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024章 毒舌师徒

    苏南刚苏醒,这边还没人知道,而另一边的会场已经是热闹非凡了。

    五百桌。

    第一楼门前的整个小广场都摆的满满的,每一桌都是坐满了十几个人,非常的热闹,只有一桌……上面只有两个人。

    那就是陈逍遥和滕仙这一对师徒。

    事到如今没有一个人愿意和青云山有任何的瓜葛,宁愿在别的桌上挤一挤,也不愿意跟这两个穷酸倒霉的落魄师徒有任何交集。

    陈逍遥对于这件事情仿佛已经是非常的习惯了,坐在椅子上尽管只有两个人,但是依旧保持着一派宗师的架势,慵懒的表情和标志性的微笑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而滕仙就跟陈逍遥的画风完全不一样了,宴席还没有开始,新郎新娘还没入场,滕仙就直接开始吃了起来,左手一只鸡腿,右手一个酱肘子,吃的满嘴流油那叫一个开心,根本不顾及旁人的眼光,开始胡吃海喝。

    在青云山上这对师徒生活非常的窘迫和穷酸,那时候陈逍遥攒下了一些钱财,也都在苏南走的时候给他当盘缠了,正所谓穷家富路,徒弟出门,用钱的地方自然多。

    滕仙都快一个月没吃到肉了,这下可算是尽兴了,大家都在等待着新郎新娘出场的时候,滕仙就已经把一桌子菜,原本是十几个人的量吃掉了一小半了。

    看得陈逍遥一阵皱眉,淡然慵懒的脸上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

    “你慢点吃,你给……你给为师留点……”

    滕仙那管得了那些,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师父要不然你去别的桌吧,这一桌子菜还未必够我吃呢……”

    陈逍遥翻了个白眼,丢脸啊丢脸,这徒弟怎么这么的没出息!

    正在滕仙吃的正欢的时候,忽然一个矮小丑陋的身影走了过来,声音阴阳怪气的十分难听。

    “哟,这不是手下败将么?”

    恩?

    这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手下败将?

    难道陈逍遥是这个人的手下败将?

    大家都打量了一下这个矮小的男人,长得跟武大郎似的,丑陋之极。

    虽然这么难看,但是很多人都认识他,这个人是太虚宗的长老,杨松。

    一个三品炼丹师。

    陈逍遥和滕仙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人,都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他们当然明白这个手下败将是什么意思,当初在青云山这小子上来装逼,和苏南赌丹,结果苏南居然练出来一炉双丹的续命丸,陈逍遥没有让杨松看见那个续命丸,而是直接认输。

    在他看来,一个赌丹的输赢,远远不如苏南的性命安全重要。

    如今这个跳梁小丑居然还出来耀武扬威来了,滕仙一边抱着一个猪头啃着,一边看着杨松,震惊无比的说道。

    “我去,杨长老,一个月不见,你又英俊了不少啊?”

    噗……

    滕仙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差点喷出来,幸亏还没有动筷子,要不然真的是出丑了。这滕仙说话也太搞笑了吧,那杨松……跟英俊两个字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说这家伙丑陋都已经是侮辱了丑陋这个词,要是不知道杨长老是个炼丹师,光是看他这个长相,换作地球上的话来说,就特么是一个杀马特。

    杨松当然也知道自己的长相是什么德行,这一直是他的痛楚,又没有五品丹药驻颜丹,他只能暂时忍着,只是这手下败将竟然还敢羞辱他,真是一种耻辱!

    还没等杨松说话呢,陈逍遥忽然淡然的点了点头,很慵懒的说道。

    “小仙这话说的不错,杨松长老虽然炼丹不怎么样,但是长得一流,可以称得上是太虚宗的颜值担当了。“

    噗……

    众人刚刚缓过来的一口气,再次喷了出去,果然是师父啊,说话就是比徒弟给力,还颜值担当……这骂人不带脏字的真特么狠啊!

    杨松这个长相真的是被人损的无以复加了,最关键的是这对师徒还没骂你,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夸奖,但是这种夸奖谁都能听出来是骂人,这和说一句草你玛没什么区别。

    杨松冷冷的看了一眼陈逍遥,狠狠的咬了咬牙说道。

    “倒是挺能逞口舌之能,你敢不敢跟我赌丹?”

    哗!

    赌丹!

    如果说比武当中生死台上的战斗是最好看的,那么斗丹的事情中,赌丹是最为好看的了,三品丹药,四品丹药,甚至是五品丹药的赌局。

    一个五品丹药的价值,有时候甚至能让一个门派毁灭掉。

    陈逍遥淡淡的瞥了一眼杨松,神色微冷淡然的说道。

    “若是五年前,你敢跟我说这句话?当初跟哈巴狗一样趴在我青云山门下求我收徒的人,现在也能嚣张到这份上了,真是虎落平阳啊。”

    杨松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没想到陈逍遥居然还记得这件事情!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陈逍遥根本不认识他是谁呢!

    当初青云山最鼎盛的时期,杨松在青云山脚下跪着求陈逍遥收徒,结果陈逍遥说他心术不正,不收。

    这么多年过去了,杨松看着青云山的没落,真的是非常的爽快,每次青云山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绝不放过,为的就是要打击陈逍遥。

    如今被陈逍遥当众揭穿老底,杨松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神色也是有一抹慌乱。

    “你……你凭什么说那个是我!”

    陈逍遥无奈的摇摇头,“就凭阁下这幅英俊的容貌,你觉得我见过一次之后,还会忘记么?”

    “你……”

    杨松狠狠的瞪了陈逍遥一眼,竟然无言以对,赶紧哼了一声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免得再次丢人。

    太虚宗的人,对于陈逍遥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嘲讽的话语,然而面对这些,陈逍遥师徒二人却是不以为意,淡然的面对这一切。

    正在大家都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乐青雪终于坐不住了,赶紧随便找来一个相貌端正的弟子,严肃的说道。

    “你快去换上新郎的衣服,冒充苏南,不能再让宾客等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