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129章 虎落平阳

    苏南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那种微笑十分的邪魅,没人能看清楚苏南的笑容里面蕴含着什么。

    温雪霞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脸上露出极其勾人的模样,两只手直接张开平躺在沙滩上,仰望着满是星星的天空中,极其疯狂的喊道。

    “小男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雄风!”

    就在温雪霞的情绪已经被点燃到了最高点的时候,忽然惊恐的现苏南竟然……站起来了!

    没错,就是站起来了!

    脱离了温雪霞站起来了!

    温雪霞看着苏南的两只手,瞳孔骤然急剧的收缩!

    因为苏南的两只手腕,空空如也!

    “什么!”

    温雪霞正要站起来的时候,忽然被苏南直接按住手腕,两只手同时拷在了困龙链里!温雪霞的头皮瞬间有些麻,整个人都如同触电一样呆若木鸡,惊恐无比的看着苏南,就像是看见了魔鬼一样。

    “你……你怎么能从困龙链里逃出来!”

    苏南的神色恢复了那种淡定,居高临下的看着温雪霞,冷冷的说道。

    “因为我压根就没有被困住!”

    在温雪霞惊恐无比的眼神下,亲眼看着苏南的手腕,渐渐的变粗。

    “锁骨功!”

    温雪霞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看到苏南的手腕的瞬间,她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阴谋,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阴谋,在刚开始苏南拿着困龙链往自己受伤拷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手臂用缩骨功给缩小了,这样一来,苏南就相当于根本没有被困住,那么刚才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温雪霞此时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好恐怖,恐怖到了一定程度,二十岁的年纪,这种实力,这种心机,这种自控能力,简直……

    温雪霞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不到地阶的男人,生出了一种害怕的感觉!

    苏南的脸色微微一变,再次坐在温雪霞的身上,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

    “啪!”

    这一下要不是苏南控制力量,恐怕温雪霞的脑浆都会被抽出来,脸红肿了不说,眼前都是进行,脑子里一阵一阵的震荡,简直有种要昏厥过去的冲动。

    “陈鸢在哪!”

    苏南下手没有丝毫的客气,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他,而且还是拿他的女人威胁他,这是最无法饶恕的。

    这一巴掌差点没把温雪霞打死,一个是玄阶初级,一个是无法使用真气的地阶高手,现在温雪霞才切身的体会到什么叫虎落平阳被犬欺,狠狠的咬着牙,眼神中露出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

    “有种你就打死我!我觉不告诉你陈鸢那个小贱人在哪里!”

    苏南微微一笑,从码头旁边的桥上狠狠的很踹了一脚,一个大腿一般粗的木桩子落在了苏南的手里,几乎是用扛着的回到了温雪霞的的跟前,那根带着尖刺,苔藓,钉子,还有一些珊瑚的木桩子放在了温雪霞的两腿之间,苏南的脸上露出那种冷漠的表情,淡淡的说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说……看过踢足球吧?你期望我踢的能准一点吧。”

    “等等!我说!”

    温雪霞看着那根跟大腿一样粗的木桩子,整个头皮都麻,浑身上下就惊恐的如同触电一样,眼神充满了恐惧的看着苏南,他不是人,是魔鬼!怎么可以想得出这么恐怖的手段对付女人!

    这一根木桩子下去,那还不是相当于被从两条腿中撕裂开来?!

    温雪霞真的是害怕了,一个地阶高手,竟然害怕了,眼角溢出几滴眼泪,有些害怕的说道。

    “我说……我其实今天就是要来算计你的,别看陈鸢的实力不如我,但是陈鸢的师父是我们圣心门的隐藏长老,我根本不敢动她,求你……”

    没等温雪霞说完,苏南直接就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将那根木桩子直接插进来温雪霞的手臂之间,让她不能离开这个海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苏南的背影,温雪霞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苏南!你放开我,你放我走,我都告诉你了,求你别赶尽杀绝!”

    苏南丝毫没有理会温雪霞,在刚才那种威胁之下,温雪霞不可能说谎,而且理由也算是合情合理,按照温雪霞的实力,其实早就能杀掉陈鸢,然而这么长时间没有动手,这说明陈鸢还是有一定的背景的,最关键的是,苏南真的不能再跟她浪费时间了,因为……桃春香,实在是太可怕了!

    苏南没有赶尽杀绝,是因为还不想让圣心门在副门主的掌控之下,留着这个温雪霞有个大用!

    虽然没有报复温雪霞,但是他相信,凭借着温雪霞现在的姿色,和赤果果的身体,住在海边的这些打鱼的渔民,应该是不会放过她的,就算是造福这些渔民了吧。

    苏南一瘸一拐的往市中心走,脸色潮红呼吸凝重,甚至走路都已经开始晃动了,马路上一些女人的关键部位在苏南的眼神中不断的放大,恨不得看见一个女人就想要冲进去将她的衣服撕碎!

    不过苏南并不后悔,就算是再难受,也不能睡了温雪霞,否则一觉醒来,很容易从玄阶初级变成黄阶初级,那种事情简直就是饮鸩止渴。

    苏南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没有强行去破坏良家妇女,而是赶紧叫了一个出租车!

    “师父,给我找个女人,花钱的那种,不求质量,度要快!”

    出租车司机愣了一下,见过找女人的,但是没见过苏南这么着急的,这大半夜的,难道是嗑药了?

    大晚上的,出租车司机也不想惹事情,刚要把苏南赶下去,结果一沓厚厚的华夏币直接就扔了过来。

    “快,师父,我被下药了,不想祸害良家妇女。”

    看着苏南如此’诚恳‘的模样,出租车司机也是一脚油门直接就开始狂飙,对于这些红灯区,出租车司机是非常熟悉的。

    “小伙子,我知道一个化妆酒吧,很不错的,那里质量不高,但是好在不用看脸,比较适合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