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180章 尴尬不尴尬?

    啥?

    苏啥?

    刚才三姑确定是没说错么?苏……苏战辰?

    卧槽!

    苏战辰,是我爹?

    苏南的脸色忽然变得极其精彩,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再次不太确定的问道。

    “三姑,说的苏战辰……是不是战斗的战,辰龙巳蛇的辰?”

    “对啊,你怎么知道?”

    “……”

    苏南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似乎回忆起当初在秘境跟乐天吹牛逼的时候,说老子是苏将军的私生子,那种感觉好酸爽……

    苏南坑了那么多次人,没想到这次只是随便胡说了一下,竟然还尼玛的说对了?

    那苏将军,真是我爹?

    苏将军……金枪将军……战神枪。

    就算是苏南再不相信,如今铁证如山的摆在面前,不由得他反驳。

    心里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的父亲会是什么样的人物,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还是一个很市侩的贫民,或者是一个富商?但是苏南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父亲竟然会是万人敬仰的将军,一方霸主!

    对于下一次的秘境之旅,苏南已经充满了无穷的期待,当初苏战辰应该也是收到了苏南假冒他儿子的消息,然而苏战辰并没有戳穿苏南,那就意味着,苏战辰默许了这种行为,他认为是有人冒充他的儿子,自然是想要利用一番。

    真不知道苏战辰真的发现,那个他想要利用的人,就是他的亲儿子的时候,会是一幅怎样的表情。

    看到苏南震惊的样子,苏大梅也是有些疑惑。

    “小南,你应该没听说过大哥的名字吧?”

    苏南本来想说出秘境的事情,但是一说出秘境,就要说出玲珑剑,作为苏南现在最大的底牌,他不想分享给任何人,目前这些亲人里面,除了孙海洋,还没人知道他是玲珑剑主。

    不过孙海洋也算是玲珑剑的一员,自然不能避讳他。

    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听过,不过这个名字倒是蛮霸气的。”

    “呵呵,大哥不光是名字霸气,大哥当年可是潇洒的很,只不过已经失踪了太多年了,恐怕除了一些百花宗对你父亲念念不忘的那些坏人,也没谁能记住这个名字了。”

    “百花宗?百花宗为何要跟我父亲为难?”

    “哎,这个说来就话长了。”

    苏大梅拉着苏南坐在床边,开始慢慢的说到。

    “当年,你的母亲,是百花宗第一美女,也是百花宗先祖觉醒的继承人,但是做了这个继承人,就不能结婚,只能孤独终老。你母亲不服,反抗命运,直接和你父亲私奔,并且生下了你。从那以后,百花宗一落千丈,宗主雷霆大怒,满世界的找你们一家三口。”

    “无奈之下,你父亲只能把你交给我,他去引开追兵,后来……不知所踪,而我一个普通人,实在是没有能力,最终还是把你弄丢了,不过老天有眼,我大侄子不仅没死,还成了少年高手,真是老天开眼,保佑我苏家啊!”

    苏南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露出一丝凌厉的光芒,百花宗!

    本来对于这个百花宗,苏南并没有多么强烈的敌意,毕竟之前的几次交锋都是因为利益,有利益冲突的,就算是亲兄弟还能反目成仇呢,跟别说他们毫无关系的了。

    但是今天,听说了自己的身世之后,苏南的心中生气了一丝无边的暴怒。

    百花宗!

    若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失去父母,怎么会孤苦伶仃的度过了二十年,这件事,我一定要你百花宗付出代价!

    似乎感受到了苏南身上散发的一丝强大的杀意,苏大梅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拉着苏南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到。

    “小南啊,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想想,百花宗可是一个宗门啊,你只是单枪匹马,就算是地阶高手,也不敢一个人跟一个宗门作对,你明白吗?”

    苏南的脸色渐渐的沉稳下来,愤怒过后自然是要理智的看待问题,毕竟苏南现在的确是没有实力和一个宗门作对,而且只要是苏南一旦出手,圣心门那边也绝对不会放过苏南。

    上次圣心门大嫂温雪霞,被苏南整的那么惨,估计是被十几个渔民轮了大米,现在苏南只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会引起圣心门的仇视。

    没想到在不经意之间,就得罪了两个超级势力,苏南此时在想,是否应该开始组建自己的门派了呢。

    当年在岛国监狱的时候,年文秋曾经给了苏南一块牌子,那就是玄天门掌门的令牌,将掌门之位传给了苏南,只可惜这个玄天门,苏南一直都没找到老巢在哪里,总不会给老子一个掌门之位,结果是光杆司令吧?

    百花宗,圣心门,等着,老子早晚平了你们!

    “对了,三姑,我妈叫什么?”

    “呵呵,大嫂人如其名,不仅是长得惊为天人,名字也是十分好听,大嫂名叫谭梦晨。”

    谭梦晨……谭梦晨,怎么这么熟悉的?

    草!

    想起来了!

    上次在学校图书馆,陈诗曼新拜的那个师父段山山不是说过么,当初他跟苏战辰争抢的那个女人,就叫做谭梦晨。

    想当初,苏南跟段山山还打了个赌,还跟段山山吹牛逼,说是帮他把妹子泡到手。

    去尼玛的吧,那是妹子吗,那特么是老妈啊!

    苏南想想就有一种想死的感觉,这以后可尽量不要再见到段山山,要不然这个话题怎么说?

    尴尬的要死有没有?

    呼……

    “三姑,那我妈现在在哪你知道么?”

    “不知道,当年我跟大哥大嫂,三个人兵分三路一起逃走,到现在都联系不上,谁也不知道谁在那里,唉……”

    苏南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母亲的下落还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对了,若是你以后见到你父亲,记得把这柄金枪交给他,你也是练武之人,应该知道兵器的重要性。”

    苏南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趁手的兵器,对于修炼者的重要性,那简直就如同半条命一样重要。

    三姑脸色忽然变的很凝重,极其神秘的说到。

    “小南,你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呢?”

    “呃,我还没有。”苏南小小的撒了个谎。

    三姑满意的一笑,极其神秘的说到。

    “三姑当年捡到一把好东西,送给你吧?”

    “什么东西?”

    “玲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