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75章 态度大转变

    苏南的脸色变得愈发的冰冷,呵呵,钻过去了就是兄弟?

    这话听着还真是有趣,太虚宗的人都像这个弟子这么傻逼么?

    苏南冷笑一声,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呵呵,那既然如此,你先钻我的胯裆吧,我先拿你当兄弟,如何?”

    “你找死!”

    陆风的脸上露出阴狠的神色,“一个丧家之犬竟然对我出言不敬,我看这太虚宗你是不想进来了!”

    ……

    此时在不远处,两个身影站在一个隐蔽的大树后面,静静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右护法神色有些尴尬和焦急,但是那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面对左护法的强势他根本不敢反驳。

    “左……左护法,你看这好歹也是故人交代下来的,而且我们都是武林盟的一员,你说……“

    “闭嘴!”

    左护法自然是不会给他好脸色,这就是懦夫一个,这种人要不是资格老,掌门怎么可能会选择他当右护法,这左右护法说出去挺好听的,但是这家伙明显是给自己丢脸。

    看着山脚下发生的事情,左护法冷笑一声。

    “正如陆丰所说,不过就是一个丧家之犬而已,他陈逍遥都不稀罕要的,想进我太虚宗哪有那么容易?”

    “哎……”

    右护法本来就是个很懦弱没有主见的人,被左护法这么一说更加的不敢声张了,陈兄啊陈兄,你交代我的事情我有点难办了啊。

    ……

    苏南听到陆丰的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山上的某个地方,眼神露出一丝冷漠的神色。

    “太虚宗还真是挺牛逼,不过这么牛逼的地方看来不适合我。”

    说完之后,苏南转身就走,要不是因为陈逍遥很建议他来这里,苏南早就不伺候了,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算是这个门派再庞大,最底层有陆丰这种人,门派终究是会垮掉的。

    今天来的人只不过是苏南,若是某天来个大人物,谁还会惯着你?

    正在苏南刚刚转身的时候,忽然一抹银光闪过,这一抹银光瞬间让左右护法露出一丝震惊,这是……这是神丹社的徽章?

    左护法脸色一变,赶紧冲了下来。

    “少侠且慢!”

    左护法此时脸色变得和善了很多,如果苏南只是陈逍遥弃掉的徒弟,那么这个身份就非常的普通了,但是如果再加上这个神丹社的身份……那就绝对不一样了。

    银色的徽章,在左护法的印象中,应该是……宗师级或者是准宗师级的炼丹师才有的徽章!如果苏南是这种级别的话,那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还管他什么弃徒不弃徒的,必需要把这个人留在太虚宗!

    苏南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样子,因为他早就知道上面有两个人在窥探着自己。

    “何事?“

    苏南依旧是不卑不亢,和之前的态度并无不同。

    左护法深吸了一口气,尽量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少侠,这是新来的弟子不懂事,你还不要见怪,我没能出来亲自迎接你,是我工作上的失职,还望你不计前嫌,我太虚宗欢迎你。”

    左护法说的尽量非常的柔和,要是有平日里左护法的徒弟看见他这个样子,估计下巴都会掉在地上,左护法什么时候这么温柔的对人说过话?

    这是右护法的台词吧我草!

    从左护法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太虚宗对于炼丹师是多么的看重,太虚宗强横如斯仍然是这样,那可以想象其他地方的情况了。

    苏南露出一丝笑容,没想到这个徽章居然还真起了作用,正准备说话的时候,陆丰忽然在旁边有些幽怨的说道。

    “不就是个废物的徒弟么,至于么……”

    这陆丰虽然是内门弟子的,但并不是左护法的徒弟,所以也不是十分的惧怕,然而陆丰说完这句话之后,左护法勃然大怒,直接转身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陆丰的脸上。

    “啪!”

    左护法皱着眉头十分严肃的说道,“是哪个蠢货师父教你的!让你这么跟新来的师弟说话?”

    左护法装模作样的装作十分生气的模样,那表演功力可谓是淋漓尽致,转过头来看着苏南,只见苏南的脸色却是非常的平淡,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了,但是那种表情让人看上去绝对不会觉得苏南是开心……

    苏南看着陆丰,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冷笑,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身上散发出那种气势愈发的凝重。

    陆丰楞了一下,本来被左护法打了这一个耳光就非常的懵逼了,在加上苏南的那种犀利的眼神,陆丰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十分害怕的一步一步向后退着。

    苏南不顾众人的表情,一步一步的走到陆丰的跟前,脸色森然。

    骂他可以,骂陈逍遥……呵呵。

    “我记得你说过,你是铁裤裆,不是想让我尝尝胯下之辱么?好!”

    苏南的腿猛然动了,对着陆丰的两条腿之间狠狠的踢了上去!

    当年跟陈诗曼林佳欣学的断子绝孙脚可是没有荒废的。

    咔嚓!

    从陆丰的裤裆里传来了一个蛋碎的声音,是那样的清脆,那样的大快人心。

    “啊啊啊啊!!!”

    陆丰撕心裂肺的惨叫着,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从裤裆里流出来一滩血水湿漉漉的十分的恶心,整个人身体都痉挛了起来,从未经历过如此的疼痛,干脆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在场的其他几个人脸色都是一变,没想到苏南出手如此狠辣直接就废掉了男人的命根子,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啊!

    而苏南仿佛没经历过这件事情一样,脸色十分的淡然,微笑着看着左护法,淡淡的说道。

    “怎么,我这么做,你有意见么?”

    左护法虽然觉得苏南有些过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他这样能把这口气出了,那也算是这个弟子做了一件好事。

    毕竟只不过是个内门弟子而已,跟苏南这种准宗师级的炼丹师相比,简直是太垃圾了了。

    左护法淡淡的一笑,很柔和的说道。

    “踢得好。”

    PS:大家过年好!老苏的书PK春晚收视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