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094章 霸道的神乐

    苏南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时候,那个盲女居然能站出来,她要干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盲女身上,心想连我们坐的这么近的健全人都没发现怎么回事,你一个盲人能发现他的猫腻?

    苏南把刀子收了回来,走到盲女的跟前,依旧是很温柔的说到。

    “姑娘,你知道是谁偷得?“

    苏南自然不会因为人家盲女而小瞧别人,在这个世界上,厉害的人实在是太多,谁知道这个盲女是不是个隐藏的高手?

    盲女似乎感觉到了大家的目光,有些忐忑的站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小提琴,仿佛十分害怕似的,但是又强忍着恐惧坚强的站出来。

    “先生……先生我可以知道是谁偷的,能把那个水晶烛台递给我么……”

    王根基的脸上露出一丝极其难看和阴狠的神色,恶狠狠的盯着盲女,只可惜盲女看不见他威胁的眼神。

    苏南沉思片刻,还是把那个水晶烛台递给了盲女。

    只见盲女把水晶烛台放在鼻子跟前,轻轻的闻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到。

    “这个水晶烛台……上面有古龙香水和气泡酒的味道……”

    哗!

    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明白是谁了,目光全都看向了王根基。

    本来还以为这个盲女并不能拿出来什么证据,但是现在真是铁证如山啊。

    古龙香水,苏南他们身上都没有,只有王根基身上有。

    而气泡酒呢?整个餐厅都没有喝的,只有王根基喝过。

    如果说换一个人来指正,也许王根基还能说是跟苏南串通好了的,但是现在是个盲女,你喷的香水她之前可能闻到了,但是你喝气泡酒,总不能说人家看见了吧?

    距离那么远,就算是盲女鼻子再灵敏,也不会闻到吧。

    如今铁证如山,王根基栽赃神乐偷东西,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苏南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

    “谢谢。”

    盲女受宠若惊,“不客气不客气,谢谢先生的小费,祝您好人一生平安。”

    说完之后,盲女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仿佛跟刚才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王根基的脸上瞬间变成了猪肝色,就像是吃了一坨狗翔一样十分的难看,面对所有人戏谑的笑容,极其郁闷的说到。

    “呵呵,我不就是开个玩笑么,不至于吧……”

    啪!

    王根基的话还没说完,神乐直接就把那个水晶烛台扔了过去!一下子砸在了王根基的脚底下,手里拿着一把餐刀冲了出去,威风凛凛,气势汹汹的站在王根基的面前,冷冷的说到。

    “现在这个东西碎了,你赔钱。”

    “我赔钱?”

    不得不说,虽然被神乐的气场给吓到了,但是王根基并没有多么的怂,毕竟在这个法治社会,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动刀子吧?

    “你弄坏的,凭什么我赔钱?”

    王根基认为自己反正在理,今天的事情就算是闹到了公安局,也不过是个调节,栽赃一下你偷东西而已,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一个水晶烛台,几千块的东西,警察根本就不会管这么小的事情,而且双方都没有什么损失。

    只见神乐手里拿着餐刀,上下打量着王根基肥硕的身体,然后冷冷的说到。

    “夫君,如果把一个人打成残废,会蹲多少年监狱?”

    神乐已经被苏南普及了法律知识,但是依旧是忍不住这个暴脾气,就算是进监狱,也要收拾你!

    这么狠辣的性格,真是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妹子,简直牛逼到了极点啊!

    这小脾气也太火爆了,一言不合就动刀啊!

    神乐高冷无比的样子真是瞬间征服了所有人,很多人都纷纷开始拍照还有录像,甚至还有直播的。

    “某漂亮妹子,一言不合就动刀,动刀之前先咨询法律,真是女中豪杰……”

    苏南看到神乐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走到神乐的跟前,在手机上,找到了一幅人体结构图,极其淡然的讲解起来。

    “乐乐,你看,这些红色的地方,都是人体的要害部位,如果伤到了就算是重伤害,要蹲好多年监狱的。但是你看这个白色的部位,都是没什么重伤害的,你放心捅,只是皮外伤,但是会让他很爽的。我给你算了一下,如果你刀法好的话,可以捅他五十多刀不构成重伤害,到时候也不用蹲监狱,赔他点钱就是了。”

    神乐眼睛一亮,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夫君你放心,乐乐的刀法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死胖子你还不过来受死!”

    神乐的刀法苏南虽然没见过,但是也挺颜如玉说过,什么袖里刀第一人,看起来是很牛逼的样子。

    苏南和神乐的对话已经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了。

    他们俩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商量怎么解剖了王根基么?此事王根基就像是一直待宰杀的猪一样,苏南和神乐正在研究,从哪里下刀,才能不破坏内脏呢……

    王根基已经被彻底吓傻了,直接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惊恐和害怕。

    “赔!我赔还不行吗!”

    苏南冷笑一声,直接拉着神乐和颜如玉就开始收拾东西走出餐厅,临走的时候冷冷的说到。

    “对了,之前这位阿姨说,我们桌的单,你要帮忙买了,你还买不买?”

    “我……“

    王根基看了袁丽丽一眼,差点没吐血,他买单?要是平时的一次买单那根本就无所谓。但是苏南刚才可是点了一瓶拉菲啊!好几万块的红酒,凭什么他买单?!

    “我……我买不起。”

    “哦,行,那我们自己买。”

    苏南自然是不差这点钱,本来请自己的老婆喝瓶红酒也不算什么,没钱的时候可能会犹豫一下,但是现在苏南还算是有钱人,所以自然不在乎,他只是要让王根基长点教训而已。

    三个人走出去之后,王根基这顿饭根本就没吃好,也是强忍着怒意和大家讽刺的目光,走到吧台买了单。

    服务员把那个会说中文的迎宾小妹找来,用中国话字正腔圆的跟王根基说到。

    “先生您好,您一共消费十五万八。”

    PS:谁能猜中这十五万八是什么消费,我给他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