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069章 改日再说?

    陈鸢瞬间面红耳赤,指着苏南眼含怒色的说到!

    “你你你……你放屁!什么我夹着你,这种下流的话你都说得出口,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苏南看着陈鸢的胸前,咕嘟一声咽了一下口水,有些尴尬的说道。

    “陈闷骚,我知道你想跟我敞开心扉的聊一聊……但是不至于这么敞开吧?”

    陈鸢看着苏南的目光愣了一下,随即低头一看,瞬间再次尖叫出来!

    “啊啊啊!变态你闭上眼睛,你不准看!”

    苏南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遇到这种情况不应该是捂住你自己么,你捂着我眼睛干什么……

    十分钟之后,陈鸢和苏南两个人终于衣冠整齐的坐在屋子里面对面,心平气和的聊天。

    看着苏南滔滔不绝的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昨天发生的事情,陈鸢的眉头越皱越深。

    “姓苏的,你少跟我扯淡!你明明就是趁我喝醉了占我便宜!”

    “我靠你个陈闷骚不讲理啊,翻脸不认人啊,昨天还说要伺候我要和我白头偕老呢……”

    “你……你滚,我不可能说出那种话!”

    苏南算是无语了,看来这陈鸢是真的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了,喝酒真是误事啊……

    “陈闷骚,你仔细回忆回忆,你昨天都干了什么?”

    陈鸢紧紧的皱了皱眉头,露出那种陷入沉思一样的表情,缓缓的说道。

    “昨天我有些心烦,就简单的喝了点小酒,然后就回房间睡觉了……”

    这话说的陈鸢自己都有些心虚,抬起头看了一眼苏南,只见苏南似笑非笑的伸出胳膊,指着的房间角落里,那八个横躺竖卧的白酒瓶子,无语的说到。

    “这,这就是你说的喝点小酒?”

    陈鸢气得撅了撅嘴,一跺脚直接转过身去。

    “怎么!我愿意喝不行啊,你管的着嘛!”

    苏南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还是陈鸢第一次露出这种小女儿的姿态,实在是太可爱了……

    陈鸢此时有些委屈的低着头,两个手不停的在互相掐架似的。

    我喝酒……我喝酒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两个月的时间都到了,你还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不喝酒还能怎么办!

    而且刘发中那帮家伙居然也没消息,谁知道秘境那里是个什么地方,说不定是鬼门关呢,你个没良心……

    正在陈鸢胡思乱想的时候,苏南忽然走到陈鸢的身后,轻柔的抱住了她。

    陈鸢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眼眶瞬间就充满了雾气……冤家,你回来就好……

    “谢谢你。”

    苏南就这么拥抱着陈鸢,动作轻柔无比,脑子里也没有一点邪念,就像是回到家里的感觉。

    陈鸢感觉气氛越来越暧昧了,干劲从苏南的怀里挣脱出来,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两个月去秘境,是不是很潇洒啊?!”

    苏南苦笑了一声,潇洒?潇洒个毛线啊,差点把命都丢在了里面,苏南给陈鸢讲述了整个秘境发生的事情,当然神乐和颜如玉的那段直接跳过了。

    陈鸢就像是听故事一样,时而惊呼,时而咬牙切齿,但是不知道为何,陈鸢每次听到陈逍遥这三个字,总是感觉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

    当苏南讲到最后圣心门的刘发中那一行人的悲惨事迹的时候,陈鸢都有些忍俊不禁,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陈鸢笑了一会,忽然发现苏南不再说话了,抬头一看,这家伙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陈鸢瞬间有些脸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苏南赶紧回了回神,很认真的说到。

    “陈姑娘……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你笑,你笑起来,真的好美。”

    陈鸢听到苏南的夸奖,没有害羞,也没有骄傲,而是轻轻的把头转过去,淡然的说到。

    “那我以后还是少笑吧。”

    陈鸢不是不想看着苏南,而是不敢……她不想违抗自己的内心,苏南已经是他命中注定的人了不是么,可是……

    “对了,你把我的莫邪剑给弄没了,你什么时候赔我一把。”

    陈鸢实在是不想跟苏南这么暧昧下去了,赶紧找个话题岔开。

    不过陈鸢这么随口一说,还真的把苏南给难为住了,事情的确是这样,上一次秘境第一次开启的时候,干将剑,莫邪剑合二为一,直接变成了苏南手里的玲珑剑。

    人家陈鸢原本的利器直接就被苏南给剥夺了,玲珑剑诀此时陈鸢也用不了了。

    “这个……这个真是太惭愧了,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赔给你一把绝世好剑!”

    陈鸢本来就没在乎这个,没想到苏南还会这么认真的回答,她只是随口岔开话题而已,苏南这么惭愧的样子反而让陈鸢有些不好意思了。

    “哦……没事,那就改日吧。”

    “恩?”

    苏南愣了一下,“陈姑娘,你说什么?”

    陈鸢有些莫名其妙,“我说改日啊……”

    “改……日?你早说啊,你早说我昨晚就日了啊……啊!”

    “靠!姓苏的,你怎么不去死呢!”

    “陈闷骚你真是冤枉我,我这是要为你解毒啊,你想想,你的合欢丸没有多久了吧?”

    “我……”

    陈鸢一下也想起来,她现在身上还有一个合欢丸的毒药呢,算起来时间只剩下三个月了,一想到这陈鸢就郁闷,算是自己自作自受吧……

    真是郁闷!

    两个人忽然谁也不说话了,一下子气氛陷入了僵局,苏南坐在陈鸢的对面,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陈鸢脸色一红赶紧低着头看自己的脚……

    苏南忽然说到。

    “陈姑娘……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圣心门,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苏南先不说自己的私心,就算是陈鸢不在他的身边,苏南也觉得她留在这里不是个好事情,圣心门现在群龙无首,那副门主和掌门夫人沆瀣一气,蛇鼠一窝,没一个好东西,这圣心门迟早要败在他们两个人的手里。

    陈鸢微微一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淡然的说道。

    “我师父说过,我在这里……可能有机会找到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