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44章 谁来打脸?

    袁家和愣了一下,随和苏南指的方向看过去,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竟然真的是三纹丹药?

    之前听堂哥回去把整件事情十分夸张的说了出来,他自然是有些不太相信,不过当他亲眼看到苏南养的那条大黑狗,在吃着那三纹兵粮丸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而且在黑狗的旁边,还散落着一些一纹丹药,二纹丹药,我的天!

    什么时候丹药这么不值钱了?

    袁家和感觉整个人生观都要崩塌了!

    不是说青云山陈逍遥已经是穷的叮当响了么?听说这师叔是六大派里面混的最惨的一个,不仅是炼丹术废了,而且徒弟都跑光,没有任何的收入来源……

    可是今日一见,有点不太一样啊?

    这三纹丹药都用来喂狗,一纹二纹的更是数不胜数,这简直就是富豪一般的生活,这哪是穷人啊!

    陈逍遥微微皱眉,看着地上那散落的丹药不禁抬起头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苏南,陈逍遥现在虽然手臂废了,但是眼力还在,他一眼就能看的出来那些丹药都是残次品,也就是炼丹的过程中出现了某个差错,导致整个丹药变成了效果很一般的糖豆。

    这个到不是让陈逍遥惊讶的地方,让他最为诧异的是,这些二纹,一纹的残次品丹药,都是苏南练出来的?

    他才接触了炼丹术……两天吧?算上拜师那天,总共也只有三天,这期间陈逍遥只是随口点拨了他那么一两句,就能有如此的造诣?而且要知道炼丹其实跟打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需要金钱的喂养。

    好枪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那牛逼的炼丹师,都是要天材地宝喂出来的。

    没有大量的炼丹经验,根本不可能成为优秀的炼丹师。

    陈逍遥虽然囊中羞涩,不过那天和苏南正式拜为师徒的时候,也是给了他大部分的药材,那些东西大概能让他炼制二三十枚兵粮丸吧,虽然不多,但那已经是陈逍遥的全部身家了。

    可是现在看来,那地上除了兵粮丸,还有各种各样的药丸,这小子……这趟下山都干了什么?

    虽然有点疑惑,但是这一点陈逍遥还是不会去过问,毕竟是徒弟的隐私。

    袁家和看着这一幕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尤其是那些三纹丹药,他真想抢两个回去。

    不过作为太虚宗的一员,肯定是不能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眼神中带着一丝贪婪和郁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狗吃的那些丹药,这才恋恋不舍的把头转过来,冷哼一声看着苏南。

    “没想到青云山的各位师兄弟现在都这么奢侈了,看来陈师叔的手伤是痊愈了?恭喜了。“

    袁家和自然是认为那些丹药是陈逍遥练出来的,那可是三纹丹药,不可能是他们这种同辈弟子能够炼制的,就算是天赋异禀的左子清,也不过只能炼制二纹丹药。

    袁家和今天来,其实就是为了试探一下陈逍遥的底,如果他的手真的痊愈了,恢复了当年的功力和炼丹术,那么整个武林盟毫不夸张的说,都会跪舔陈逍遥。

    因为一个炼丹师对于修炼者乃至于整个门派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只不过这陈逍遥是否痊愈了……还不是特别的确定,所以袁家和才带着这个老头来到了这里。

    这个矮小且满面红光的老头,名为杨松,是太虚宗的一位炼丹师,也是整个太虚宗教学炼丹的总教头。

    杨松微微一笑,走上前来带着一丝挑衅的目光看着陈逍遥说到。

    “听说你就是几年前武林盟的那个炼丹天才?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嘛,怎么样,要不要玩一局赌丹?“

    赌丹!

    袁家和眼睛一亮,看来这杨松前辈果然是有底气啊,要不然也不可能直接就要跟陈逍遥赌丹。

    所谓赌丹,就是两个炼丹师进行打赌,两个人同时炼丹,谁炼出来的丹药品相更高,丹纹更多就算赢,输了的,要赔付一套丹药所需的天材地宝一份。

    这个赌局已经算是豪赌了,假如说杨松和陈逍遥赌丹,杨松炼制出来一个极其昂贵稀缺的丹药,那陈晓瑶就必须要赔给他一份,这样的赌局一来是看炼丹术,二来嘛,就是看谁有钱。

    陈逍遥脸色微微一变,右手的拳头微微动了动,但依旧是没有攥紧,小臂上的那种无力感让陈逍遥非常的郁闷,不过对于这种人的嘲讽陈逍遥早已经习惯,赌丹?以前这种事情陈逍遥从未败过,如果拒绝对方的赌丹,那对于当年有丹王称号的陈逍遥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然而已经有了这么多年被人嘲讽的经验,陈逍遥早就已经习惯了,练就了一身淡然若水处事不惊的本领,对于这种小人来说,陈逍遥并不在乎。

    不过其实在陈逍遥的内心最深处,还是有一丝疼痛的。

    都是男人,谁能没有一腔热血?

    只不过,面对这种人的嘲讽,陈逍遥没有能力去打脸。

    心中带着一丝苦涩,脸上的表情仍旧是波澜不惊,有一丝慵懒,淡然若水的说到。

    “呵呵,没必……”

    就在陈逍遥正准备说没必要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站在了陈逍遥的面前。

    苏南微微一笑,轻轻的向前迈出一步,站在了杨松和陈逍遥两人之间,脸上露出一丝十分和蔼礼貌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你没有资格跟我师父比,像我这种渣渣就能虐你了。”

    杨松那贼眉鼠眼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不满意的神色,冷冷的说到。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狂妄了么?我跟你师父才是同辈之人,轮得到你一个小辈再这里指手画脚?”

    苏南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十分正经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笑声十分的不礼貌也十分的不尊重人,然而苏南却是丝毫不顾及杨松即将生气的模样,淡淡的说到。

    “你跟我师父是同辈人?我怎么觉得……你比我师父还要大一辈呢?同样是炼丹师,我师父好不容易把炼丹师的平均颜值给拉上来了,你一出现,又特么给拉下去了,你说你惭不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