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336章 妈卖批

    秦松雪在旁边十分的尴尬,又要装作不认识苏南,此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家伙要干嘛啊,秦问天以前因为喝酒开车压死过一只小狗,之后就开始戒酒,这么多年一口都没喝过,很多人都知道秦问天不喝酒的习惯,苏南这么过来敬酒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啊,本来还想让他给父亲留个好印象来着,可是……

    让秦松雪更加无语的是,苏南敬酒被拒绝一次也就算了,被拒绝了之后居然还要再敬酒?就算是正常人都会觉得你在找茬吧,更不用说父亲这样的人物了,怎么办,应该怎么帮他解围?

    秦松雪此时真是急的直跺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娄顶天看到苏南居然这么没有礼貌,还跟秦总劝酒?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直接怒气冲冲的走到苏南的跟前,一把将他手里的杯子夺了过来直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脸上震怒无比,指着苏南。

    “你干什么,不知道秦总不喝酒么,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娄顶天狠狠的白了苏南一眼,然后转过头看着秦问天,脸上露出一丝你尴尬的说道。

    “秦总,不好意思,这人是我带来的,他不懂规矩。”

    秦问天愣了一下,是娄总带来的? ”这是你什么人?不会是你女婿吧?“

    娄顶天脸色瞬间一僵,十分惭愧的说道。

    “那个,他正在死皮赖脸的追求我的女儿,不过我女儿还没同意。”娄顶天当然知道事实不是如此,他回家的时候跟娄盈盈交流了一番,现娄盈盈已经陷入的很深,特别喜欢这个苏南,但是他为了面子当然不能这么说,免得让秦问天感觉自己居然找了个小白脸当姑爷,那就太丢脸了。

    秦问天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刚才苏南虽然说话倒是没什么,不过敬酒的确是让他有些不舒服,自己这么多年没碰过酒了,这种情况很少见了。

    缓缓地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没关系,不知者不罪。”

    秦问天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南,并未现什么独特的地方,看着娄顶天淡淡的说道。

    “你跟你女儿的关系现在如何了?”

    娄顶天的脸色再次尴尬了一下,他跟娄盈盈的关系当然不会好,十几年没见面的父女,怎么可能说和好就和好,一提到这件事情,娄顶天看苏南就更加的来气了。

    “呵呵,还好还好,不过我娄顶天认了女儿之后,我女儿的身价肯定跟以前就不一样了,像这种小子就会更加的想要入赘,不过……呵呵,我娄家的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苏南无奈的苦笑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这娄顶天的自恋程度,真的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境界。

    趁着大家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也趁着秦总在这里,娄顶天的气焰就更加的嚣张了,苏南这种不符合年龄的淡定,让他非常的不爽。

    而且刚才在那边,苏南居然还辱骂他,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现在在这个场合上,娄顶天必须要羞辱他一下,让他知道他跟上流社会上的人,究竟有多么大的差距,给他二百万让他离开娄盈盈他都不愿意,给他工作的机会他依然不愿意,他的想法不就是想要吃软饭么?哼。

    “今天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我也就就当着大家的面跟你把话说清楚,你,叫苏南是吧?”

    苏南缓缓的抬起头,直视着娄顶天,脸色波澜不惊,一句话也没说。

    娄顶天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继续说道。

    “你跟我女儿娄盈盈的事情,以前没人管,那是因为我还没回去,现在我们父女相认了,我们家盈盈的身价自然是上升了很多,她的选择性也就会变得更多。当然,我并不是一个崇尚物质的人,有钱多少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品格,但是却能代表一个人是否上进。“

    “盈盈可以嫁给一个暂时的穷鬼,但是却不能嫁给一个不思进取只想着吃软饭的男人,你今年二十多岁,可以说是一无所有,然而你还不思进取不求上进,你觉得,你,能配得上我的女儿么?”

    娄顶天对着苏南说话的时候,现他的目光竟然一直在看着人群当中,脸色更是有些不耐烦。

    “我在跟你说话,你竟然不看着我?”

    苏南这才缓缓地回过头,眼神淡漠的看着娄顶天,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的底气来说出这一番话。

    娄顶天冷哼一声,语气依旧是非常的不和善。

    “怎么,不服?你现在这个状态,你让大家说一说,谁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一个男人,可以没钱,但是必须要有责任心,你这样是不负责任你知道么?”

    “而且我好心好意把你带到这里,在做的都是社会名流,如果是上进的学生的话,早就去跟大家攀谈了,而你,在这里跟秦总劝酒?你说你安的是什么心?”

    娄顶天的一番话,可以说是把苏南贬低的体无完肤,就连秦松雪听得都是咬牙切齿攥紧了拳头,早就听父亲说过这个娄顶天嘴皮子很厉害,今天见到果然是名不虚传,秦松雪此时相帮苏南说话,但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她的身份也很特殊,要是现在出去,苏南就会更加的被人误会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南的身上,包括刚才跟苏南说话的那个舒文成,此时他也是揪着心在听,娄顶天说话太可恶了。

    苏南脸色极其淡然,看着娄顶天还带着高人一等的模样,脸色冷漠的说道。

    “你说完了是吧,那我来说说。”

    迎上大家的目光,苏南走到秦问天的跟前,淡淡的说道。

    “这位秦总,是否觉得身体不适,小腹疼痛,经常拉肚,而且头越掉越多呢?”

    秦问天一下子愣住了,这苏南怎么一下就说中了他的毛病?掉头是大家能看见的,但是小腹疼痛,经常拉肚他是怎么知道的?

    苏南淡淡的说道,“我刚才敬你的那杯酒是雄黄酒,刚才我看见你上厕所了,通过你的脸色能看出来你体内有湿毒,雄黄酒很适合你,我敬酒的目的也是如此,只可惜还没说话就被人打断了。“

    苏南转过头看着娄顶天,嘴角了露出一丝冷笑。

    “至于这位娄总……我真是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