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40章 天山童姥颜如玉

    一剑挥出,苏南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停下,眼神依旧是有些空洞和木讷,此时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要战斗,而是一种信念,龟爷留给他的那种信念!

    苏南反手直接挥出第二剑!

    “玲珑剑诀,斩草除根!”

    大开大合,气势如虹!

    “玲珑剑诀,横扫千军!”

    随着力量的积压,气势的储备,加上龟爷那神兽之血的力量,苏南的脑海中,终于映出了玲珑剑诀的第四式,从上至下,从天而降直接劈下!

    “玲珑剑诀第四式,剑走偏锋!”

    四道剑气几乎以相同的时间书冲天而出,左子清脸色大变,再也不敢留手底牌,大喝一声,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黑色的薄雾,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又上升了一番!

    然而……

    噗……

    剑气依旧是打在左子清的肩膀上,整条手臂瞬间和身体整齐的分离!

    左子清脸色惨白,咬紧牙关,强忍着即将昏迷的欲望,在空中接住自己的断手,飞快的点穴止血!

    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神有一丝惧怕。

    “你……你是玲珑剑主!”

    苏南站在原地没有说话,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向前迈了一步!

    左子清瞬间脸色大变,哪还敢逗留,不过这玲珑剑主若是像要追杀自己实在是太简单了,左子清狠狠的咬着牙,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

    把手上的空间戒指摘下来,往苏南的身后狠狠的一扔,然后自己本身往反方向掉头就跑!

    这是左子清人生中第一次狼狈而逃,也是唯一的一次死里逃生。

    不过左子清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的屈辱,而是感觉到后怕。

    玲珑剑主,再现江湖!

    万年前的传说,竟然是真的,这天下,要大乱了!

    ……

    等左子清走远了之后,苏南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

    龟爷在玲珑剑里住了那么长时间,也算是朝夕相处,平日里称兄道弟的,但是在苏南心里,还是拿龟爷当做长辈一样的看待,如今虽然龟爷只是肉身消散,但在那最后一刻,苏南真的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登徒子,你放我出来!”

    在玲珑剑的空间中,颜如玉恢复了一点气息大喊大叫着。

    苏南没有说话,心念一动直接给颜如玉放了出来,坐在地上继续独自伤神。

    颜如玉捂着胸口脚步有些踉跄,见到苏南本来气得要死,但是猛然发现这里竟然满地的鲜血,在玲珑剑的空间中,她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见到如此打斗的痕迹,颜如玉有些懵了。

    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南,“你……你把左子清打跑了?”

    苏南坐在地上没有说话,整个人还沉浸在龟爷事情的伤心中。

    不知道为什么,颜如玉看见苏南盘坐在地上低着头的样子,竟然有一丝心疼……

    不行!

    这个登徒子一定是在装可怜博同情,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定要赶紧回武林盟总部,否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南缓缓的站了起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龟爷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毕竟龟爷没有死,苏南稍微发泄一下就好多了,看来接下来要寻找起死回生之法为龟爷重塑肉身了。

    恢复心态之后,苏南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左子清的那个戒指捡回来,心想那人真是太谨慎了,刚才苏南已经是强弩之末,站在那里纯属是强撑着,没想到这货还上当了,竟然扔出来一个空间戒指。

    要知道这种戒指,几乎就是每一个修炼者的身家了,如今苏南的戒指里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那些卫生巾,什么天材地宝珍珠石头,凡是有能量的东西,全都被龟爷的鲜血给吞噬掉了。

    拿到这个戒指,苏南还没来得及打开看一看,前面的颜如玉直接忽然就跪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苏南大惊失色,赶紧冲过去,把颜如玉抱在怀里。

    “孩儿他妈,你怎么了?“

    颜如玉都已经油尽灯枯了,但是依旧瞪着眼睛怒视着苏南。

    “登徒子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苏南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我抱着你怕你不舒服,赶紧说你怎么了,我应该怎么救你?”

    颜如玉对自己的清白看的十分的重要,上一次被这个家伙给亲了之后,颜如玉就勃然大怒,几乎快把整个武林盟都翻遍了,只可惜没有找到苏南,没想到今天再次落入了他的手里,我颜如玉究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不用你管!你个登徒子你放开我,我就算是死也不用你管!”

    看着颜如玉一幅贞洁烈女嘴硬的样子,苏南气得真想抽她一个耳光,一咬牙一跺脚,干脆直接抱起颜如玉的脖子,将她的头抬到半空中,在颜如玉惊恐无比的神色下,吻住了她的双唇……

    “唔……”

    颜如玉整个人再次呆住了,浑身绷紧,甚至差一点痉挛起来,从小就被封建思想教育的颜如玉,今天竟然被一个登徒子给亲了……颜如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去反抗,连手脚不知道该放在那里。

    也不拒绝,也不回应,就任由苏南为所欲为。

    大概几分钟之后,苏南放过了颜如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现在行了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你说你矫情什么呢,现在快说说,我怎么给你疗伤吧!”

    颜如玉浑身脱力躺在苏南的怀里,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

    苏南翻了个白眼,就这样的女人是怎么生出我那个可爱漂亮的闺女的?

    正在苏南准备给颜如玉把脉的时候,忽然惊恐的发现,颜如玉的手脚正在一点一点的缩小!

    这……这是什么鬼!

    大概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颜如玉的身体中终于停止了变化。

    看着怀里这个看起来大概跟十二岁左右的小女孩似的身体,苏南不禁惊恐的喊了一声。

    “卧草!天山童姥啊!”

    最关键的是,颜如玉身体变小,但是衣服可没有变小,宽松肥大的丝绸料子,直接就滑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