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758章 拼酒

    都是垃圾……

    卧槽这是跟谁俩呢?

    尼玛的这可都是铁骨铮铮的东北汉子,你特么敢跟东北人说喝酒?

    都是垃圾……这话真是太嚣张了!

    就连叶玉兰也看不过去了,喝酒对于叶玉兰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众所周知,女人都分为两个极端,要么就是一点都不能喝,要么就是能一直喝。

    不过苏南……他有那个酒量么?

    张落书冷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就是啪啪的打他的脸啊。

    十分豪爽的说到,“好小子,来我龙虎山找麻烦的,有打架的,有打枪的,但是来踢馆喝酒的,你算是第一个了,今天我张落书说道做到,要是不把你喝倒,老子就从这个山头滚出去,山头的老大让你来当!”

    张落书这话一说出来,苏南还真愣了一下,这个东北汉子也太冲动了吧,至于么,不就是喝个酒么,又不是打你的脸了。

    苏南淡淡的说到,“我对你的这个寨子没什么兴趣,你只要说话算话,把人给我放了就行,只是不知道,东北汉子,说话算不算数啊……”

    “放屁!”张落书瞬间就火了,面红耳赤的说到,“我告诉你,老子虽然是土匪,但是老子绝对是有道德的土匪,老子从来都不劫良民的,更不用说遵守诺言了,兄弟我没别的特点,就是一诺千金,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来吧!”

    张落书十分的痛快,直接就带着苏南几个人走进了屋子大厅,进入这个大厅的时候,苏南才知道什么叫做土豪。

    看看人家土匪头子,我了个天,虎骨,人参,跟雨伞一样大的灵芝,卧槽这简直就是土豪中的土豪啊。

    似乎也是看到了苏南几个人震惊的样子,张落书豪爽的一笑。

    “小子,刚才你口出狂言我才想起来,你要是输了……你怎么办?”

    苏南想了想,自己的身上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动心的,干脆就指着叶玉兰,淡淡的说到。

    “为了公平起见,我要是输了,就把她给你当压寨夫人吧……”

    叶玉兰瞬间就翻了个白眼,她算是明白了,苏南这是胸有成竹了。

    对于苏南,叶玉兰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这个家伙就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虽然叶玉兰现在不是他的女人,但是别人碰一下肯定是不可能的。

    说不定这个家伙已经把自己给当做他的禁脔了,能用她做打赌,其实就是在暗示叶玉兰,这个赌注,他赢定了。

    然而让苏南没有想到的是,听说了这个赌注之后,张落书竟然没有多少的兴奋的样子,反而是一副嫌弃的模样。

    要知道叶玉兰可是一个货真价实得美女,绝对的一等一,对于男人的诱惑力绝对是普通女人的上百倍上千倍,但是这个张落书在这么一个环境下,竟然没有激动?

    张落书撇了撇嘴,十分勉强的点了点头,仿佛是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行吧,就这么定了,反正那个小丫头也是为了给我兄弟当媳妇,这个女人你要是输了,那就给我兄弟当媳妇吧。”

    苏南在心里暗暗的撇嘴,这家伙之前说过,他有老婆,但好像老婆不在身边,看来是个妻管严啊……

    这么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而且又是个山寨的寨主,竟然怕老婆……实在是太有喜感了,苏南真的很想认识认识他的这位真正的压寨夫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清臣虽然有些担心,但是看见自己的老姐居然都是一副十分淡定的样子,不知道这俩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索性就静静的而看着吧。

    很快,一个超长的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好酒。

    当然,没有后院的女儿红,那可是张落书留着娶压寨夫人的时候用的呢。

    十几个东北大汉整齐的坐在桌子的一边,虎视眈眈的看着苏南,还从未见过如此能装逼之人。

    而苏南,站在桌子的另一边,一只脚踩着桌子,脸上充满不屑的说到。

    “呵呵,来,今天我看你们到底是不是怂包!”

    苏南二话不说,直接端起来一坛子酒开始就往嘴里猛灌。

    咕嘟咕嘟……

    所有人都震惊了!

    卧槽这个有点吓人啊……

    要知道,这可不是古代武侠片里面的那种低度数的白酒,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六十度自己酿造的好酒!虽然不上头,但是酒劲儿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么一大口一大口的喝,太牛逼了吧?

    看到苏南这个样子,寨子里的人瞬间就有些怂了,不过……一想还有老大呢,还有这么多人呢,十几个人还喝不过他一个人?

    就在众人震惊的这个功夫,苏南已经喝完了所有的酒,把坛子放在桌子上,十分豪爽的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

    最关键的是,苏南喝的如此好爽,但是……一滴都没有撒!

    好酒品,好酒量!

    就连张落书都不禁有些佩服了。

    “呵呵,一坛子完事儿了,你们不会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吧?”

    苏南的话真的是很刻薄,一个人喝十几个人,竟然还能在气势上占了上风,这真是太特么欺负人了。

    张落书眼睛一立,厉声喝道。

    “谁来?”

    虽然已经气势上败了下来,但是心里还是有能够安慰自己的东西,那就是苏南能喝过一个,你能喝过一群么?

    这帮人的酒量有一个算一个,其实都是不错的,苏南刚才都已经如此豪饮了,他们当然也是不能差了。

    一个大胡子的男人端起来酒坛子,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不仅是十分的没有风度,而且很多酒水从两腮溢了出来。

    大概几十秒吧,一坛子酒也没有喝光,放在桌子上,脸色通红,打了一个酒嗝。

    看到这幅样子,苏南十分嚣张的说到。

    “呵呵,怎么?留下点酒,养金鱼么?”

    “日!我喝!”

    那个大胡子男人被苏南激的满脸羞愧,继续端起来那半坛子酒,强心灌进了肚子里。

    喝完之后,直接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苏南淡淡的一笑,看着自己乾坤戒里,那个给唐柔洗澡的浴缸里的那些酒水,不禁暗暗的笑了笑。

    “来来来,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