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999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在那双指即将刺在苏南胸口上的时候,忽然一双如同铁钳一般的手掌直接握住了他的手指。

    苏南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意,很温柔的说道。

    “我跟你说过,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二倚子,还有你这个跟女人一样的手指,记得以后不要再用手指指人!”

    说罢,苏南的手腕狠狠的一翻。

    咔嚓!

    骨头的脆响让所有人都感觉头皮发麻,十指连心啊,这手指被生生掰断那得多疼啊!

    “啊!!”

    梁斌的一声惨叫简直是撕心裂肺一样,手指被苏南这么反向的直接掰断,而且这一次掰断手指可不是普通的掰断骨头,而是那种将手指里的筋脉直接全都震断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席卷全身,梁斌脸色惨白,狠狠的咬了咬牙,直接抽出长剑,对着那自己手,狠狠的一剑挥出去!

    刷!

    两个手指被齐齐斩断!

    这梁斌果然是狠辣无比,对自己出手都能这么果断,若是被苏南握着这两根手指,那梁斌一定会陷入极其被动的状态,很容易被苏南直接杀死,所以必须要舍弃!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苏南……好狠!

    一个照面直接就断了梁斌的两根手指……

    看着梁斌苍白的脸色,和写满了恨意的眼神,苏南冷哼一声,继续向前逼近一步。

    缓缓地抽出漆黑色的玲珑剑,居高临下的看着梁斌,声音淡定冷漠。

    “你以为只有你真正的上过战场?别以为上过了战场,就是真正的男人了,能活下来不过是你的幸运而已,你这些看似很狂妄经历在我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你,不过是个逃兵而已。”

    梁斌此时看着苏南的样子,真的有些害怕了,而且他说的没错,梁斌的确是逃兵,当初若不是极其的幸运,肯定会死在那苏战辰将军的金枪之下了。

    手中的银色长剑有些瑟瑟发抖,狠狠的咬了咬牙,都没有理会自己的断指,直接脚下微动剑光翻飞,这次梁斌丝毫不敢大意,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梁斌就算是再自负也不可能保留实力了。

    那些花哨的剑法全都不敢在此使用了,招式全都变成了犀利简单的杀招,跟苏南这样的对手战斗真的是一丝一毫都不敢大意!

    面对这凌厉的攻势,苏南淡然的一笑,手腕翻动起来,身体如同舞蹈一般旋转跳跃,身姿逸动,飘逸非凡,手中漆黑色的长剑舞动翻飞,风姿绰约!

    这便是那日苏南在和颜如玉神乐赏月的那个晚上,自创的剑法,当时获得了颜如玉的赞赏,而且还给了苏南修改意见,如今苏南再次使用出来这套剑法,和当初的风格虽然依旧相同,但是很多地方都已经简化了,剑锋更加的凌厉,剑气逼人。

    铿铿铿!

    一黑一银两把长剑在空中激烈的对碰,梁斌脸色凝重,眉头紧皱狠狠的咬着牙,虎口都被这个撞击力弄的生疼无比。

    而苏南则是仿佛进入了顿悟状态,眼中好像是没有了任何东西,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在独自一个人练剑一样。

    两个几个激烈的对碰,苏南的手腕忽然轻轻的一个翻动,咔!

    玲珑剑锋利无比的剑刃瞬间砍断梁斌的剑!

    噗!

    紧接着,苏南直接一剑刺在梁斌肩头,梁斌瞬间吃痛惨叫一声,直接倒在地上,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满蓝惊恐的看着苏南,浑身颤抖着说道。

    “我……我认输!”

    嘶!

    所有人都震惊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梁斌……败了!

    竟然败得如此彻底!

    所有新人瞬间感觉热血沸腾,头皮发麻的那种爽快,刚开始梁斌装逼装的那叫一个嚣张,还记得周一丹对刘佳宇说的话。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而且梁斌对周一丹的话呢?

    “你,根本就不配用剑!”

    如果此时苏南再次把这句话还给梁斌,那才是一个真正完美的打脸,绝对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打脸,同样的话,前一秒他还在嘲讽别人,这一秒直接就被别人嘲讽了,该是多么的痛快啊!

    只见苏南脸色冷漠的走到梁斌跟前,漆黑的长剑指着地上的手下败将,冷冷的说道。

    “你,就是个垃圾。”

    噗……

    众人再次震惊了一把,这苏南说话真是够狠!真是太给力了,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打脸了,而是用带刺的手套直接把脸都抽没了啊!

    梁斌脸上写满了屈辱和恨意,低着头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反而是有些恐惧和害怕,小声的说道。

    “是……我是垃圾,够了吧?”

    “够了?”

    苏南冷哼一声,看着台下的众人款款到来。

    “今日的事情大家都见到了,我跟他无冤无仇,他处处针对于我,我已经足够忍让了,但是他出言侮辱我的师父,侮辱我,说我是垃圾。那么如今你被我这个垃圾打的趴在地上求饶,你,又是什么?”

    梁斌狠狠的咬着牙,苏南对他的羞辱真的是如同一刀一刀的凌迟在他身上一般,依旧是那种阴柔的气质,憋屈无比的说道。

    “你还想怎样!我不过是骂了你几句!“

    “我还想怎样?”

    苏南笑了起来,笑的十分的和煦,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看着梁斌带着一丝嘲笑的说道。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我们现在是站在生死台上,你说我想怎么样?”

    苏南的剑尖再次逼近了梁斌,锋利无比的剑芒刺的梁斌脖颈处瞬间流出了鲜血,浑身颤抖无比,两条对一哆嗦,裤裆里传来一阵骚臭的味道,已经被苏南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忽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了过来。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苏南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到那个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的金长老。

    金长老此时脸色有些难看,本来不想承认他和梁斌的关系,毕竟这样很容易被人说闲话,但是此时的状况已经关系到了梁斌的生死,他不得不说出来!

    苏南冷哼一声,“得饶人处且饶人?若是此时躺在地上任人宰割的是我?你们会得饶人处且饶人么?”

    PS:今天更新完了,两章一起发,十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