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132章 轻生

    神乐和颜如玉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极其郁闷的神色,仿佛很愧疚的低着头,好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在他们看来,不能够帮助苏南排忧解难,那就是最大的过错了。

    林佳欣站在旁边,脸上虽然没什么波动,但是拳头也是攥的紧紧的,她知道是她自己没本事,一直以来林佳欣都不想当一个花瓶,结果到头来,还是没能给苏南帮上什么忙。

    只有那一次,灵隐女帝的能力觉醒的那一刻,林佳欣感觉到了强者的力量,能够睥睨天下的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比任何的药物都容易让人上瘾,有了那一次的经历,林佳欣对于实力的渴望也是越来越浓厚,就算是不能帮助苏南,起码也要有自保的能力吧!

    苏南跟几个姑娘打了一声招呼,就进屋子里闭关了,至于找女人和桃春香的事情苏南当然是没说,要不然颜如玉就会更加的愧疚了。

    当苏南走进房间之后,林佳欣咬了咬嘴唇,站在颜如玉和神乐的面前,脸上露出极其坚定的神色,严肃的说到。

    “大姐,乐乐,你们……能不能训练训练我?”

    “训练你?”

    颜如玉愣了一下,和神乐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露出那种惊讶的神色,十分不理解的说到。

    “你还需要我们训练你么?”

    在颜如玉的感知力,林佳欣现在表面上看起来虽然非常的柔弱,但是她的实力应该是丝毫不次于颜如玉的,怎么还会需要她们的指点?

    林佳欣坚定的说到。

    “不瞒你们说,我体内的确是有一种很强悍的力量,但是我根本无法控制,那种力量在几个月前,臭哥哥有危险的那一次,我使出来过,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很想找到当初的那种感觉,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你们能帮帮我么?”

    颜如玉和神乐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皱起了眉头,看来林佳欣是接受了某种强大的传承,这种传承强大到了她的身体根本就不能承受,所以才会一直压抑在体内释放不出来,如果林佳欣某一天达到了某个境界,比如说……地阶,传承爆发出来,有可能直接就会跨越到地阶高级巅峰的!

    这种跨越是多么的恐怖,只有那些接近地阶的人才知道。

    虽然颜如玉和神乐现在是处于境界模糊,但是根据力量的大小,还是可以估算的出来,大概在玄阶左右,总是就是没有苏南的力量大就是了。

    颜如玉沉思了片刻,满意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到。

    “你能想着为夫君排忧解难,是值得称赞的地方,不过这种事情我们姐妹也没有遇见过,要不然……你先跟着我们正常的修炼,然后我们指点你一下?”

    “太好了,谢谢大姐!”

    林佳欣这一声大姐叫的可是非常的甜,自从颜如玉来了之后,林佳欣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顺眼,也许是苏南刚才手上的样子,让三个女人都收到了触动了,所以之前的那些斗来斗去的小心思才会完全的消散。

    既然林佳欣想要修炼,那颜如玉自然是不会手软,别看颜如玉在地球上的修为不高,但是在秘境里两位姑娘可都是高手,修炼经验这个东西是非常宝贵的,趁着苏南闭关的过程,她们三个索性也不能出门,直接就在屋子里开始修炼,林佳欣盘坐在地上,闭上双眼,看了一眼苏南的房间,眼神露出一丝温柔和坚定。

    臭哥哥,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助力!

    ……

    当陈诗曼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因为醉酒而头痛欲裂,尽管陈诗曼随时可以用真气驱散那种痛苦,但是他不想那么做,因为下体传来的疼痛的感觉,远远要超过了醉酒的头疼。

    完了。

    陈诗曼的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

    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么堕落的事情,昨天喝到醉酒的时候,她明明知道再喝下去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仍然喝了。

    昨天是谁带她来的酒店,又是谁夺走了她的第一次,陈诗曼一点都想不起来,只能感觉到下体钻心的疼痛。

    但是身体的疼痛,远远赶不上心里的疼痛,陈诗曼的眼角留下来一滴泪水。

    当了这么多年刑警,陈诗曼无论是受了多严重的伤,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是今天……陈诗曼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她多么想让这件事情变成一场梦啊,然而浑身上下的酸痛感觉,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这是真的发生了。

    陈诗曼的眼神空洞无神,拳头攥的紧紧的,就这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发呆了半个小时,看着桌子上的那个玻璃杯,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腕。

    划破手腕……应该就解脱了吧。

    “呜呜……”

    一想到死,陈诗曼终于爆发出来,把脸埋在枕头上痛哭流涕,哭的撕心裂肺的让人听了心疼不已!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陈诗曼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站起来,机械的把散乱在地上的衣服穿起来。陈诗曼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开放的人,跟苏南早就同床共枕睡过了,而且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男女关系,她自认为就算是一夜-情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真的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陈诗曼的脑子里却是充满了灰暗,此时脑子里只求一死……

    看着地上的另一滩血迹,陈诗曼鬼使神差的用桌子上的棉签沾了一下,放进了兜里,也许是一个刑警的本能,也许是对于这件事情给的不甘心,陈诗曼还是将那摊不属于她的血液保留了下来,当然,陈诗曼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苏南吐出来的……

    一步一步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走出宾馆,一阵清风吹过,陈诗曼直接从宾馆,走到了海边,坐在沙滩上,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脸上露出一丝生无可恋的神色,脑海中浮现出来老爸的身影,老妈的身影,表妹的身影,还有……那个家伙。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的关心了,我先走了。

    正在陈诗曼闭上眼睛,准备跳海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PS:谁能猜出来这个电话是谁打的,我给他一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