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056章 真的要我说么?

    “昧火?你以为只有那个婊-子有?”

    苏南此时的气势要比乐青雪狠辣的多,乐青雪为什么饶恕了他,左护法心里非常的清楚,但是苏南没有任何的理由会饶恕他,想起刚才的慕容情,左护法脸色一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哀求着说道。

    “我错了,我认输,我家里有一个刚满月的孩子……”

    这左护法真是说话都不过脑子,几乎是原模原样复制慕容情的话,他当大家都是傻子么?

    苏南冷笑一声,走到左护法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到。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再上台,你还要再跪一次,你不听,怪我咯?”

    左护法一个劲儿的磕头,那头磕的简直比慕容情还要真诚,正在一个刚刚要磕在地上的时候,左护法忽然四肢一动,整个人向前窜了出去,手里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奔着苏南的丹田就刺了过去!

    苏南冷哼一声,一掌拍下,直接打在左护法的脑袋上。

    轰的一声!

    左护法就像是一个烟花一样,放出了一瞬间的光芒,然后……消失了。

    整个人灰飞烟灭,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记,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来。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这……这就是昧火的力量么……好恐怖!

    左护法,就这么死了!太虚宗,再次损失一员大将!

    其他人能看的过去,但是太虚宗的人终于看不过去了,站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看着苏南冷冷的说道。

    “你连着杀了我太虚宗两个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看到眼前的这个少年,苏南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哟,这不是袁大少?怎么,菊花好了?”

    当初袁子明被那个粗壮的木桩子**的样子,苏南记忆犹新,这哥们简直比丁凯航还要牛逼,怎么在哪个世界里都有这种傻比一样的二世祖,他以为他老爸是掌门,他就能平安无事了?

    袁子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铁青无比,仿佛菊花再次隐隐作痛,那根带尖的木桩子,是袁子明心中不可磨灭的阴影,恶狠狠的看着他,阴森无比的说到。

    “你别跟我装逼,你不就是能打么,那又能怎样,当初你欺负我兄弟二人,如今又连杀我太虚宗两个人,你说,你居心何在!”

    袁子明说完,旁边的袁家和也站了出来,这两兄弟当初都是被苏南玩坏了的,如今这两个渣渣竟然也敢出言挑衅苏南,看来这是有人在背后撑腰啊。

    等这俩人说完之后,从太虚宗的最中间的位置,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果然是站了起来,满面红光精神抖擞,说话的语气神态颇有气质,云淡风轻的说到。

    “子明和家和说的不错,你当初为难我的儿子和侄子这件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交代,今日又杀我长老,又杀我护法,怎么?真的是青云山东山再起,不把我们其他五大派放在眼里了么?”

    苏南的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如今苏南算是看出来了,这老东西没有一个是傻子,这袁青山作为一派掌门,如果直接出来跟苏南说这些话,未免有些以大欺小的意思。

    但是让他的儿子和侄子出来说,然后他仿佛是来打抱不平一样,就显得很合情合理了。

    苏南看着袁青山,冷哼一声,缓缓的说到。

    “好,既然你要我给你一个交代,我就跟你说一说,当初你儿子来青云山,二话不说就要动手打我,这件事情某门派的某掌门可是亲眼所见。”

    这个某门派的某掌门,大家自然都知道是谁,正是乐青雪,当初乐青雪还是以师姐的身份去的……

    “只不过那袁子明自己学艺不精,掉进了我师弟做的打猎的陷阱里面,被木桩子爆了菊花,这就是他咎由自取!”

    “而那袁家和……本来你不站出来也就罢了,既然你站出来,我就把那天的事情说一说。”

    “我大师兄邱周荣,为人谦谦君子,对待别人十分的和善,跟我们师兄弟更是情同手足,结果这袁家和竟然半夜迂回到我青云山后山上,一大早上趁着我大师兄练功的时间,像要谋杀我大师兄!杀人未遂也就罢了,竟然还威胁我大师兄,去陷害我师父?敢问,你该当何罪?”

    “我……”

    袁家和被苏南说的哑口无言,这家伙明显就是避重就轻啊!

    你师兄谦谦君子?你们情同手足?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一点都不脸红呢?

    但是偏偏苏南说的又是实话,他还真是无从反驳……没等袁青山说话,苏南继续说到。

    “至于那个陆丰,还有左护法……你们大家都看到了,是他们两个挑衅我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之前的事情,大家可能有的不知道,但是刚才的那两个人,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尤其还是那个左护法,明明苏南都没惹他,他偏偏要拿苏南去出气,这种人死了也是活该啊。

    袁青山脸色有些冰冷,就知道这苏南牙尖嘴利,讲道理的确是讲不过他,冷冷的说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那两个弟子,罪不至死吧,你如此咄咄逼人,是不是不把我太虚宗放在眼里了?还是你压根就不把其他的五大派放在眼里?”

    苏南心中冷笑,这袁青山说话真是咄咄逼人,而且十分的会偷换概念,他太虚宗的人主动挑战苏南被杀掉,结果还说苏南目中无人,拼命的想要把苏南一个人,和整个五大派对立起来,这分明就是对青云山的打压。

    很多入都悄悄的看了一眼陈逍遥,只见陈逍遥依旧是云淡风轻,毫不在乎的样子,本来他就不怕与其他人为敌,再加上对苏南的信心,袁青山的话,他就当做放屁了。

    苏南微微一笑,忽然说出来一句非常莫名其妙的话。

    “袁掌门,我杀那两个人的原因……你真的要我说出来么?”

    袁青山愣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说!”

    苏南嘿嘿一笑,露出那种关爱智障的笑容,温柔的说到。

    “我杀他们两个人,可都是为了你啊……”

    PS:今天收到个搓衣板,感谢书友群读者,我还给你一个关爱智障的微笑……还有,谁能猜出来杀这俩人跟袁青山有什么关系,我给他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