手出来报仇,那么战斗等级就会上升。

    继续这么上升的话,早晚会上升到地阶!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那就不是普通的打架了,只要交起手来,那就必有一死!

    苍凌天不怕,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怕。

    用了多少年的时间,无数个奇遇,吃了无数的苦,才熬到了地阶,整个修炼界的巅峰,谁会甘心死去?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当初苍凌天一个人单挑圣心门的时候,一场血战,两方老大都没有死。

    但是那场战斗的详细过程,除了两个当事人,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听到苏南的话,裘东邪陷入了犹豫。

    按照他的实力,其实是可以对苏南出手的,但是……苍凌天的性格,他们圣心门可是最了解了。

    这种规矩对他来说有用?

    我就打你小的了,你老的呢?出来,我照样打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老子不怕!

    对于苍凌天,所有人都是头痛的。

    所以,裘东邪还真是不敢对苏南出手。

    看到裘东邪犹豫的样子,苏南冷笑一声,淡淡的说到。

    “不敢动手就滚开,别影响我杀人!”

    裘东邪闭上眼睛,虽然这么做很无情,但是为了自己不得罪那样一个级大人物,也只能退了一步。

    苏南脸色阴冷,一步一步的走向耿少文父子。

    耿人杰真的慌了,凭他的智商,很快就分析出来,这个裘东邪,一定有什么事情害怕苏南。

    当然,不是本身的实力,而是实力之外的东西。

    耿人杰有些慌张,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到。

    “小友,咱们有话好说,你看,这个女孩我们还没动,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不至于杀人,况且你杀了我们两个也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你说对吧?”

    “这样,你这次放过我们父子,我给你一笔钱,非常可观的一笔钱,你看如何?”

    听到耿人杰的话,苏南淡淡的笑了一下,声音很平淡,如同温水一样的。

    “有些人,我给过一次机会,他就没把握住,今天,我要是再给你们机会,那我真的就是脑子坏掉了,呵呵,别害怕,你们父子一起下地狱,还有个伴!”

    耿人杰的脸色终于变得极其的难看,因为苏南的脸色太坚定了,坚定的让他害怕。

    心里已经慌乱到了极点,十分慌张的说到。

    “别……别杀我们,我把我所有的资产都给你,流动资金,公司资产,房子车子,总共将近十亿的资产,我都给你,只求你放过我们父子!”

    面对诱惑,苏南依旧是无动于衷,每一步踏出去,都仿佛是一个锤子重重的敲击在耿人杰的心里。

    “呵呵,不需要,留着给你们在地狱里用吧!”

    看着苏南一步一步如同阎王索命一样的走过来,耿人杰脸色忽然变的极其难看,对着裘东邪大喊道。

    “裘老!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只求你保我儿子一命,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耿人杰今天算是看出来了,他的气数已尽,千思万虑,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死到临头,他也不会去怪罪谁,只希望他耿家能够留下一脉相火!

    听到耿人杰的话,裘东邪心动了,那可是十个亿啊!

    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到。

    “好!我就拼一拼!”

    裘东邪答应了之后,耿人杰终于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从兜里拿出一把防身的匕,直接对着苏南就冲了过去。

    “小子,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命!”

    一个普通人,对于苏南来说,毫无威胁,他这么做的想法,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给耿少文逃跑的机会而已。

    不过既然老家伙来送死,苏南自然是也收下!

    砰!

    苏南随手一拳就把耿人杰打翻在地,将他的一条腿卡在床底下,另一条腿狠狠的一拉!

    咔嚓一声!

    骨头断裂的声音!

    当然,不是腿骨,而是盆骨!

    就像是舞蹈的时候,老师帮忙开叉。

    而苏南,就是帮耿人杰开了个叉,只不过,这个叉,开的有点大!

    “嗷!”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种连着心的疼痛感席卷了全身。

    耿人杰此时浑神抖,口吐白沫,但惟一的一点,就是神智很清醒,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下体的那种被撕裂的疼痛感。

    也就是俗称的,蛋疼。

    蛋疼究竟有多么的疼,呵呵,如果说女人分娩孩子时的痛苦,是1

    那么,男人蛋碎的时候,疼痛是37

    37倍!

    被苏南放大到了极限!

    拉着耿人杰的腿,一脚一脚的踢在他的裤裆上。

    啪啪的声音伴随着血水像是水泵一样的往外窜出来。

    真的恐怖到了极点。

    就在苏南残忍的杀死耿人杰的时候,裘东邪一把掐住耿少文的脖子,威逼利诱的说到。

    “你们家的财产证明都在哪?”

    耿少文此时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但这种紧要关头,立马恢复了清醒。

    “我要是死了,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裘东邪狠狠的咬着牙,看来,今天必须要得罪苍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