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之护花兵王 苏烟南

第1337章 往死打脸

    妈卖批……

    舒文成瞬间眼睛一亮,差点没喷出来,这大哥说话真是有劲儿啊!

    不光是苏南不爽,舒文成在旁边看着都是一肚子的妈卖批,这娄顶天也太能装逼了!

    娄顶天脸色再次一变,之前苏南让他有j8多远滚j8多远就已经很过分了,现在居然再次出言不逊,这小子真是目无尊长,就这样的还想要娶他的女儿,他以为他是谁?

    只见苏南转过头淡淡的说道。

    “刚才的事情我已经解释过了,我之所以让秦总喝酒,就是看到他刚才去了趟厕所,现在喝一杯雄黄酒正是非常恰当的时刻,而我之所以没有说出来,只是不想让秦总尴尬而已。”

    “这种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但是你,娄顶天,你大呼小叫的就过来训斥我一顿,还摔了杯子,我只好把真相说出来,你说咱们两个,谁更没礼貌?”

    的确!

    苏南的话一说完,大家瞬间也是这种感觉,苏南只不过站在那里敬酒而已,而娄顶天可是直接冲过去二话不说就把苏南的杯子给摔掉了,就算你跟苏南很熟,你是他的长辈这么做也很没礼貌吧?

    而且最关键的是,听苏南的意思,两个人并不熟悉啊?

    娄顶天被苏南说的哑口无言,但是脸上依旧是怒色大胜,这个毛头小子居然这么不给他面子,难道真的不想跟他打好关系了?

    苏南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你这种优越感,从我和你刚见面的时候,你就以一种长者和领导的姿态自居,你约我出来见面,还要我等你,你无论是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训斥我让我等你,我真想说一句……我特么认识你么?是谁给你的这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你是不是以为我一定会讨好你,跪舔你?对于你的这些天真的想法,我只能说……你算个j8毛!”

    噗……

    舒文成一口酒喷出去,差点没呛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兄弟,这还是刚才坐在一起吹牛逼的那个兄弟么,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牛逼了,这真是要跟娄顶天撕破脸皮啊,吓得舒文成赶紧抱起了一把瓜子,感觉接下来要有好戏登场。

    秦松雪站在父亲的旁边目瞪口呆,虽然知道苏南就是这种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但是她依旧被苏南的这一通话给吓得不轻。

    这家伙,可真敢顶撞娄总啊……不过让秦松雪好奇的是,苏南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往门口那里看,不知道是在看谁。

    娄顶天脸色铁青无比,整个人的脸都拉的跟驴脸一样长,面沉如水,狠狠的咬着牙,那种眼神恨不得吃了苏南一样,冷冷的说道。

    “小子,你……”

    苏南很随意的一挥手,淡淡的说道。

    “别急,我还没说完。”

    “刚才你说我死皮赖脸,真是可笑,请问你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说你和你的女儿相认了,我想问你,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吧?你认识女儿,可是你女儿不认识你吧?到底是谁死皮赖脸,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你要是觉得我说错了的话,可以给你女儿打个电话咱们问一问。”

    “你……我的家事轮不到你来管!”

    娄顶天明显有些气急败坏,没想到苏南竟然会知道这件事情,看来盈盈一定又是偷偷的联系他了!

    苏南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你还说我不求上进,我今年二十岁,在三江省最好的大学上大一,请问,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在干嘛?”

    “我……”

    娄顶天再次无语,他像苏南这么大的时候,当然是没考上大学出去打工,混的非常的落魄,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说出来。

    苏南说道。“呵呵,你不说大家想必也能猜出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这十几年干嘛去了?你落魄了十几年,甚至有家你都不敢回,你还好意思说我不上进?你现在牛逼了,风光了,有资本了可以回来炫耀了,不过我只想说,你引以为傲炫耀的资本,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你说我不负责任配不上你的女儿,听到这句话我真是太想笑了,一个失踪了十几年抛妻弃女的男人,居然还有脸说我不负责任?你负责任么?你娶了妻子不能给她幸福,你生了女儿不能给他照顾,你以为你现在的荣华富贵能换来人家母女那十年的光阴?”

    “你妻子条件那么好,到现在都没有改嫁,不是因为她多么的对你着迷,而是因为她人品好,她能够负责任,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你不能把别人的优秀品质,当做你不要脸的资本!”

    “你一天都没养过你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终身大事,你好意思说你是他的父亲么,你配吗?”

    你配吗……

    娄顶天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昏迷过去,向后退了一步瞬间有一种气血攻心的感觉!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

    娄顶天能混到今天的地步就是因为他口才好,但是在苏南的面前,竟然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这小子……

    此时所有人都懵逼了,大家虽然都知道娄顶天最近衣锦还乡和老婆孩子相认,如今事业有成大家都只是为他感到高兴和祝福,却谁也没站在那母女二人的角度上考虑。

    一个男人,刚刚结婚生子,直接就失踪十几年,这让人家孤儿寡母怎么活?

    现在有钱了,觉得有资本了,就以一种高姿态回家相认,你以为一点臭钱就能弥补人家心灵的伤痕?

    秦问天也是皱起眉头,娄顶天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么,工作的确是很有能力,但是这人品,未免有些太差劲了。

    娄顶天大口的喘着粗气,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恶狠狠的盯着苏南。

    苏南缓缓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最关键,也是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的女儿?你这种来自长辈的自以为是的优越感都是一厢情愿,我没直接抽你一个耳光就已经说明我脾气很好了,我跟娄盈盈要是硬说有关系,只不过是朋友关系,不知道你为何一直认为我非要给你当姑爷?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门口的那位姑娘。”

    苏南转过头,看着他刚才一直盯着的那个,站在门口戴着帽子低着头不说话的女人,淡淡的说道。

    “我说的对吧,楼小姐?”

    (本章完)