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74章 胯下之辱

    “啊……”

    神乐惊呼了一声,然后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夫君主动一些还行,可是夫君也这么害羞,神乐真是害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一想到可能好几天甚至是一个月半个月才能见到夫君,神乐咬了咬嘴唇,直接拉着苏南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中……

    ……

    十分钟之后,苏南从空间中退出来,蹲在地上擦了好久的鼻血,这神乐真是有料啊,简直快赶上小曼曼和蒋婉莹了,真是特么的小妖精啊。

    本来刚才想把神丹社的事情跟她们说一下,不过光顾着亲热了,而且两个姑娘也忙着养伤,索性就以后再说吧。

    苏南站起来,看了一眼那个银色的徽章,本来想扔掉的,不过一想银子也能卖点钱,索性就留着吧,不过这个徽章做的实在是太难看了。

    等老子以后在这里发达了,也弄个漂亮的徽章。

    苏南十分嫌弃的把这个神丹社的徽章别在了屁股后头……要是让神丹社那帮老家伙看见估计一定会吐血身亡吧……

    苏南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就直奔目的地而去了,太虚宗。

    ……

    此时在太虚宗里面,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正在院子里扫地,这一幕在太虚宗非常的常见,但是谁也想象不到,这个扫地的中年男人,是太虚宗的右护法!

    堂堂右护法,竟然在院子里扫地,说出去都会被人笑掉大牙。

    然而右护法那老实巴交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不开心,仿佛这就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一样,兢兢业业的扫着地,一头短发配上比较破旧的衣服,更显得他十分的老实,好像随便一个弟子都能欺负他一样。

    正在右护法收拾院子的时候,忽然一个鸽子飞了过来,右护法愣了一下赶紧拿起来这个鸽子打开一看,眼神中瞬间露出一丝精光。

    “陈兄!”

    没错,这封飞鸽传书,正是陈逍遥发过来的,虽然让苏南去太虚宗是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锻炼,但其实陈逍遥在内心里还是非常的不放心的。

    所以给他在太虚宗的好友飞了一封书信,让右护法照顾照顾苏南。

    右护法点了点头,陈逍遥和他乃是多年的好友,这个忙要是能帮,自然还算是要帮的。

    正准备下山的时候,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右护法,你这是要干嘛去?”

    一个很阴柔的男人走了出来,一身浅灰色的衣服穿在他消瘦的身体上看起来十分的和谐,这个男人乍一看还算是英俊,但是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和眼眶就能发现。

    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一看就是非常热衷于房事的那种男人,而且给人一种很阴险的感觉,只不过跟他这幅阴险不太相配的是,整个人走路散发出来的那种强横的气息,实在是让人有些害怕。

    此人正是左护法。

    作为太虚宗的地位颇高的左右护法,然而待遇却是相差如此之大,一个在屋子里修炼喝茶,另一个却跟门徒一样辛苦干活……

    面对这强势的左护法,右护法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就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情况,说是准备下山迎接苏南。

    “恩?青云山那个弃子?被陈逍遥那个废物逐出师门了,又来我太虚宗?呵呵,我随你去见识见识这个弑杀师兄的……‘人才’。“

    ……

    当苏南来到太虚宗的门口的时候,看见这壮阔豪华的山门,倒是觉得挺壮观的,走到这山门脚下,两个穿着很深蓝色衣服的年轻男人拦住了苏南。

    那标志性的太虚宗的衣服和上面的一颗星星可以看到出来,这是太虚宗的内门弟子。

    “干什么的?”

    苏南看了一眼这个内门弟子,脸上油光水滑的,拳头上也是有很多的茧子,看来是练功挺努力的一个人功夫弟子应该不错。

    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是苏南,前来投奔山门。”

    “苏南?”

    陆丰瞬间愣了一下,随即那原本挺客气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十分嘲讽的笑容,眼神充满了鄙视眼神中明显的写着瞧不起的神色,阴阳怪气的说道。

    “呵呵,我当时是谁呢,原来是被青云山逐出师门的牛逼人物啊?哈哈哈,你现在可出名了,整个武林盟都认识你,你这是无路可走来投奔我太虚宗了?”

    苏南的脸色也是渐渐的变得有一丝冷漠,这个人刚才看到苏南那一身白色的漂亮袍子的时候,显得很客气和恭敬,但是一听说苏南的名字时候,态度瞬间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脸之快让人咋舌。

    非常冷漠的说道。

    “是又如何?”

    看到苏南居然还能如此嚣张的说话,陆丰瞬间冷笑一声,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的明显了。

    “如何?呵呵,丧家之犬说话居然还能这么有底气,真是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想加入太虚宗是吧,可以,把这身衣服脱下来给我,然后从这里钻过去。“

    说着,陆丰张开双腿,指着自己的裤裆,脸上露出非常嘲讽的样子,让苏南从自己的裤裆下面钻过去。

    想拜山门是么,先受胯下之辱吧。

    丧家之犬就要有丧家之犬的觉悟,求人还能装作不卑不亢的样子?

    而且陆丰也是对苏南十分的嫉妒,明明就是一个被人赶出来的丧家之犬,竟然还穿着这么高档的衣服,而且一副淡然若水的样子,让陆丰十分的不爽。

    在他的印象里,苏南应该是那种狼狈的模样,跪在他们面前求他们,才能让他进去,否则我太虚宗又不是垃圾站,凭什么收留你这个弃徒?

    苏南冷冷的看着陆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

    “让我钻你的裤裆?你确定?不知道你的裤裆能不能承受得住啊。“

    陆丰哈哈一笑,脸上的嚣张之色更加的明显了,作为太虚宗的内门弟子,他的优越感是无与伦比的,尤其是对于外人,对于苏南这种无门无派的丧家之犬,更加的嚣张无比。

    “哈哈,我的裤裆可是玄铁做的,你来试试?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只要你钻过去了,我们以后就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