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43章 狗粮

    怪不得左子清一直都没有翻阅这本书,不过想想那个男人真的是有些可怕,不仅是修为那么高强,而且竟然还研究炼丹术?

    要知道,武道一途专心最重要,例如你是练剑法的,要是同时修炼剑法和刀法,那么这两样东西你一样都练不好。

    不过能同时在武修和炼丹术上有造诣的人,真的是不多,这个左子清,不简单啊。

    然而苏南却是没有想过,他自己这么妖孽的人都存在……

    ……

    苏南双手被在身后,沿着原路走了回去,走进一家店铺的时候,老板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到。

    “穷鬼,买不起就别……“

    没等那个老板说完,苏南直接大袖一挥,地上地上数年就多了一大摊的龙币,金光灿灿美不胜收,苏南露出一副无敌是多么寂寞的表情,指着上面的那个四级炉鼎淡淡的说到。

    “那个我买了。”

    “好好好!“

    老板一看到这么多钱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赶紧给苏南把这炉鼎包好。

    拿到了炉鼎之后,苏南依旧是一幅嫌弃的模样,脸上充满正经和严肃,十分认真的对那个老板说道。

    “以后你不要以貌取人,你这么做生意是不对的,我刚才没钱买,那只是我试探你,我像是那种没钱的人么?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以后注意点!”

    说完这句话,苏南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里,装把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

    回青云山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一趟出门,除了龟爷受伤比较郁闷,还算是收获颇丰。

    到了山上,远远的苏南就看见了陈逍遥坐山门口悠然自得的喝茶,苏南走过去,很恭敬的叫了一声师父。

    陈逍遥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继续闭目养神。

    苏南吐了吐舌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苏南从窗子里看到了陈逍遥消瘦的身影走了回去,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原来陈逍遥是在等自己平安回来,看来这个师父是真心的对自己好,还有滕仙那个师弟。

    哎呀糟了,忘了给滕仙买烧鸡……

    苏南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等明天给滕仙两个兵粮丸吃吧。

    休息了一会之后,苏南就拿出来那个四级炉鼎,这个四级炉鼎浑身是青色的,两耳三足,显得十分的厚重,两个耳朵上还雕着两条龙熠熠生辉。

    轻轻的打开炉鼎的盖子,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传了出来。

    苏南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的确是个好东西,炼丹跟茶道有些相似,使用了很多年的茶壶,茶壶本身就会有一种茶香,而炉鼎也是同样的道理,这个炉鼎看来应该是年头不小了。

    苏南拿出那本太极丹决看了一眼,把今天重点研究的那些技巧烂熟于胸,然后开始正式的炼丹。

    ……

    第二天一大早上起来的时候,滕仙果然是兴致冲冲的跑过来,先是问了问苏南自己是不是又变帅了,然后就问到了烧鸡这个问题……

    苏南只好给了他一个三纹兵粮丸,结果滕仙一边吃还一边嫌弃,这东西都是你用来喂狗的,居然还给我吃!

    这要是让其他人听见,估计一口老血就会喷出来啊,三纹丹药给你吃了,你特么竟然还嫌弃!

    师徒四人吃了早饭之后,邱周荣就赶紧去后山练功了。

    对于这一点,其实只有滕仙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大师兄越来越刻苦了呢。

    苏南和陈逍遥都是心知肚明,这邱周荣是胆小怕事,生怕太虚宗的人来找他的麻烦。

    苏南在心中冷笑一声,还以为这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不过是鼠辈而已,看了一眼陈逍遥的表情,苏南微微一笑,这个陈逍遥对一切事情都是心知肚明,但是他就是不说而已,这种性格苏南倒是第一次见到。

    师徒三人刚刚吃完了饭,青云山就来了不速之客。

    “呵呵,陈师叔真是好悠闲的生活啊。”

    两个男人站在山门口,一老一少,年少的穿着太虚宗标志性的灰棕色的衣服,脸上的五官跟袁子明有些相像,不过相比于袁子明,这个男人明显更加的活泼一些,也无脑一些。

    从他不断抖腿的动作就能看得出来,这个人的教养很一般。

    而那个老头,个子比较矮小,大概有一米五十多的这样子,脸上泛着一丝红光,鼻子特别的红润,一看就是喜欢常年喝酒的人,这两个人站在一起,这个组合倒是挺有意思的。

    年轻之人名叫袁家和,正是袁子明的堂弟,上一次袁子明在这里被爆了菊花,他自然是来讨回一个公道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袁子明冷笑一声说到。

    “敢为哪位是邱师兄?”

    陈逍遥缓缓地站了起来,脸上波澜不惊的说到。

    “小徒今日不在山上,你若是找他请改日再来吧。“

    陈逍遥这么说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一来是不想得罪太虚宗,二来……如果这个人真的要动起手来找麻烦,陈逍遥可能会不得不出手,可是就算他出手也未必有什么结果,毕竟他的右手已经废掉了,然而这样一来,就给太虚宗留下了把柄。

    袁家和继续抖着腿,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虽然他现在真的很想把这几个人都教训一番,不过父亲说过,陈逍遥这个人不简单,虽然现在看起来是个废人,但暂时还是不要惹他的为妙。

    袁家和微微一笑,尽管叫着陈师叔,但是脸上没有丝毫尊敬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我听说你们青云山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了,三纹丹药都拿来喂狗了?”

    陈逍遥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看着苏南,上一次袁子明来的时候,事情发生的经过他虽然听见了,但是却没有看见,也不知道苏南倒是真的还是弄虚作假。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苏南的身上,袁家和也是上下打量了苏南一眼,大概明白了这个人就应该是堂哥口中的那个青云山新来的师弟了。

    苏南微微一笑,回头很随意的指了指,淡淡的说到。

    “喏,我家大黄正在吃着狗粮呢,你们太虚宗怎么对我家狗,都这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