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18章 斗酒诗百篇

    滕仙真是着急死了,这俩傻比干啥呢,能不能别装逼了。

    一个想要找师父帮忙,另一个想要收徒弟,但是到了这个关头还非要装逼,真是气死人了你说不是!

    然而那俩人却是没有一个估计滕仙的想法的,依旧是互相嘲讽。

    苏南微微一笑,淡淡的说到。

    “玄真境三品又如何?你觉得你很厉害?人啊,不光是需要有实力,更重要的是要有才华。”

    “哦?”

    陈逍遥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惊喜的模样,颇有一丝玩味的看着苏南,淡淡的说到。

    “你的意思是,你很有才华?”

    滕仙吓了一跳,完了完了,让你小子瞎说话啊,我在山下都问你了你会不会作诗,你连作诗你都不会你在这吹什么牛逼啊!

    还才华……一会师父让你作诗怎么办!

    滕仙当然是十分的了解陈逍遥,作为整个秘境的第一才子,陈逍遥也被人成为陈书生,虽然实力很高超了,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关注,一提到陈逍遥最大的话题就是他的酸腐,明明是个练武之人,偏偏喜欢舞文弄墨吟诗作对,实在是让很多人都觉得好笑。

    听到陈逍遥的问题,苏南两只手背在身后,挺直了腰板淡然的说到。

    “没错,论修为,我可能不如你,但是论才华……呵呵,你绝对不够资格当我师父。”

    “好小子,竟然如此口出狂言!不如我们来比一比?”

    陈逍遥其实平时还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任何人嘲讽他都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然而苏南今天真的是戳到了点子上了,陈逍遥对于武修方面其实并没有多么大的追求,但是对于才华这一块,有着很热衷的态度!

    苏南的嚣张已经彻底勾起了陈逍遥的战意。

    苏南冷笑一声,脸上的嘲讽更加的明显了,忽然跟旁边的滕仙小声的说到。

    “兄弟,你认识李白么?”

    滕仙急得都快跳起来了,“什么李白李黑的,你傻呀,竟敢顶撞师父?”

    苏南对这个回答非常的满意,点了点头然后瞬间挺直了腰板,淡淡的说到。

    “既然你想比,那就比一比吧,不如比比作诗如何?”

    作诗?

    陈逍遥忽然笑了起来,如果刚才苏南说出琴棋书画这些东西,也许陈逍遥还没那么大的自信,但是说到作诗……呵呵,整个秘境陈逍遥说第一,还没人敢说第二。

    滕仙也是气得鼻子都冒火,这人啊真是蠢死了,作诗可是师父最牛逼的地方了,简直比师父炼丹还牛逼了,你这不是撞枪口上了么!

    如果苏南真的被师父给打脸了,估计这次拜师又要泡汤了,太虚宗的那帮师兄又要来装逼嘲讽一番了,每次想到那帮人的嘴脸,滕仙都气的要死。

    陈逍遥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淡淡的说到。

    “好,作诗就作诗,不知道你想怎么个比法?”

    真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说到意思就是所有的文章,没有一篇能够让全世界的都觉得好的,所以并没有一个评判的标准,难道要找裁判么?找谁?滕仙?

    算了吧,滕仙能不能听懂都是有待考察呢。

    苏南想了想,忽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很随意不屑一样,淡定的说到。

    “来点酒吧,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我号称诗仙,斗酒诗百篇,我现场随便作几首,如果你不服,那就算我输了。“

    嘶……

    滕仙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牛逼让你吹的真是响当当啊,斗酒诗百篇?你咋不上天呢?

    再说了这个规则也太随意了吧,你作诗,只要师父服了就算你赢了?

    那要是我的话,就算我心里服了,我嘴上也不会说出来的啊!

    然而陈逍遥肯定是不会像滕仙一样的不着调,对苏南的话也是十分的好奇,诗仙,斗酒诗百篇,竟然还有如此口气之大的年轻人,他还真要见识见识!

    直接大手一挥,一坛酒两个碗,放在了面前,陈逍遥淡淡的说到。

    “好,那规则就按你说的来,如果你现场作诗能让我心服口服,别说拜师了,你让我拜你为师都行!”

    “呵呵,好!”

    苏南端起一碗酒,直接放在嘴边咕嘟咕嘟……两口下去,脸色一变。

    噗……

    瞬间直接喷了出去,满脸嫌弃的说到。

    “这是酒?这是掺了水吧?”

    这个倒真不是苏南装逼,这个酒合喝起来大概跟啤酒的酒精度差不多,但是没有啤酒的味道也没有啤酒的气泡,所以真是难喝的要死。陈逍遥有些不高兴了,虽然我的确是想要收个靠谱的徒弟,但是你这么装逼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这虽然不是最好的酒,但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名酒了,你居然说难喝?

    “哼,小子,你喝过比这还好喝的酒?”

    苏南翻了个白眼,真心有些看不过去了,这里的人挺惨啊,这就算是好久了?

    这次苏南也没有太小气,直接就从空间里拿出来一坛酒,这个酒在地球上也是绝对的好久了,68度五十年的女儿红,苏南的准姐夫张落书可是珍藏了好久,上一次喝多了被苏南弄来了几坛,今天正好尝一尝。

    光是这个用腊密封的酒坛子一拿出来,酒香就已经飘满了整个院子,陈逍遥的脸色骤然发生一丝变化,这……这是什么酒!怎么会这么香?!

    苏南小心翼翼的打开封口,大拇指轻轻的一挑,酒坛子的塞子瞬间就弹了起来,一股浓郁的粮食酒香味道扑面而来,就连滕仙这不怎么喝酒的人,都觉得这个酒实在是……太香了!

    陈逍遥好像是有些激动,甚至都没有询问苏南的意见,直接就拿起来一个碗,把原来自己认为上品的酒瞬间洒在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倒上一碗苏南的酒,放在嘴边细细的闻着,那表情简直陶醉到了极点。

    苏南到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一碗酒下肚也是精神满满,这女儿红果然是名不虚传。

    苏南端着酒碗,单手背后,漫步于闲庭之中开始了装逼之路,声音很悠扬很缓慢,淡然无比的‘现场作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