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872章 随个份子

    对于苏南的不礼貌他似乎并不在意,只不过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就连诸葛侯都赢不了他,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子能赢了他?

    宇文策是一个非常沉稳的人,就算是面对不太强劲的对手,也是要用百分之百的重视程度,比如现在。

    大概琢磨了一分钟左右,宇文策还没有走出第一步。

    苏南已经无语了,看了一眼诸葛侯,脸上那一幅无语的表情。

    诸葛侯微微一笑,摊开双手,那表情很明显就是说,不好意思,我师父就是这样……

    苏南无奈之下掏出手机直接就开始跟妹子聊天起来,一边发着语音一边等待这这个墨迹的老头。

    终于,三分钟之后,宇文策走出了第一步。

    苏南紧接着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直接下了第二步,然后就继续玩手机,这家伙真是太墨迹了,简直跟诸葛侯一个德行,难道复姓的人都这么爱装逼,以后不要叫宇文策了,你也叫宇文装逼算了。

    回头看了一眼诸葛侯,这货居然跟宇文策一个表情,在旁边坐着紧紧的皱着眉头,好像是被这个棋局给吸引了。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师这么认真的下棋。

    在苏南看起来,这可能是一个非常无聊的棋局,但是在诸葛侯和宇文策的眼里,面前的已经不是一局普通的象棋了,而是一场军事战争,苏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拿着手机开始跟小萝莉,冷妃,唐柔一起聊天,当然,是三个人分开聊的,其实苏南真的很想建一个群,但是估计建了群之后下场会非常的惨……

    半个小时过后,宇文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了,因为苏南竟然如此步步紧逼,要知道,他的套路可是一环扣一环的,人家都是下象棋是走一步,看十步。

    但是宇文策已经看到了后面二十步,作为青出于蓝的诸葛侯,更是看到了五十步之多。

    然而苏南……却只是一边玩手机,一般心不在焉的下象棋,是不是的还刷一刷朋友圈,跟别人发几条语音一下,这个小子下棋从来都不想,只要是宇文策走完了第一步,苏南就立马走第二步,根本不用思考的空间。

    这种人只有两种情况,一来是装逼,二来就是真的牛逼。

    然而苏南是那种人现在很明显是真的牛逼,因为宇文策此时竟然落在了下风!

    丢了一个车不说,现在的整体局势也是非常的不好,下到这里,师徒两人已经彻底的被这个棋局给吸引进去了,就连诸葛候也忘了刚才的目的,什么拍卖会都抛到了脑后去了。

    干脆师徒两人每一步都开始商量了起来,两个人,对战苏南一个!

    诸葛侯和宇文策小心翼翼的商量了一步,直接吃掉了苏南的马,虽然效果不大,但是好歹也能扳回一城,要不然一直被苏南这么凌厉的攻势给吊打是在是太被动了。

    苏南很随意的看了一眼,然后直接把最中间的小卒子向前走了一步。

    诸葛侯瞬间愣住了,不禁脱口而出。

    “完了。”

    “恩?”

    宇文策虽然是诸葛侯的老师,但是在眼光这方面,诸葛侯已经青出于蓝,要不然也不可能有今天的社会地位。

    诸葛侯紧紧的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样子,拿着折扇在棋盘上比划了几下之后,宇文策也缓缓的明白了。

    接下来的几步已经不用再下了,苏南一环扣一环,他们两个仅仅是这一个小小的贪婪,就被苏南瞬间找到了破绽,是在是太厉害了……

    这个年轻人,竟然有这么深厚的造诣!

    而且要是苏南和他一样一边琢磨一边下棋,宇文策也可以理解,但是让他理解不了的是,苏南的心思完全就没有在这盘棋上啊,一般玩手机还能赢了他,实在是太强了。

    宇文策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淡淡的说到。

    “小侯,你有这样的朋友在身边,我也就放心了,记住,心浮气躁容易冲动是你的大忌讳,也许这个在别人的身上是优点,但是放在你的身上,就是致命的缺点啊,从今天开始,你出师了。”

    “谢师父。”

    诸葛侯也是若有所思,这是他第一百三十五个师父,今天也出师了,博学古今的诸葛侯,却是对苏南有些敬佩之色,难道是他想的太多了?没有苏南的那种算计?

    看到那个老头终于走了,苏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把手机里那个象棋大师关掉了……

    刚才跟这老头下棋实在是太费劲了,苏南干脆下了一个号称难度最高的象棋大师,调成了地狱级模式,老头走一步,他就在手机上走一步,电脑怎么应对,苏南就怎么应对老头。

    最终宇文策还是败给了科技……

    幸亏宇文策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然估计一定会吐血身亡……

    “行了,你终于可以脱身了,咱们去找个地方喝点酒,商量一下晚上的事。”

    苏南正准备拉着诸葛侯去商量一下那个地图能不能提前卖给他的时候,忽然看见了诸葛侯得袖子上有一块黑布,刚才因为没太注意,而且诸葛侯的衣服本来就是黑色的,现在看到这个,苏南瞬间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

    “家父今早去世了。”

    苏南愣了一下,在胳膊上绑一块黑布的确是家里的长辈去世了的风俗,但是诸葛侯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悲伤,苏南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和令尊的关系不好?”

    诸葛侯微微一笑,摇了摇折扇,淡然无比的说到。

    “我和家父关系非常好。”

    “那你……”

    “呵呵,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伤心吧?你觉得伤心有用么,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规律,谁也改变不了的东西,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因为一个改变不了的东西而伤神呢,家父走的很安详。”

    苏南不禁愣了一下,这诸葛侯还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能做到这一点泰然处之的,真是没几个人,起码苏南自认为做不到。

    低头沉思了片刻,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脸上十分肃穆的塞进了诸葛侯的手里,淡淡的说到。

    “哎,节哀顺变,这二百块钱……我随个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